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数年拍摄橘子洲 用影像向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献礼

2013-12-26 阅读数 377557

0000

赵勇航拍镜头下的如今的橘子洲,是不是有如一艘绿色的巨型舰艇。摄影/赵勇

编者按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88年前的深秋,32岁的毛泽东立于湘江中心的橘子洲头,面对北去的滚滚江涛,直抒胸臆:“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因为这阕《沁园春·长沙》,在湖南人眼中,长沙橘子洲与一代伟人毛泽东自此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而4年前的12月26日,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正式“落座”橘子洲头,瞻仰伟人风采便又多了个好去处,尤其是在每年12月26日主席诞辰前后——且不说特意远道而来的游人,就是“老长沙”们在途经湘江两岸时,也会有意无意地放慢车速或停下脚步,向那尊伟岸塑像致以注目礼。

 

橘子洲 赵勇

身为湖南人你知道吗,这尊雕塑所用石材,会随着光影变幻色彩呢!你又可曾留意到,同一天的早、中、晚,“主席的表情也会因时而变”?你还想不想知道,整座长沙城里,究竟哪一个角度最适合与“主席”来场“深情对视”……

在历时数年执著“聚焦”橘子洲与毛泽东雕塑后,湖南摄影家赵勇成为了最有资格解答上述问题的人。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赵勇向今日女报读者独家呈现出这些照片,并讲述了摄影创作背后的故事。

图:赵勇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肖丽

“你知道吗,它的表情是会变化的!不仅你分别站在湘江的河东、河西时,看到的表情不一样,站在湘江同一侧的平地、高楼抑或空中,看到的表情也不一样;甚至于一天之中,早上、中午、晚上,看到的表情都会不一样!”

这里的“它”,指的是坐落在长沙橘子洲的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而有着这一“惊世”发现的,是湖南摄影家赵勇。

看,“主席”的表情在变化!

4年前的12月26日,随着巨型吊臂的缓缓落下,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的最后一块石材在橘子洲头安装完毕,标志着这一中国雕塑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程圆满落成。4年来,登橘子洲、瞻“毛主席”,成为了海内外游人前来长沙的“必选项”之一;而作为长沙人,对于这一本地标志性新景观也是自豪不已。

但恐怕,除了当年的创作者与施工工匠,以及如今工作在橘洲公园里的少部分人士外,对于这尊主席青年时代的雕塑,谁都不及赵勇来得熟稔与观察入微。

作为深受毛泽东思想影响的一代人,橘子洲是赵勇镜头里出现得最多的湖湘美景。尤其在青年毛泽东雕塑落成后,故乡情结交织着对主席的敬仰之情,让赵勇觉得,是时候用摄影家独特的方式来致敬伟人、致敬湖湘、致敬这个时代了。

4年里,赵勇无数次将镜头对准这尊主席雕塑。32米高的雕塑以永定红石为主材,这种石头天然具有随光影变幻色彩的特质:晴天,呈现接近人脸颜色的柔粉感觉;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会加深为红灰色;雨后,则变为饱满的红色。

但在赵勇看来,主席雕塑带给自己的情感激荡要远比石头颜色的变幻更为动人,“确定这一拍摄主题前,我曾多次独自去到橘子洲观察主席雕像,越看越激动,越看越有创作的激情。”——就连静态的雕塑,在他眼中也渐渐有了生动表情。

有些角度,恐怕你这辈子也难见到

青年毛泽东雕塑体积庞大,位置独特,要想拍出精彩的照片,角度非常重要。“橘子洲东西两侧临江的山头、楼顶,我都爬上去过。”这其中,许多楼盘都还是在建工地,赵勇经常得戴着头盔、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跟随基建工人一道坐临时升降机抵达楼顶——这样的制高点,夏日酷暑难挡,冬天寒风呼啸,而他往往还必须站在未完工的楼板边缘,努力往外探出身子,去寻找与主席雕塑“深情对视”的角度,“有好几次差点被大风吹下去”。

