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微博控诉“爸妈逼婚”,凌晨躲进派出所求助!今日女报记者独家对话当事人及其父母,深度还原背后故事

2020-11-28 阅读数 18110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记者 张秋盈

“我的父母态度强硬的想要带我回老家结婚,骗取彩礼给我的弟弟买房。”

“我在西湖派出所求助。”

 11月27日凌晨2时26分开始,一名女孩开始在微博连续发帖,称父母为30万元彩礼逼婚,自己逃离后又被找到,只能躲进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局西湖派出所求助。

逼婚、逼整容、看管、打骂、控制……女孩的条条控诉,迅速引发了网友的高度关注。有担心女孩安危的网友在跟帖中表示,自己清晨5时28分已经在赶往派出所“帮忙”的路上。

一时间,众声喧哗。岳麓区警方积极协调,湖南省妇联、长沙市妇联、岳麓区妇联均派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也在随后与发帖人小洁(化名)及其父母进行了沟通和求证。

“我就想脱离他们的控制。”一边,是声泪俱下的小洁;而另一边,是千里迢迢从安徽亳州赶来的小洁父母——他们说,这已经是两人第三次来长沙寻人了,“我们只想确认女儿是否安全”。

那么,小洁在微博上的求助是否属实?她和父母间到底存在着什么矛盾?经过双方面对面的交流,一段由来已久的“恩怨”浮出水面。


“逼婚”

“他们要把我嫁出去,换30万彩礼。要让我在24岁的时候订婚,25岁的时候结婚,我不愿意这样被安排人生,我就远远的逃开了。”

 640.webp (3).jpg

这条微博,展露了小洁和父母间最大的矛盾——逼婚。

小洁和父母生活在安徽省亳州市一个小县城,弟弟小她5岁,正在上大学。

在小洁父母眼里,女孩到了23岁,早该找对象了。“我和她爸爸就是20岁多一点结婚的。”小洁妈妈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2019年年末,妈妈联系上正在合肥市上班的小洁,提出要给她介绍一个男孩,对方家里也是做小生意的,知根知底,希望两人尽快见面。

但小洁并不愿意父母安排自己的感情和婚姻,母女俩为此爆发了激烈争执。腊月二十九那天,小洁爸爸将女儿从合肥接回老家。在家里,小洁和父母又因为相亲的事吵了起来。

“我不愿意,不如让我死了算了,然后他(指爸爸)说:‘你死也不行,你死了还得把欠我的钱都还回来。我现在就给附近的厂里打电话,把你卖到厂里边。’”小洁告诉记者,父母威胁她,如果不加这个男孩的微信,就不让她回去工作,还要没收她的身份证和手机。

但小洁父母否认了这一点。“我们只是说有这么一个人可以去见一下,绝对不可能不让她去上班,也没有没收她的手机和身份证。”

至于小洁提到的“卖女儿换30万元彩礼”,小洁爸爸连连否认:“我们那儿结婚男方确实是会给女方彩礼钱,但这个钱也是男方看着给,哪能我说30万就30万?再说,她跟那个男孩子面都没见,我到哪里去收30万?”

小洁妈妈则表示,他们有积蓄,完全可以负担儿子结婚的钱,不存在“卖女儿”;虽然自己曾和女儿提及对方家庭条件不错,那也是因为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难道让她嫁给乞丐就开心了吗”?

“就算是人家给了彩礼钱,我们也会等女儿婚姻稳定之后再转给她。” 小洁爸爸补充道。

春节过后,小洁还是回到合肥上班,但她与父母因为“逼婚”产生的矛盾并没有解决。

“没办法,我只好加了那个男孩,聊了几天,确实不喜欢,就把他拉黑了。这一下就惹怒了我父母,他们跑到我工作的地方,在下班路上堵我,把我拉进车里软硬兼施,逼我把那个男生加回来。”小洁说,父母隔三差五就会询问自己和那个男孩的恋爱情况,有一次还因为回复不积极,专门找了自己一次,还叮嘱她要打扮得好看点,等五一节时跟人家见个面,及早订婚。

小洁父母承认,确实有到女儿住处附近找过她,在车里进行过谈话,但那是因为到了合肥不久,小洁就把他们的微信拉黑了。“我们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情况,才通过她朋友找到她。我们没有逼她一定要跟那个男孩怎么样。”

 

“突袭”

“他们花了钱,看了三天的监控,找到了我,冒充物业,骗我室友开了门。我在长沙市岳麓区西湖派出所,我一出门就会被他们带回去,控制起来,失去人生自由,可能变成彩礼,变成他们银行卡里面的钱,变成我弟弟以后的提款机。我不愿意,谁能救救我?”

