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中国女记者群英谱:她们见证时代,时代见证她们

2013-11-07 阅读数 220613

第十四个中国记者节专题报道

她们见证时代,时代见证她们

——中国女记者群英谱

整理: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泱

一位记者曾写下这样的诗句:“我感到自己选择了一个多么年轻的职业,就像这个时代从来没有给我一丝苍老的感觉。”记者,是一个永远保持着蓬勃向上动力的群体,他们活跃在政治、经济、民生等各个领域,他们记录历史变迁,推动社会变革,也为人民疾苦奔走发声。

11月8日,是第14个记者节。目前,中国记者总数量已超过100万人,女记者占中国记者总数的42%。在这样一个需要耐力与魄力,智慧与干劲的行业里,女记者的表现亦不让须眉,她们独有的视角让新闻更贴近人心,也成就了一个个关于女记者的不凡故事。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战地女记者

不爱红装爱“武装”

洪漫(新华社驻外记者)

“我勇敢,因为我有责任报道战事,反映战火硝烟中的良知和人性。我勇敢,因为我是中国记者,肩负着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的使命。”

巴以冲突、伊拉克战争……战场,是记者洪漫的“办公室”。

洪漫第一次上战场是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当时洪漫每天都能听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外出采访必须背着防毒面具和防生化服,连睡觉时都要把电脑和防毒面具放在床头触手可及的地方。在与人高马大的阿拉伯记者拼抢新闻时,她练就了一身“本领”,能够身背相机在高高的墙头蹿上蹿下,与死者几乎脸贴脸也不再惊惧,为躲避子弹躺在堆满动物内脏的垃圾堆里也很坦然。

战争尚未平息,洪漫去了伊拉克南部的乌姆盖斯尔伊拉克战俘营和巴士拉采访,用图片和文字记录下战争造成的灾难以及饱受战乱之苦的伊拉克人对未来生活的迷茫,对和平安定生活的渴望。看到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儿童,看到生活困苦的难民,看到被炸毁的城市,她不止一次流下眼泪。但作为一名记者,她恪守着新闻公正的原则,以女性特有的敏感写下了《我只看了他一眼》、《走进乌姆盖斯尔伊拉克战俘营》、《踏访战后巴士拉》等感人肺腑的文字。

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洪漫奔赴巴勒斯坦地区。2007年1月4日,以军袭击拉姆安拉,与巴武装人员交火,洪漫与几名阿拉伯记者在激烈枪声和汽油弹的爆炸声中完成了采访。她身边的一位阿拉伯记者身中3枪,当场倒地。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除了拍照,洪漫还镇定地打电话滚动报道了6条音频稿件。激战结束,洪漫才发现自己的汽车丢了。半岛电视台的同行告诉她,她的汽车被以军的推土机推到了几十米开外,前挡风玻璃已经被枪弹打穿。

长期在战乱地区工作,洪漫不得不经受生活上的磨难和考验。她在日记中写道:“在巴勒斯坦工作的近一年时间里,我‘被迫’养成了多个习惯:习惯了枪声,习惯了冲突场面,习惯了流血和群情激昂的葬礼,习惯了危险艰苦的环境,习惯了没日没夜的工作,习惯了单调枯燥的生活,习惯了对家人的内疚……”

多年努力与付出,洪漫获得了“新华社十佳记者”、“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等一连串荣誉称号。她说:“身为事件的见证者,我知道自己肩负着寻找真实的职责,我要发出‘中国声音’。”

和洪漫一样,闾丘露薇、周轶君、冯韵娴、梁子……大批优秀的中国女记者奋战在阿富汗、科索沃、伊拉克、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等战争前线,她们出生入死,克服重重困难,将第一手的战地报道公之于众。战争是“让女人走开”的男性领域,但不可否认,女性在战争报道中,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英国《独立报》曾表示,“她们描绘了战争柔软的一面”,让世界看到人性的光辉,对未来充满希望。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卧底女记者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涂俏(曾先后供职于《深圳晚报》和香港《文汇报》)

“我喜欢去探究那些底层人们的生活,我只需要一个舞台,一个稍微宽容一点的环境。”

有人称涂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新闻女侠”,而真实的她是一位做暗访的记者,一个敏感地记录着社会变化的女人。

涂俏从1998年开始做暗访。为了深入采访,她经常要乔装改扮:有时会以“百万富姐”的身份走进炒恒指的黑店,有时一袭旧衣孤身入宿龙蛇混杂的10元店;时而是啤酒女郎、精神病院的护工,时而是婚托、DJ小姐、保险推销员等等。正是在这种亲身体验之下,她的隐性采访《夜宿十元店》、《打的赚钱记》、《黑市炒恒指》等等,写得生动详实,深得受众的喜欢,并结集出版了《生存体验——当代中国边缘阶层生存状况实录》一书。

