揭印钞女工的绝密生活 职业对丈夫也要保密(图)

2009-11-18 阅读数 376201

人民币究竟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对于颇显神秘的印钞人,我们更是好奇不已:每天面对花花绿绿的钞票,他们真能毫不动心?印钞员的工作和生活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吗?

  当问到王倩面对花花绿绿的钞票,是否也会有怦然心动的时刻,她严肃地说:“这些成捆成堆的人民币在我的眼中不是钱,它们就像其他行业工人手中的产品一样,甚至像农民看着地里的大白菜、西红柿。”

  受父母影响当起印钞女工

王倩,一个开朗活泼,气质干净的28岁女孩。能采访到她还真不容易,还要报请央行办公厅新闻处批准。这若是在前些年还根本采访不到呢。为什么那么困难呢?只因为王倩是印钞厂的职工。

  我国的印钞行业在过去是非常封闭的,甚至连工厂的名称都使用代号,如北京印钞厂,原名是“541厂”,上海印钞厂原名是“542厂”。如今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印钞业开始缓缓揭开神秘的面纱,“北京印钞厂”的牌子,已经堂堂正正地挂在了大门上。

  王倩的父亲是宁夏人,从北京退伍后被分配到印钞厂工作。如今,王倩一家四口都是北京印钞厂的职工,父母是雕版师,她是检封员,大学刚毕业的妹妹在厂里当秘书。说起王倩进入印钞厂工作,还颇有一些偶然的因素。王倩小时候也并不知道爸爸、妈妈具体在哪里上班,她老是感觉到他们有一种神秘感。每次填写父母的工作单位只能写上一个数字代号,但是这几个数字究竟代表着什么,王倩却一点也不知道。有一次王倩问父母到底在哪里上班,父母也许不忍心欺骗孩子了,就在一个星期天经过单位领导同意后,把王倩带到自己的工作单位,让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钞票是怎样出炉的。当王倩看到这些崭新的钞票就像印书籍、本子一样走下流水线的时候,她有些难以抑制住内心的兴奋:想不到自己的父母是这样的伟大,原来全中国流通的人民币就是经过他们的手生产出来的。

从此,王倩经常向父母请教一些金融货币知识,并且阅读了大量的有关金融方面的书籍,后来又报考了一所金融学校。王倩毕业的时候印钞厂恰好在招人,她便参加了应聘,在经过严格的选拔后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印钞厂。

  王倩进入印钞厂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保密条例:不许到车间别的班组串门,不许对朋友说自己在印钞厂工作,不许跟人谈论关于钞票印刷的事情,不让外界知道厂里和自己的情况,哪怕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也只是互相知道在一个单位工作,但是却并不知道各自从事的具体工作……

 

  

丈夫以为她是印刷厂工人

  对亲戚朋友可以保密自己的工作单位,那如果谈了恋爱,对自己未来的丈夫需要保密吗?说起这点,王倩就忍不住笑了,原来她跟她的丈夫就经历过有趣的一段。王倩跟丈夫认识的时候双方的介绍人也并不知道王倩具体从事什么职业,只知道她在印刷厂上班,所以介绍人在向男方介绍王倩的职业时,也只能说她是某印刷厂的印刷女工,自然厂名也没有说,只说了印钞厂的代号。王倩的男朋友由于不了解我国的金融行业,所以他也认为这是一家普通的印刷厂,并没有多琢磨。而王倩为了遵守厂里的纪律也一直不让男朋友(现在的丈夫)到自己的单位接她。为了这点,男朋友还时常半开玩笑地说王倩懂得体贴他,一点不娇气,不像别的女孩吵着闹着要男朋友接送。

  直到结婚后好长一段时间了,有一次丈夫有非常急的事情到王倩单位找她,才知道这是一家印钞厂。王倩真担心丈夫会因此怪她,怪她对自己最亲密的人隐瞒了那么久。可丈夫并没有因此而责怪王倩,反而对王倩开玩笑说:“想不到我的福分不浅,找了一个财神爷当老婆。”他说,跟王倩在一起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识别假币的基本知识,现在仅仅用手摸就能够辨别出人民币的真假,还向同事、朋友传授这门技术,特别自豪。