 

小洁的这条微博,让网友五味杂陈,底下的留言有担心、有同情、有支招、有鼓励。那么,实际情况如何?

小洁说,今年五一节前,父母催她回家。她从父母的言语中,预感自己又将面临一场“相亲局”。内心极度排斥的小洁拉黑了父母的微信和联系方式。

几番犹豫,小洁又在今年8月14日离开合肥,和要好的朋友来到湖南长沙——在网络上写小说、自力更生,这是她向往的生活。

但她表示,自己有通过同学和同事,向父母传达“我很安全”的信息。

小洁父母不这么认为——从5月起就和女儿“失联”,长达几个月不能有孩子的确切消息,他们心急如焚。

在多次联系小洁未果后,夫妻俩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女儿失踪了。”

在警方的调查下,小洁父母得知女儿坐高铁来到了长沙,但具体在哪落脚并不清楚,他们只好一次次过来“摸”。

“今年9月来过一次,10月也来过一次,都是自己开车过来。”小洁的爸爸从事长途货运工作,但这寻女之路让他无比疲惫:“如果要卖女儿,会这么操心一次次来找她吗?”

11月25日,小洁父母通过警方得知了小洁的确切消息,第三次开车赶往长沙。两人一天一夜没有睡觉,终于在11月26日下午6时左右,来到了女儿居住的小区。

“晚上7点吧,我和室友突然听到猛烈地敲门声,我们问是谁?门外的人回答说是物业。”小洁说,室友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自己的父亲,和穿着环卫工作服的母亲。

妈妈的“乔装打扮”,就这样出现在了小洁的求助微博里——“冒充物业,骗我室友开了门”。

“我换衣服就是怕她不开门。”见女儿一面还要如此迂回,小洁的妈妈苦笑不已。

随后,小洁与父母再一次爆发争吵。室友报警,小洁和父母随后来到岳麓区公安局西湖派出所。

 640.webp (4).jpg

“偏心”

 “还在骂我,我没法打电话,发消息也被监视 。”

“他们现在说要等我饿个半死,然后把我带走。”

“他们现在想要强制带我回老家,我怕这次回去就再也逃不出来了,希望大家能救救我,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在派出所里,悲愤、痛苦的小洁发出了数条微博。

小洁的父母不明白,一直是乖乖女的小洁,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而在小洁心里,父母对她的伤害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爸妈疼爱弟弟,远远胜过爱我。”小洁列举了很多可以证明父母不爱自己的细节。

小时候,她去隔壁村找同学玩,弟弟非要跟着去。但找不到弟弟的妈妈把火撒在她身上,跑来揪她的耳朵,狠狠责骂她,回家后“一耳光把我扇到地上”。

听着女儿对往事的回忆,小洁妈妈激动起来。“那次是因为她玩到很晚还没回,还带着那么小的弟弟,我就冒了火,揪耳朵是有的,但绝对没扇耳光。她那时才六七岁,我怎么可能那么狠心把她扇到地上?”

不管当年真实的细节如何,但确实是从那次起,小洁就特别担心“惹”到弟弟。她告诉记者,有一次,下着很大的雨,她怕爸妈责怪她不管弟弟,就踩着满地泥泞去学校接弟弟,到了学校后,却没看到弟弟。她忐忑不安地回到家,却发现,弟弟早就被爸爸接回来了。

针对小洁所说,父母一直要求她贴补弟弟,甚至要“卖女儿换彩礼帮弟弟买房”,小洁妈妈说:“我只是觉得他们是姐弟,应该互相帮助,并不是说姐姐就一定要贴补弟弟。我也跟她弟弟说过,要他有能力了贴补姐姐。我们是希望培养姐弟俩相互扶持的好习惯,毕竟是骨肉至亲啊。”