2000年时,涂俏不顾所有亲友的反对,陪同一位艾滋病人走过了他最后的时光,用她饱含感情的笔墨写下了《世纪之痛——中国首份艾滋病人完全记录》——而那一段时期,她承受着父母的不理解和朋友们的疏远甚至隔离。从2001年开始,她又用长达60天的时间卧底在“二奶村”,深入“二奶”人家、地下赌马场和地下麻将馆,甚至去“相亲”,陪怨妇去口岸“寻夫”,真正地和底层“二奶”们打成一片,最终赢得了她们的信任,将“二奶群落”女人们的众生相汇成了满纸“辛酸泪”的《苦婚》。

在业余时间,涂俏爱上了纪录片。她参与拍摄的纪录片《月亮熊》曾震惊世人。为了披露黑熊养殖内幕,4年间她和同伴曾暗访了11个省市的“活熊取胆”黑熊养殖场及农户。为了接近隐蔽的熊场、获得第一手资料,她和同伴假装成游客、夫妻。涂俏还把镜头对准了9名吸毒女子,纪录片《凤凰路》在优酷网首映,点击量很快超过500万,创下了中国网络纪录片点击量的最高纪录。纪录片中,毒品对人的摧残让人震撼。

在涂俏进行暗访时,遭到了无数的威胁和恐吓。但面对重重困难,涂俏没有因此而退缩,她也从不曾对走上这条道路而感到过后悔。

卧底采访,是对一个记者勇气与智慧的考验。虽然对于所做的一切,涂俏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真的很喜欢做那些事情,我喜欢去探究那些底层人们的生活”,但我们可以从她身上看到一个记者的责任感之强烈,那种“铁肩担道义”的大义被化成对社会底层人民的关注和同情。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维权女记者

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柴静(中央电视台记者)

“一个记者首先不是一个记者,而是一个人,只有你的内心先对别人袒露,才会得到别人的心灵,我希望自己永远都可以这样。”

柴静,这个从湖南走出去的女记者,她曾经出现在非典的第一线;矿难的真相调查,揭露一个个欲盖弥彰的谎言;曾经故意在节目中反复询问王锡锌关于公款消费的数字;曾经一人独面黑社会的威胁。

对于真相的探求,是每一个有责任感的记者都希望去做的事情,虽然真相常常残酷得让人疼痛,但我们不能因为疼痛而逃避。面对它,是为了医治它。正如柴静所说的那样,“我去采访讨薪八年未果的农民,在他坐过的法院台阶上坐着,体会他的无助;我去采访在拆迁中被开发商打死儿子的母亲,看着她泪流满面的脸;我去采访注射了‘奥美定’的女人,用手触摸她胸部里的硬块,而且知道这永远无法根除;还有那些开胸验肺的尘肺病患者,我倾听他们的诉说,却无法挽回他们的生命……这一切让你知道你跟这个时代的联系,让你知道,如果你仅仅为追求个人幸福而活着,你将永远得不到幸福”。

柴静是那种会将自己的情感倾注在采访中的记者,这也让她的节目给人一种特别的贴近感——虽然有的人并不赞同采访者将自己的情感融到其采访中,但若只是个麻木的旁观者,那真相也就无从探究。面对弱势群体,她的眼中总是饱含深情,会为他们的痛而痛,为他们的忧而忧;而面对那些打着官腔的麻木的当事人,她貌似温雅的话语中却总是能透着咄咄逼人的犀利,抱定了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坚持。只有这样的记者,才能称得上是优秀的记者,也只有这样的记者,才能“感动中国”。

为不平事呼喊,为弱势者维权——置身于这类事件中的记者,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旁观者或内容的“搬运工”,他们的正义与悲悯让文字也充满力量。而奔走在维权一线的女记者们,虽然柔弱,却用最大的担当背负起维权背后的恐吓与暴力,种种威胁下,是她们用信念构建起的理想——与最需要关切的人们同在。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重大报道女记者

勇气照亮苦难

张泉灵(中央电视台记者)

“雨雪冰冻、上珠峰、下汶川……站在第一线,让我觉得当记者的一辈子,就像别人的几辈子,活得值也活得更明白。”

张泉灵素有“北大才女”之称,她也是第十一届长江韬奋奖得主。2008年,她在“5·12”汶川大地震报道中的敏锐、果敢、专业、忘我,折服了电视观众,被网民评为“震区最美的战地记者”,李长春同志称赞她为“广大新闻工作者的优秀代表”。