  白纸是这样变成人民币的

  或许有人会问,王倩的工作真有那么神秘吗?她在生产人民币的所有工序中到底担任什么工作呢?一张人民币,从手工雕刻模板到印刷出厂,至少要经过10多道工序。初进厂里,王倩是一名选纸工。人民币生产的一个环节就是选纸,工人们在一个大灯箱上,检查钞票纸的质量。印钞纸是一种专门研制的特殊纸张,它除了具有耐磨、耐折、耐酸、耐碱等特点,上面还布满了用于防伪的水印图案。由于钞票纸上的水印是有方向的,选纸工要按照水印图案的方向摞好纸张,并用打孔机在边上打孔定位。王倩说:“这个环节绝不能出错,否则就会生产出水印倒置的钞票,这种钞票在印钞厂是废品,但是万一流入市场,在钱币爱好者手中就成了价值不菲的‘珍品’”。之所以价值不菲,是因为印钞厂质量检验之严格,使这种废品流向市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钞票纸选好以后送到印刷车间,数台高速运转着的超级凹印机,就可以把一张张白纸变成人民币。稍微了解点印刷常识的人都知道,印刷开始时总要经过一番试印,最后才能调整到最佳状态。但在印制人民币时,可不能在钞票纸上做试验,一般用的都是普通纸张。因为每一张印钞纸都是有严格数量管理的,一张也不能少。如果正式开印后出了废品,哪怕是揉成了团,也要拿去登记、审查,有一系列的手续!钞票印制出来以后,还要经过裁切工序。因为初“出炉”的产品就像人民日报那般大,上面有24张人民币,这道工序就是把它们裁切开来。最后一道工序就是质检了,它被称为印钞工作中的“重中之重”,这就是王倩现在的工作。

 

 

每天经手几万张钞票过瘾吗

  刚被调到检封大厅工作时,王倩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特像大学图书馆的阅览室:一个个半封闭似的工作台整齐排列着,一个个质检妇女工的手里和桌上是一沓沓新版人民币。明亮的灯光水银般地倾泻着,每个桌上还亮着一盏高瓦数的台灯。灯光对她们很重要,因为要在灯光下检验每一张人民币的质量,比如号码和文字有没有印错,颜色是否均匀,水印有没有倒置等等,然后剔除废票。记者禁不住问王倩:“你一天要检查多少张人民币?”她回答说:“几万张。”

别以为每天经手大把钞票的感觉很过瘾,其实,王倩的工作是十分单调和辛苦的。试想每小时、每天、每月、每年都是盯着同一种画面反复检验,有多少年轻人能耐得住这份枯燥乏味呢?王倩所从事的质检工作看起来十分轻松,但是责任却最大,这是产品的最后关口,稍有疏忽就会酿成大的责任事故,所以自从干这项工作的那一天起,王倩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生怕出现纰漏。王倩说,她感到自己时时刻刻是在替国家和人民把关。在印钞厂上班的第五年,王倩的眼睛就开始出现异样,时常感到酸涩、疲倦,并会莫名其妙地流眼泪。。而她的几位女同事才30多岁就花了眼,只能戴着眼镜工作。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员除了要求必须有一双敏锐的眼睛之外,还必须有一双灵巧的手。为了炼就一手过硬的手上功夫,王倩曾经拜银行的出纳为师,练习点钞技术,现在王倩每分钟可以检验200多张钞票。经王倩和她的同事们质检合格的“产品”,点清数目之后封装进一个个木箱中,然后送到中国人民银行的“国库”里。王倩说,只有经央行发放出去,这些“产品”才可能被称作“钱”。

  视成捆钞票如“白菜”

  王倩打趣说,她可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工,因为每天经手的钞票都有几百上千万!而且,她还负责管理一个大得惊人的钱柜,她们整个质检组的合格产品,都放在这个钱柜里。但实际上王倩又是个标准的穷人,月薪只有1000多元。

