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一个月妻子出走 上门女婿照顾岳父母十余年

2009-09-23 阅读数 381893

  新婚一月,妻子跑了,上门女婿选择留在岳父母身边照顾。二老深受感动为他再次张罗婚事,他成为老人的儿子。孝敬二老十多年后,他于两年前突然去世。这时,他现在的妻子又坚强地担起孝敬老人的责任。

  公公“怕”打针

  儿媳很生气

  “您是心疼那几个钱吧?”杨德碧的话说到刘永禄心坎上。

  9月17日下午,重庆市涪陵区龙潭镇义和村2组。杨德碧背着一大捆玉米秆回家,一歇下来就和公公刘永禄“吵”了起来。

  原因是:公公不“听话”,生了病“怕”打针。

  “先是瞒,现在是装。”杨德碧说,10天前,77岁的公公就出现头昏脑胀、手脚酸软,但没做声,一直硬撑着。他还和老伴王光明订下“攻守同盟”,不让儿媳知道。直到3天前,杨德碧发现公公明显变瘦,饭量下降,甚至起床都有些困难了,婆婆才讲出实情。杨德碧赶紧请来医生为公公输液3天,病情稍微好转,老人就拒绝用药了。

  “打针太痛了。”刘永禄说。

  “您是心疼那几个钱吧?”杨德碧的话说到刘永禄心坎上——第一天100元、第二次30元……3天花了200多元,每次杨德碧付钱,老人心头比打针还疼,于是就佯称怕疼不用药了。没“吵”几句,杨德碧眼泪就出来了,公公没得法,还是依了她,继续用药。这是他们第三次“吵架”。

  第二次“吵架”是一年前。刘永禄得了肺结核,因为心疼钱,老人说药颗粒大、味太苦,实在吃不下去。“吵”了几句,杨德碧说服不了公公,就想出一个法子:你说颗粒大,我就将药碾碎成粉末;你说味太苦,我就拌些白糖在里面。当杨德碧将拌着白糖的药粉端到公公面前时,老人已是泪流满面,无话可说,只好服药。

  第一次“吵架”是丈夫吴明超去世不久。这时,公公突然开始戒烟酒。几十年的习惯,丈夫走了,当儿媳的这点烟酒钱难道都拿不出来了?当着老人的面,杨德碧“吵”起来。见此,公公的烟酒不戒了。

  说起几次“吵架”,刘永禄说,“儿子”吴明超去世快3年了,杨德碧里外一个人忙活,娃儿在读书,他们老两口三天两头生病,真的不容易,能省一点是一点。刘永禄说,特别是8月份,天气酷热,“儿媳”杨德碧每天在附近的菜场干10小时才挣30元,这钱用起来就心痛。

  女儿不见了

  女婿留下来

  “不能在他们伤心时离开吧。”杨德碧回忆,丈夫这样对她说。

  其实,吴明超并不是刘永禄与王光明的儿子,他与两位老人的缘分是从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开始的……

  1989年4月,刘永禄20岁的二女儿与24岁的吴明超登记结婚。那时,吴明超在南川区一家煤矿打工,领了证留下妻子,便去了煤矿。一个月后,当吴明超回家举办婚礼时,岳父母告诉他,女儿不在家20多天了,都以为她去煤矿找他了。

  刘永禄说,获知这一消息,吴明超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回到矿上。老人以为,女儿不见了,这桩婚事也该散了,“倒插门”的女婿理所当然也要离开这个家。然而,端阳节前一天,吴明超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买着礼品回到家里。饭桌上,吴明超恭敬地为二老敬酒,然后郑重地表示,他不会离开这个家,一是要等妻子回来,二是即便她不回来,就做两位老人的儿子,一辈子伺候他们。跑了女儿,来了个儿子,刘永禄和老伴欣喜不已。

  “不能在他们伤心时离开吧。”杨德碧回忆,丈夫告诉过她,回到矿上的那段日子他想过很多,也打算离开这个家,但想起两位老人,大女儿出嫁,二女儿又不见了,这时离开有些不好。吴明超决定留下来。杨德碧说,吴明超6岁就没了娘,在刘家生活一段时间后,妻子没回来,但他感受到母爱的温暖,已经离不开这个家了。从此,吴明超从女婿变成儿子。