回忆汶川大地震报道经历的险情时,张泉灵曾感慨:“差一点儿就会生死相隔。”在北川县入口前的山脊公路转弯处,她发回了第一段为期4分钟左右的现场报道。紧接着又发回了有关绵阳避难体育馆最新情况的第二段现场报道。张泉灵回忆:“在漩口,我们16个人挤在一个非常狭小的帐篷里休息了一晚上,所有人都没敢脱鞋,因为担心随时可能发生余震。在返回都江堰的途中,报道队伍刚经过一个非常狭窄的路口,后面500米高的山突然全面崩塌,如果稍慢一些,就可能是生死相隔了。”“到达汶川比上珠峰还难。上珠峰很多情况是可以预计得到的,但去汶川,有太多不可预料的因素。”

当有人问张泉灵面对这些险情时,有没有感到恐惧、有没有想过退却时,她说:“当初我选择新闻记者这个职业时,我就想清楚了这个职业必须接受和承担的一切,它不仅仅是令人羡慕的见多识广,不仅仅是经历光鲜荣耀的场面,也包括必须面对危险、面对困难,这是新闻工作者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也是必须要具备的勇气和担当。”

面对巨大的灾害,自然界摧枯拉朽的力量让人颤栗。但消息需要传递,记者仍需前行。暴风雨中拴绳现场报道台风灿都的女记者崔文惠,雅安地震后来不及脱下婚纱便拿起话筒的女记者陈莹……柔美与坚定同在的女记者,她们将更多的人文关怀带入到灾难报道中,让人们同步感受到灾难带来的痛苦悲伤,也能共同见证家园破碎后的大爱与温情。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财经女记者

达则兼济天下

胡舒立(曾任《财经》杂志记者)

“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我就干新闻吧。”

胡舒立被喻为“中国证券界最危险的女人”,她扬名于对“基金黑幕”等新闻的报道。这篇把矛头直指中国几乎所有的基金管理公司的文章,揭露了许多基金界的腐败现象,直接触发了持续一年多的股市大讨论和监管当局一系列严厉措施的出台。

胡舒立最让人佩服的地方,是她的果敢与坚定。为了能“在自己喜欢的媒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创办了《财经》杂志,而后她坚持做高质量的财经报道,可以说从没有在原则问题上退缩过。胡舒立个人所推崇的“新闻专业主义”在她的《财经》杂志中也得到充分的显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胡舒立可以说是财经新闻的开创者,她向国内引入了“财经”这一新的门类概念。她和她的《财经》杂志使本来相当专业化的经济类新闻大众化,并且直接引起了关注财经新闻和创办财经媒体的热潮。

为《财经》赢来“年度杰出国际调查新闻奖”荣誉提名奖的是SARS系列报道。她最早进入疫区实地报道,以及时、准确地披露疫情和发出预警而奠定了地位。此后的上海社保案、汶川大地震校舍安全的追问、央视大火背后的腐败,无论是贪官落马,还是“银广厦”作假,胡舒立都带领着她的团队在第一时间推出了“独到、独立、独家”的报道;禽流感、汶川大地震、猪流感,胡舒立也是毫不犹豫地第一时间奔走在最危险的区域。这个“危险女人”的一系列“危险报道”,一以贯之的是如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所概括的“欧美新闻气质”。

健谈、好斗的胡舒立常让人觉得她像一位“女教父”——一个记者用手机和电话那边的胡舒立聊选题聊了两个小时,直至记者电话被烧坏;某记者从国外培训回来,深夜到北京的家,行李还没拆包,胡舒立的电话就打过来,开始布置第二天的选题。

胡舒立曾说:“记者的天性,就是探索和报道真相。”现在,她仍然在自己坚持的道路上走着。

财经记者,他们的敏感处总与中国资本市场的变动与经济的发展趋势息息相连。要做一名优秀的财经记者,不仅要有专业的积累,还要有勤奋的精神、深度的思考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努力成为报道领域的“行家”、永远带着“问号”去采访——一个好的记者不仅要能做出好的报道,还应当能在他的报道中折射出社会问题,引发人们的思考。唯有如此,才于人有益,于社会有益。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政法女记者

聆听法理的声音

徐滔(北京电视台记者)

“做法律节目的标准,不是悬疑,不是猎奇,不是暴力,不是血腥,而是两个字:‘启示’,给人在法律知识上的启示,达到警世的目的。”

徐滔,是一名另类的“战地记者”:她的采访地点虽不在战场,却也充满硝烟——她长年工作在政法战线上,屡屡随警作战,深入险境与不法分子斗智斗勇。

2001年5月12日,一名歹徒在北京西客站劫持人质后与警方对峙。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徐滔应犯罪嫌疑人想和记者对话的要求勇敢地上前与之谈判,在狙击手的枪口与歹徒的尖刀、炸弹之间镇定从容地与犯罪嫌疑人周旋了9个多小时。她沉着地稳定住对方的情绪,近距离拍摄下爆炸物,为警方制定解救方案提供重要依据并争取了宝贵时间。她果断地答应歹徒用自己替换人质的要求,设法诱使歹徒跟自己一起喝下溶有高效安眠药的饮料,并最终机智地将歹徒引出死角,使之被埋伏的特警当场生擒。