  在印钞厂工作,虽然满眼看见的都是钞票,但并不是谁缺钱了就可以抓一把拿去花,或者私下多印一些就能轻松当上富翁。事实上,生产数量有严格的控制,全厂每个车间都安装了24小时不停歇的摄像系统,任何时间、任何部门发生的事,都可以从电脑记录中调出来检阅。王倩她们也只是靠工资吃饭而已。

  当问到王倩面对花花绿绿的钞票,是否也会有怦然心动的时刻,女孩严肃地说:“这些成捆成堆的人民币在我的眼中不是钱,它们就像其它行业工人手中的产品一样,甚至像农民看着地里的大白菜、西红柿。我不能把手中的这些钱跟商场中的商品联系起来,我不能想这些钱可以买多少多少东西……不能做这种联想,更不能把我生产的产品——钱,跟我的工资联系起来。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干好活,不出错。”印钞业是一个具有独特企业文化的行业,管理者反复向工人们灌输这样一种思想:“你面对的是产品,不是钱。”

 

  麻将扑克是“洪水猛兽”

  工作之余,王倩除了喜欢看小说,听韩红和许魏的歌之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暴走族”。她喜欢孤身旅行的感觉。至于许多年轻人喜欢玩的麻将、扑克牌,却被王倩视为“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因为厂里规定不许赌博,自从进到印钞厂上班,她就把与赌博沾边的东西全戒了,哪怕是纯粹的打牌娱乐也不玩。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印钞厂对工作人员的人品要求很高。一个人赌博时输红了眼。虽然借工作之便偷出钞票的可能性很小,但万一呢?这样的事情不是没出过,几十年前,上海印钞厂就曾经枪毙过一个人,他从厂里偷走了几百元钱,还花了10元买香烟,这就是进入流通领域了,罪加一等!所以印钞厂有明确规定,无论在家里还是家外,一旦发现员工参与赌博,轻则记过,重则开除!

  谈及印钞厂“严字当头”的管理制度,王倩讲述了去年发生的那场“事故”。2005年7月,某生产车间发现两张100元的人民币产品缺了一只角,这两只钱角立即引起了上至总公司下至全厂职工的高度重视,可是,个把月下来,这个问题既简单又复杂,依然难以查清,没有定论。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两只缺掉的 “角”需要领导来“补偿”。按理说,出了两张缺角100元人民币次品,按1:1扣发领导200元工资已经够严格了,可结果却是厂领导被扣一年综合考核奖上万元,处领导被扣数千元,该车间的工人被全体“记过”一次。

  梦想成为人民币设计师

  虽然印钞厂对工人的管制很严厉,王倩的收入也很微薄,但她从未想过离开这一行,因为她心底升腾着一个大胆的梦想——当人民币设计师!为此,王倩在努力工作之余,还拜到京城一位艺术家门下学习绘画,并默默地啃着钞票设计方面的专著。为了有朝一日的飞翔,上进好学的王倩在不断丰满自己的羽翼。

  和大多数年轻的都市女孩不同,王倩从不追星,却视几位第五套人民币的设计者为偶像。谈及这几位大师级人物,她一脸兴奋地说,他们太厉害了,是中国的“大熊猫级”人才!

  业内的人都知道,世界上钞票防伪技术最先进的是瑞士法郎,可以说瑞士法郎集世界先进防伪技术之大成,但技术含量高,成本也高,据测算,一张1000元瑞士法郎的生产成本需3.4元人民币。我国第五套人民币的防伪技术就是以瑞士法郎为样板,但我们的生产成本却低多了。几位中国设计师的杰作,令瑞士同行都感到吃惊!当被问起我国生产一张百元人民币的成本是多少时,俨然已是“半个专家”的王倩却诡秘一笑,避而不谈,只说“这是秘密”。

业内秘密不便披露,王倩却乐意把她的验钞诀窍公布于众,她拿出一张百元钞票说:“教你一招识别假钱的快捷方法,你不要用手摸,手摸的质感有时会欺骗你,只需看看钞票上毛主席的头像,观察他老人家的头发,就能辨出真伪。真钞上的头发绝对是根根清晰,不会是一绺一绺的,而且每一根都是一笔完成的,线条很流畅。而假钱就不一样了。”

  印钞女工 人民币 人才与职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