  “这个家就是他撑起的。”岳母王光明说,每月矿上发工资后,吴明超就要回家,挑水、砍柴、种庄稼,什么活儿都干;临走时,他还要给他们零花钱;遇到二老生病,他比自己生病还要急,逼着他们去看医生。

  女婿成儿子

  为他娶媳妇

  “不能让他的婚姻大事毁在老刘家。”“父亲”刘永禄说。

  吴明超留在刘家,又是挣钱,又是干活,左邻右舍赞不绝口。转眼两年过去,女儿还是没有消息,刘永禄和老伴觉得这样耗下去,吴明超年龄拖大了不好找对象。可吴明超不急,一直要等妻子回来。

  “不能让他的婚姻大事毁在老刘家。”刘永禄说,吴明超为人踏实,勤快,对老人又孝敬,是女儿的出走耽搁了他的婚事,不能再对不起他。1992年,刘永禄坚持让吴明超去法院与女儿离了婚,随后又托弟媳为他张罗婚事。

  同村22岁的杨德碧早就听说了吴明超的事情,觉得他有情有义、又有孝心、老实勤快,心里早就喜欢上他。虽然母亲嫌吴明超是个“二锅头”(二婚),但媒人一提亲,杨德碧就自己作主,满口答应下来。

  1992年,歌声阵阵、鞭炮齐鸣,刘永禄像为儿子操办喜事一样,置办了10多桌酒席,请来亲友为吴明超与杨德碧举办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1994年,小两口喜添儿子。同年,刘永禄失踪5年的女儿终于回来,将户口迁移到河北,彻底离开这个家。

  “他的孝心感动了刘永禄一家,也感动了我们。”甯明娴是吴明超和杨德碧的媒人,她说,在刘家生活3年,左邻右舍都觉得吴明超这个年轻人不错,她也了解刘永禄老两口的心思,所以就把勤劳贤惠的杨德碧介绍给他。甯明娴说,杨德碧对待两位老人一样没得说。去年,刘永禄得了白内障,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在涪陵区医院动手术后,连上厕所都是杨德碧扶着去。

  丈夫突去世

  妻子续孝心

  “我走了,老人怎么办?”杨德碧决定不走了。

  这个没有血缘的幸福之家,突然遭到巨大的打击。2007年1月,吴明超在煤矿因瓦斯中毒死亡,一家人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

  “老来丧子哦。”在亲友眼里,吴明超就是刘永禄的儿子,他是要为老两口养老送终的。现在,吴明超走了,年轻的杨德碧肯定要带着儿子改嫁。大家不禁为两位老人的晚年生活担忧起来。

  嫁就嫁吧,一辈子有这么个儿子、儿媳也该心满意足了。刘永禄总这样劝说忧心忡忡的老伴,不能因为他们耽搁杨德碧一辈子的幸福,还有孙儿的前程。其实,刘永禄嘴里这样说,心里比老伴还难受:两个女儿都不在身边,他们现在都是年近80了,如果儿媳和孙子真走了,不伤心才怪。

  “啷个走得了嘛?”杨德碧说,10多年了,自己和儿子都跟两位老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而且,现在婆婆听力下降,公公又有白内障,吃饭喝水都要送到手里,她真走了老人怎么办?可是,赡养老人、送娃娃读书,要让杨德碧一个人撑起这个家,的确很难。后来,好心人介绍了不少对象,但一提起还要照顾二老都打了退堂鼓。这样,杨德碧犹豫起来。

  吴明超走得突然,没有遗言留给妻子,但他常常出现在杨德碧梦中:“德碧啊,我走了,你不能抛下爸妈不管哦。”每次,杨德碧都被吴明超的“叮嘱”惊醒。“是啊,我走了,老人怎么办?”杨德碧决定不走了,她打算既当儿媳又当女儿。

  现在,只要有人上门提亲,杨德碧就提出三个条件:一是必须接纳两位老人,对他们好;二是必须“上门”(入赘),住在刘家;三是必须搞好家庭关系。

  两年来,杨德碧一直在挑选这样的丈夫。她相信,这样的好男人一定会出现。

  龙潭镇党委宣传委员杨林金说,吴明超与杨德碧夫妇超越血缘的孝心故事感人至深,已成为当地敬老孝老的活教材,他们的事迹已送到涪陵区参评孝顺儿女。
 

  上门女婿 重庆晚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