近年来,在北京发生的大案现场都有徐滔的身影,她带着摄制组跟踪报道了一个又一个惊心动魄的案件侦破过程,有时还冒着生命危险亲自上阵配合警方行动,甚至单独跟踪抓捕犯罪嫌疑人。源源不断的独家新闻都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徐滔也成为了全国最具影响力的记者之一。

1999年,徐滔和同事们创办了北京电视台的《法治进行时》日播栏目,提出了“政法新闻社会化、社会新闻政法化”的崭新理念,以百姓的视点分析报道社会法治事件,向观众普及法律知识。2006年,徐滔和同事们又推出了《法治进行时》免费法律咨询电话和徐滔法律服务网,分别成为全国最热的公益法律热线和咨询法律问题量最大、回复速度最快的网站。

徐滔曾说,当一个记者把自己的利益与百姓的利益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便会有选不完的角度。从家长里短的民事纠纷到社会关注的大案要案——政法记者将有关于法律的种种新闻带到百姓眼前。他们在一个个故事中揭露罪恶,也在案件当事人的血与泪中发出了民主与法治同行的时代呼声。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编后

除了上文介绍的这些优秀女记者,还有优雅、知性,为“女记者”赋予更多时代含义与风貌的凤凰卫视女记者吴小莉;有不再做新闻现场看客,而做新闻道德践行者、新闻良知坚守者的“中国最美女记者”曹爱文;有为我们带来最新鲜热辣的中国队征战2002年世界杯“猛料”的足球女记者李响……她们活跃在各条新闻战线里,将记录和守望历史当成使命,将“关键时刻我在场”作为职责。

在新闻这样一个需要耐力与勇气的行业里,女记者付出了比男记者更多的艰辛与努力,她们用手中的笔、话筒和镜头,准确地把握和忠实地记录了我们所处的时代和历史前进的方向,用生命、情怀和智慧弘扬社会正气,通达社情民意,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构建和谐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

如今,记者这个曾经充满神秘感的职业,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已经越来越贴近人们的生活。民众看到了记者们接触名人、行走世界的光鲜,却很少看到一篇报道背后记者的汗水与疲惫。最危险职业排行榜、最不好嫁娶职业排行榜……记者们是“榜榜有名”。把黑夜当成白天,没有假日没有休闲,90%的记者处于亚健康状态,二十多岁的青春年华便倒在工作岗位上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用“不怕死”的精神来对抗透支生命的伤痛,却在看到同行不再睁开的双眼时难免唏嘘。而据中国记协统计,自1998年设立新闻工作者维权委员会以来,受理的关于记者受害的投诉就有四百多起,其中包括很多非法拘禁和殴打记者等恶性案件,记者权益受侵害事件的发生呈逐年上升趋势。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相信,真正的记者永不寂寞,也永远不畏艰险。虽然最近有新快报记者陈永洲事件等一些不和谐的事件声音,但毕竟只是极少数。我们依旧坚持与时代同行,我们的队伍依旧风华正茂;而那些靓丽睿智的女记者们,也将用她们的坚强与美好,为读者们带来更多脍炙人口的好报道。

记者是职业,更是理想。第十四个记者节,这是我们的节日,也是我们奋斗征途上一个新的里程碑:为了梦想,昂首前进!

 

女记者 中国女记者 记者节 战地女记者 洪漫 柴静 张泉灵

记者节知多少

不放假的节日——记者节

记者节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就有。从1933年到1949年,每年的9月1日,新闻从业人员都举行各种仪式纪念这一节日。2000年8月1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记协,同意将11月8日确定为中国“记者节”。从此,新中国的新闻工作者有了自己的节日。

记者节和护士节、教师节一样,是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按照国务院的规定,记者节是一个不放假的工作节日。

国外的记者节

记者节,有些国家又称新闻节、出版节。

前苏联的出版节是5月5日。1922年3月俄共(布)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作出决议,以《真理报》创刊日(5月5日)为全俄出版节。

韩国的新闻节是4月7日。1896年4月7日,朝鲜医生徐弼博士在汉城创办第一家民营报纸《独立新闻》。为纪念这家民营报纸的诞生,韩国建国后将4月7日这一天定为韩国的新闻节。

1990年前的匈牙利,其记者节是12月7日。这是为了纪念1918年的这一天诞生了匈牙利共产党的第一家报纸《红色权利报》。

1980年9月,秘鲁议会通过法令,成立秘鲁记者学会,规定所有专业新闻记者必须参加该会,否则不能当记者。这项法令经总统在当年10月1日签署颁布后生效,这一天便被定为秘鲁记者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