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挂“我是奸夫”条幅娶新娘 称只为热闹

2009-02-17 阅读数 228156

迎亲途中,新郎还要被亲友用竹条抽打。

  平板车接新娘,新郎画花脸,这样的接亲方式或许大家已习以为常,可新郎和新娘身披“我是奸夫”和“我是淫妇”如此扎眼字样招摇过市的接亲方式,您可能还真没见过。2月16日下午,南宁市街头便出现了这样一支颇为抢眼的接亲队伍。

  “奸夫淫妇”当街游行

  2月16日下午3时许,记者在南宁市葫芦鼎大桥上看到了这支接亲队。走在最前面的新郎手拉一辆“牌照”为“湘E-88888”的平板车,平板车虽显破烂,却布置一新,上面还挂着横幅“我是毛××今天讨婆娘”。新郎的头顶上还戴了一个锥筒形状的绿帽,脸则被画得滑稽非常,脖子上系着一条略显夸张的白领带。他上身并未穿衣,只挂着绸缎,上书“我是奸夫”字样。

  相比新郎,坐在平板车上的新娘打扮还算比较正常,可身后“我是淫妇”的字样和身上所穿的洁白婚纱却反差很大。新郎和新娘背后的队伍中还有不少年轻人,他们个个手持竹条,不时抽打新郎赤裸的上身。在平板车后面,也有两名穿着另类的男子。其中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身后有块红布,写着“我爱儿媳,儿媳我要”。另一男子则撑着把破伞,身后写着“我是媒人”。在迎亲队伍后面紧跟着10多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花车,其中不乏宝马、奥迪等名车。

  据了解,这支迎亲队伍当日中午从大沙田出发,沿着星光大道、白沙大道,走上葫芦鼎大桥,最后到达目的地竹溪大道某饭店。迎亲队伍在行进途中十分引人关注,不少市民拿出相机、手机拍照。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新娘悄悄把身后的“我是淫妇”取下,用手中的鲜花挡住。到达目的地后,新郎大呼一声:“其实我不是奸夫!”接着脱掉绿帽、红绸,将新娘背进饭店。记者注意到,此时的新郎身上已经留下了几道被竹条抽打的痕迹。

  如此恶搞只为热闹

  据了解,新郎毛先生和新娘艾小姐都是湖南邵阳人,走在车后的两个男子则是新郎的父亲和介绍新人相识的媒人。

  两位新人的老乡赵先生参与策划了这次接亲活动。“这样恶搞其实就是图个热闹!”赵先生告诉记者,在老家邵阳,每家人迎亲时都要大闹一番,形式不限,花样翻新,越热闹越好,“有句话叫‘结婚三日无大小’,说的便是结婚那几天不必计较辈分,谁都可以拿来恶搞。因此,新郎的父亲也被拉进迎亲队伍,甚至遭到‘鞭打’。而新郎在迎亲当天一定要吃够苦头,有车不能坐,要拉着新娘走,被鞭打更是家常便饭”。

  赵先生称,如此迎亲,主要是要让新郎记住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

  众口评说恶搞婚礼

  对于这样的迎亲方式,现场市民纷纷发表了不同看法。市民黄小姐一脸羡慕地说:“结婚一辈子只有一次,这样的方式确实够精彩,够另类。以后可以和自己的子孙说当年我们也疯狂过。”

  更多的市民对此表示不能认同。陈女士说,年轻人板车接亲,恶搞瞎闹本无可厚非,可用上“奸夫、淫妇”等字眼,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随后,记者与湖南的《邵阳晚报》联系,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曾女士告诉记者,当地确实有恶搞接亲的风俗,街头上各种花样翻新的接亲方式也层出不穷。“但用上这种字眼去接亲的,还真没见过,确实有些过火了。”曾女士还表示,目前当地一些新人由于担心接亲会被恶搞过度,就选择跳过这一环节,直接用车把新娘接到饭店。

  对此,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的龚永辉教授表示,结婚是喜事,首先要祝福这对新人,但如此接亲有悖社会的和谐和文明,确实有过度恶搞之嫌。在新人身上贴“奸夫淫妇”,有损新人的人格,还可能会造成不知情的旁人误会。新人如果要按照老家风俗迎亲,可以适当玩些花样,但一定要把握尺度,选择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最好能考虑一下市民的感受。

  相关链接

  油漆墨水灭火器

  折磨新人花样多

  2007年1月26日,是陕西省安康市一家新闻单位的王先生的大喜之日。结婚那天,王先生穿的那套西装价值不足50元,白衬衣和领带也只有15元。王先生说,不是自己没买好衣服,主要是怕把高档衣服给整坏了。中午11时许,花车刚一停到饭店门口,一帮朋友就把花车围了个结实。新郎刚下车,数十个喷丝、飞雪一起发作,其中还有一只灭火器也在喷着泡沫射向新人。瞬间新郎就被泡沫糊满了嘴脸,这阵势当即“吓”走了伴郎,等各种道具“发作”完毕,漫天的喷丝、飞雪和泡沫令新人几乎看不清模样。新郎王先生被折腾得没了形象,头上、脸上、衣服上五颜六色,擦了半天才发现新衣服上竟被人喷了油漆、红墨水。(据《华商报》)

  可乐鸡蛋砸新人

  亲属还被泼冷水

  刚出门,新娘就被浇了一身可乐;刚进酒店,生鸡蛋就朝新郎、新娘劈头盖脸地砸过来,就连两人的亲人也被泼了一身凉水。2008年5月3日,在山东省济南市某酒店举行的婚礼上,两位新人就被朋友、同学借风俗恶搞了一把,但碍于面子他只得忍气吞声。不过,这仍没有结束。婚礼进行曲响起后,恶搞还蔓延到新郎和新娘的亲人身上,他们也被泼了一身冷水,就连主持婚礼的司仪也没有幸免。(据《齐鲁晚报》)

  接亲 南国早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