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周久耕局长走了不带走一根九五至尊

2008-12-30 阅读数 279972

  南京市江宁区委近日对周久耕作出了组织处理决定,鉴于周久耕擅自对媒体发表不当言论,在社会上产生了不良影响,同时经初步调查,周久耕存在用公款购置高档香烟的奢侈消费行为,决定免去周久耕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局长职务,对群众反映的其他问题进一步调查。 (12月29日《新京报》)

  轻轻的,周久耕局长走了(风紧,扯乎~)

  正如他轻轻的来(是啊,他是上级任命的,他当局长群众是不太知情)

  他轻轻的招手(自表清白:请看,我手腕上未戴天价表,手指内未夹九五至尊烟)

  作别“人肉”他的网友(哼,算你们狠,我认栽)

  那房产局的办公楼(那是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啊)

  是夕阳中的新娘(唉,该迎接新局长了)

  那会议室柔柔的灯光(是九五至尊烟的烟雾让灯光变得昏暗朦胧了吧)

  在周局长的心头荡漾(不当言论就在这个倒霉地方发表的呀)

  今天的暂时离开(请注意,是“免职”,而非“开除”)

  是为了明天更好的重逢(谁敢担保,今天免职的周局长,在不久的将来不会复出呢?)

  在时代的洪流里(水浑好摸鱼啊)

  谁都想永远做一名仆人(当然不是为个别人服务的仆人,而是为大众服务的公仆)

  但周局长不能放歌(一定要吸取教训,在嘴上留个把门的)

  悄悄是复出的笙萧(低调,一定要低调)

  同僚们也为周局长沉默(他们抽的也是九五至尊烟啊)

  沉默才是最好的自保(闷声发大财嘛)

  悄悄的周局长走了(没开凯迪拉克轿车?)

  正如他悄悄的来(领导一任命他就来了)

  他挥一挥衣袖(再次表明自己没有戴表,两袖清风)

  不带走一根九五至尊(嗯,家里好像还有几根)
 

  周久耕 钱江晚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