在记者的求证下,小洁表示,自己工作后弟弟曾经找她要过钱,有时是说要买游戏皮肤,有时是借了同学的钱要还,自己转过一些给他,加起来大概200多元。

而小洁父母也确认,小洁工作后,他们并未真正从小洁手里拿钱。“我们常听人家说,女儿要富养,儿子要穷养,我们怎么会为了弟弟去牺牲姐姐?说真话,儿子挨的打多多了。”

 

“整容”

“我父母控制欲极强,不通情理,思想陈旧,认为女孩子赚多少钱都没用,只有嫁个好男人才是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方式。才21岁,就被逼着相亲,让我割双眼皮、做鼻子、整嘴巴,就想让我包装的好看一点,能嫁个好人家。” 

小洁发送的这条微博,同样刺激着网友的神经,有人表示,“难以置信”。

对此,小洁妈妈回应说,自己过去确实带女儿去纹过眉、箍过牙,“就是想让她好看一点,并不是强迫她整容,更不是为了嫁人”。

“箍牙齿是她小时候的事情,她从小牙齿有一点外突,我就想让她的牙齿能够收进去一点,但我也承认,这次牙齿确实没做好。带她纹眉毛是因为村里有很多女孩都纹了,我觉得蛮好看的,很精神,就带她去了我们当地的一个会所。纹完了以后,那个医生量了一下她的眼皮说‘做个双眼皮也挺好的’,她不愿意,最后我们也没做。”小洁妈妈说。

但正是这句“好看一点”刺激了小洁。“她总是在我面前说我长得不怎么样,我这样的人没人看得上。”母亲对自己外貌的指责让小洁很痛苦,她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有双眼皮呢?

可母亲觉得这是爱。

不光是双眼皮。妈妈还举起了例子:“她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我们买的。就是这次她离家出走了半年,又断了联系,我们才没给她买衣服了。”

供给衣食,给孩子自己认为好的——这是在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沟通过程中,小洁父母多次提到的。

但小洁很多次都哽咽了。

 

协商

经过西湖派出所副所长胡辛格、长沙市妇联维权社工彭丽萍等人一天的调解和沟通,小洁和父母终于敞开心扉,也达成了对未来的共识。

640.webp (5).jpg

彭丽萍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11月27日早上刚上班,妇联就接到了热心市民的相关电话,她迅速赶到了涉事派出所。随后,省、市、区三级妇联都派了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并为女孩和家人做了调解。

“很感谢热情网友和市民们对妇女儿童权益维护的关注和支持。但就目前我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个事情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存在家庭暴力和逼婚,而是因为父母和孩子沟通方式的问题,引起的普通家庭矛盾。”彭丽萍说,她跟小洁和小洁的父母都进行了长谈,也分别给了他们建议,“如果他们需要家庭教育或者心理方面的咨询,我们也会提供相应的服务。”

西湖派出所副所长胡辛格也告诉记者,警方对双方当事人都进行了仔细询问,并没有发现存在家庭暴力和侵害婚姻自由的情况,“女孩和她的父母也已经在我们的调解下,达成了和解”。

而在这样一次风波后,小洁的父母也开始反省自己。

“我们家是跑长途运输的,我经常十天半个月不在家,可能从小对孩子的关心不够,往往是用金钱替代关爱,我这次也知道了她的想法,我们以前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小洁爸爸说,“以后不会再逼她了,她想在长沙发展也可以,只要她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相亲的事更加不会再提了”。

经过了一天的纾解,小洁也表示,她其实只是想要有自己的空间,短期内会继续在长沙生活,并希望尽快找一份工作。她还说,以后不会再随意拉黑父母,会直接告诉父母自己的情况,让他们放心。

至此,已经连日奔波的小洁父母返回车里补眠,“实在是要合合眼了”——在车上,记者看到了凌乱的被子、多个剩下的餐盒,乱糟糟地情景,是一双父母千里寻女的疲惫。

而小洁,打开心结还需要过程,但至少这场纷争暂时告一段落。

640.webp (6).jp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