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博会最年长企业家钟存仁:从洗衣粉革命到蓝色净水梦

2020-09-26 阅读数 49981

1.jpg

钟存仁有着老派知识分子儒雅而严谨的谈吐。

2.jpg

9月24日湖南绿博会现场,钟存仁(左二)向客户介绍“氧净”产品。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9月24日,2020湖南国际绿色发展博览会(简称湖南绿博会)在长沙开幕。在参展现场,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吸引了众人注意,他是湖南洁宇日化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存仁先生,今年76岁。已过古稀之年的他,带着他“十年磨一剑”研发的绿色生态洗涤剂——“氧净”活性氧洗涤用品,成为湖南绿博会上一颗“明星”。

钟存仁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氧净”这个产品和传统洗涤剂最大的区别,就是不会对水域生态造成危害,他希望人们改变清洁、洗涤、消毒生活方式,实现海清河晏的蓝色梦想。

 3.jpg

在古稀之年,钟存仁了开始新的创业,从2010年开始,他组建了湖南洁宇日化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研发生产“氧净”产品。

4.jpg

钟存仁向记者介绍“氧净”系列产品。

清华毕业生成为“中国保险粉之父”

一身普通的衣服,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脚上穿一双黑色的运动鞋,9月23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眼前的钟存仁,完全就是一副邻家爷爷的普通打扮。只有偶尔从那架厚厚的深度近视眼镜后面折射出的坚毅目光,以及老派知识分子儒雅而严谨的谈吐,才显示出他深厚底蕴的书卷气。

作为52年前的清华大学毕业生,钟存仁至今保持着大量阅读和学习的习惯。在他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专业书籍,每一本书上都画满了重点线和笔记。清华工科生的严谨、勤奋、求是、创新,在76岁的钟存仁身上保持得非常好,和记者交流时,谈到任何一个话题与观点,他会立马起身,从书架上找到曾经读过的著作。

这种终身学习的能力,是这位古稀老人还能够作为创业者去奋斗的原因。钟存仁曾在重庆、东莞、株洲三地创办工厂,率领数万员工把企业的年产值做到几十亿元人民币,并将日本、美国的同类企业打得“落花流水”。钟存仁还是中国化工行业一流的学者,在保险粉(连二亚硫酸钠,一种化工原料)生产行业,他是世界级的顶尖人物。作为技术专家,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被评为省级劳动模范,各种荣誉加身。

1968年,清华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的钟存仁被分配到四川染料厂工作,此后的17年间,他完成了国内首套“变压吸附”制氢装置等创举。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保险粉大多需要大量进口。钟存仁带领科研小组仅用一年时间,就实现了三个领先:产品技术、生产技术、生产成本领先全球。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乘着改革春风,他创立的中成化工占领了全球70%的保险粉市场份额,他因此被尊称为“中国保险粉之父”。

保险粉“一战成名”后,钟存仁又从造纸厂污水中发现了新的机会。彼时,主要用于污水漂白的氯造成了新的水质污染,替代物活性氧的价格却居高不下。2002年,年近花甲的钟存仁开始研究活性氧的应用,建成亚洲最大的活性氧生产基地,打破了国外对此项技术的垄断,中国的造纸厂污染问题迎刃而解。

在不少人看来,功成名就的钟存仁早就可以颐养天年。但他仍然仍然奋斗在创业一线。从2010年开始,他倾尽毕生积累组建湖南洁宇日化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带着一帮人投身“氧净”新型洗涤剂产品的研发生产中。

 5.jpg

和记者交流时,谈到任何一个话题与观点,钟存仁会立马起身,从书架上找到曾经读过的著作。

化工专家忧国忧民,致力改善水域污染问题

为什么在古稀之年开始新的创业,而且是在日化产品这样一个近乎“饱和”的领域?

钟存仁告诉记者,前些年,他在办化工企业的过程中,发现一些传统日化产品,对环境污染大,对人体健康存在危害。

“传统日化产品中,除了有效的清洁成分外,还有很多其他成分。”钟存仁举例说,这些“非有效”的其他成分包括增稠剂、稳定剂、香精香料、防腐剂、抗菌剂、填充剂等,“这些成分中的有害部分,也可简单划分为三大类:环境激素类,毒害水生生物类以及致癌物类。”

“有些东西,对人体可能毒性不大,但对于水生生物来说是致命的。比如,洗涤剂中经常添加的防腐剂、抗菌剂,像三氯生、卡松、烷基季铵盐等,都具有极强的水生生物毒性。”钟存仁告诉记者,目前对洗涤剂的管理,主要还停留在对人体毒性、刺激以及生物降解性的管控,在水生生物毒性方面则刚起步,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近年来,水域生物多样性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失,据资料介绍,美国境内最濒危的物种是河流生物物种,在可预知的未来水生动物的灭绝速率是陆生动物的五倍。

“中国社会在高速发展,人民消费水平在不断提高,洗涤剂的用量肯定会持续增长,那么可以估计,届时生活污水中的洗涤剂及其中的有害化学物质,对我们的水生生物和水体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巨大的,很可能会超过农药与工业污染。”钟存仁说。

身为化工专家的钟存仁,对各种洗涤剂的成分、效用、优劣了如指掌,他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活性氧洗涤具有很强的去污力,而且安全环保。他凭借自身在活性氧生产研发领域的优势,买下尚在襁褓阶段的“氧净”的知识产权和实验装置,带领专家团队,研发日用化工产品——氧净。

 6.jpg

钟存仁在厂区生产车间里查看产品质量。

颠覆传统产品,保护消费者健康

 “氧净”的项目,最开始的阻力,来自于家人的反对。大家心疼老钟——都70多岁的人了,安心在家休息,享受含饴弄孙之乐不好吗?