赵勇是个完美主义者,辛辛苦苦登上一处楼顶,蓦然转身,发现隔壁楼顶似乎光线和角度更好……二话不说转移阵地,收拾起沉重的设备,下楼,再上另一栋高楼,“我常跟一些摄影爱好者说,摄影让人健康。你看,周末、假日这样山上山下、楼上楼下地跑,怎不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摄影还需要胆量。经赵勇细心观察,位于长沙金盆岭陵园附近的几个制高点是绝好角度。好几次,他为拍到主席雕塑被初升暖阳染红的瞬间,凌晨4点多钟就摸进墓地去等候日出,撞见起早的工作人员或者来扫墓的人,往往是双方都被对方狠狠地吓一跳。

某些难得一见的视角则需要费更多心思。比如有张照片,赵勇希望从正面近距离拍出湘江环抱橘子洲及主席雕塑的伟岸,先是在橘洲公园里找好了一个角度,却发现四周都是平地,高度达不到要求。最后,他托朋友租来修理路灯的工程车,在一个大清早爬进车斗里,升上树梢才完成了此次拍摄。

航拍橘子洲无疑是最容易出“大片”的,可长沙城适合航拍的时间只有每年8、9月份最热的那几天,而租直升机的价格之贵也是可以想见的。赵勇与几位“摄友”提前谋划,采取凑份子的方式,终于在长沙空气最通透,湘江水位最高、最澄澈的时机,全副“武装”,痛痛快快地过了一把航拍橘子洲的瘾,“总算是拍到了一张让自己比较满意的片子”。

这张让赵勇“比较满意”的航拍照片,视角新颖,浩然大气,长沙“山、水、洲、城”的特质被定格在一瞬。而那一带湘江水,被橘子洲头温柔地一分,恰似一条晶莹的哈达拥着“主席”的颈项——这是只有对主席满含深情的摄影家方可领会的妙境。

“捕捉身边的美”是种本能

如果说,关注并拍摄橘子洲头毛泽东雕塑更多地是出于对主席的敬仰之情,那么在此之前的漫长岁月里,赵勇一直坚持拍摄橘子洲,则纯粹是出于摄影师捕捉“身边的美”的本能。

“发现‘身边的美’是每个摄影师最应该做且最容易做好的事。”赵勇说,“很多摄影人刚迷上摄影就喜欢‘有多远走多远’,总想去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热门摄影地走走拍拍,结果往往因为时间、天气、了解程度等原因,无法拍到最精彩的图片。反倒是身边熟悉的人和事,因为有特别的情感、有充足的时间、有相关的经验,更容易拍到、拍好、拍精彩。”

在赵勇看来,今天的影像资料就是明天的历史。作为一名湖南摄影家,自己有责任与义务,用手中的相机解读三湘四水之美景,湖湘文化瑰宝之璀璨。

赵勇简介

1964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土家族,大学学历。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学会会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湖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民俗摄影协会常务副主席、长沙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现供职于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

其作品多次在全国、全省及国际摄影比赛、展览中获奖或展出。出版的主要个人摄影作品专辑有《江山多娇——中国长江流域风光》、《美丽的凤凰》、《长沙风光》、《岳麓胜景》、《魅力花瑶》等。近年来专攻拍摄潇湘风景名胜、城市风光及亟待保护的民族文化遗产。

 

0000

赵勇镜头下的4年前的橘子洲.摄影/赵勇

 

0000

四年前的橘子洲头一派农家风光。摄影/赵勇

 

橘子洲 赵勇

如今的橘子洲头霓虹斑斓,现代信息十足。摄影/赵勇

 

橘子洲 赵勇

四年前的橘子洲头,洲边星星点点的渔船成为一道风景。摄影/赵勇

 

橘子洲 赵勇

不仅橘子洲在变,“洲边风景”也在变——早已由星星点点的渔船,变为了两岸鳞次栉比的高楼。摄影/赵勇

 

橘子洲 赵勇

应该有很多人都还对昔日橘子洲头的这组铜像中主席长身玉立的丰姿记忆犹新。摄影/赵勇

 

橘子洲 赵勇

现在的“主席”则被一片烂漫山花衬托出另一派气势。摄影/赵勇

 

 

 

  橘子洲 赵勇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