但钟存仁偏不。他不顾家人反对,投入全部资金积累,甚至变卖了不少不动产。公司4楼的办公室,既是他的书房,又是他的卧室。老伴每个月从广东到株洲来看他几次,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看到钟存仁干劲十足,她也释怀了,“想干就让他干吧”。

尽管钟存仁与他的团队有强大的技术优势,但将技术转化成规模化生产日化用品却并不容易。“在实践中我们经历了各种尝试,一是双氧水不稳定,容易分解;二是我们的产品是颗粒型,太干了不成粒,太湿了又会成团,十分麻烦。”钟存仁介绍。

经过成千上万次的试验后,如今的洁宇日化已具备年产十万吨“氧净”的生产能力。同时,“氧净”还通过了湘雅医学院的现场杀菌实验、中南大学的抗菌和消毒效果鉴定,以及湖南农业大学的降解农药实验等。氧净拥有自主开发的专利技术,2019年7月中国环境协会组织一批院士专家学者对科研成果进行鉴定给予很高评价,建议推广应用。

“很多家庭里,女性跟洗涤剂打交道的机会更多。很多女性会在意洗涤剂‘伤手’的问题。”钟存仁说,经常做洗刷类家务的人,确实皮肤表面的油脂容易被具有清洁作用的表面活性剂溶解并带走,水化膜屏障遭到破坏,手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保住水分,最终造成皮肤干燥,加速了手部肌肤的老化。“‘氧净’是用椰子油基的非离子表面活性剂、生物酶和活性氧为活性物,不易渗透皮肤角质层,对手的刺激性相对较小。”

南方的天气多雨潮湿,湿衣服总是不干,就会沤出一种味道来。钟存仁告诉记者,这其实是细菌大量繁殖后产生的气味,“包括我们的洗衣机,用久了会有股霉味,其实也就是细菌在里面大量繁殖。”钟存仁告诉记者,普通的洗衣粉等洗涤剂,使用后会在洗衣机机筒壁外层有残留,成为细菌生长的养分。久而久之,还会形成难以去除的污垢。这也导致洗衣机成为二次污染源。而“氧净”产生的活氧成分能主动穿入细菌的细胞壁杀灭有害菌群,达到除菌、除污、除异味的效果。

 7.jpg

“氧净”系列产品目前在互联网和移动客户端上销售很好,每天会有不少产品从这里打包发向全国。图为钟存仁向物流部门的员工了解网络销售情况。

74c4f698e948d1f3580fbf9efc0b0f9.jpg

钟存仁和记者一起为厂区后面鱼塘里的锦鲤喂食,鱼塘里的水,是经过处理的生产废水。这口鱼塘,是他对绿色环保追求的极致体现。

宣传产品拒绝“套路”,做务实的环保者

在日化用品行业,宝洁、联合利华等外企群雄争霸,只有少数国内品牌能分得市场的一小杯羹。而钟存仁的梦想,是打造一个响当当的民族日化品牌。“用‘氧净’,单次洗涤COD(COD:化学需氧量,在河流污染和工业废水性质的研究以及废水处理厂的运行管理中,一个重要的、能较快测定的有机物污染参数)可以削减50%,从源头实现终端生态保护要求”。

为了把“氧净”推向更广阔的市场,这些年,钟存仁紧跟互联网时代步伐,开始对产品销售渠道转型升级,向互联网发力。但在一次经销商做的直播活动中,这位清华“技术流”老人让众人见识了他的倔强和严谨。销售人员为了直播效果,试图用一个并不真实的场景,表现“氧净”的“去污能力”,“就是电视广告里面那种套路嘛:一件白净的衣服泼成‘大花脸’,然后加一点洗衣粉就‘干净如新’,这其实是利用化学反应做出的一个视觉效果。”钟存仁拂袖而去,“这种弄虚作假的东西我不搞”!。

钟存仁的生活非常简单,他每天早上会在厂区散步,顺便跟员工聊聊,经过厂门口开得花团锦簇的三角梅,再到厂区后面那口养着锦鲤的鱼塘喂喂鱼——鱼塘里的水,是经过处理的生产废水。这口鱼塘,是他对绿色环保追求的极致体现。在工作、阅读和学习之外,空闲时他会去钓个半天的鱼,这是他在青山绿水间难得的休息时光,收获会拿到食堂为加班的员工加餐。他还有个小爱好——喜欢抿一小杯白酒。这个爱好让他非常得意,“像我这个年纪,敢喝白酒的人不多了”。

“地球是没有下水道的蓝色星球,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和子孙后代的安全健康,我们应该要推进洗涤、清洁习惯的改变。”钟存仁说,整个地球,是一个生物链,如果整个生物链遭到破坏,那人类也不能独善其身。他非常推崇美国作家蕾切尔·卡逊的著作《寂静的春天》,那本书中写到因过度使用化学药剂对大自然产生的毒害——鸟类、鱼类和益虫大量死亡,“书里面有前车之鉴。我们不能等到鸟儿寂静无声,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最终带来不堪重负的灾难时,才想起要保护这颗蓝色星球”。

  今日女报/凤网 今日女报/凤网 李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