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情感 >  正文

“小三”考进原配单位:职场纠纷后的婚姻战争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09-06 12:07:51 0人参与
公务员入职前都有一个政审环节,主要是看考进来的员工有没有犯罪纪录或道德污点等。最近有读者倾诉,单位来了新人,竟然是自己前夫的“小三”。于是,她广搜证据欲举报这名新员工“政审不过关”。可最后,前夫来求她不要举报时,她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情,也对过去释然了。……

职场 婚姻战争

图片来源:全景网

倾诉人/张爱飞(邵阳市某事业单位公务员)

整理/陈炜

公务员入职前都有一个政审环节,主要是看考进来的员工有没有犯罪纪录或道德污点等。最近有读者倾诉,单位来了新人,竟然是自己前夫的“小三”。于是,她广搜证据欲举报这名新员工“政审不过关”。可最后,前夫来求她不要举报时,她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情,也对过去释然了。

职场“宫斗”:

一反常态,“老实人”举报新员工

最近,我们单位进了一批刚考来的公务员,目前正在政审。不过,里面有个叫沈燕的新员工,我们几年前就认识了。我记得她刚来单位的时候还笑着跟我打招呼,可我非但没理她,还没给她好脸色看,甚至还要举报她。

其实,在同事眼里,我是个典型的“包子女”(指“受欺负、受委屈不敢反抗”——编者注),有时明明是别人工作失职,但领导误以为是我的错,就狠批了一顿,我也没解释,默默地“背锅”了。平时,我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几乎没在单位发过脾气,更没在背后说别人坏话,也没给领导打过小报告。

就因为这样,同事看到我对沈燕的反常举动后,既震惊又奇怪。之后老问我:“为什么不给沈燕好脸色看?你为什么要一直为难她啊?”一开始,我没说太多,表面上只以沈燕“政审资格不过关”的举报理由来敷衍同事。

毕竟,《国家公务员法》有规定,非在职、非应届研究生不能报考公务员,但沈燕报考公务员时,已经是全日制在读研究生,除非她是在职研究生,不然不能一边当公务员一边读研。所以,她在报考资格上就存在问题。

另外,我通过朋友查到了沈燕的公务员考试笔试成绩,她只排在第五名,但面试成绩却排名第一。其实,我不是怀疑她在面试时确实表现优秀,但面试分近乎满分,这就意味着她在面试表述时不能有任何失误,也没有丝毫停顿,而且回答时不但要逻辑清晰,还要有层次、有条理。

我觉得,对刚入职的沈燕来说,她很难做到,肯定是通过关系暗箱操作。

婚姻“战争”:

“第三者”介入家庭,如今我要“反击”

其实,她政审资格过不过关,我完全不关心,之所以我们认识,我还举报她,完全是因为她是“小三”,抢了我老公。当然,现在应该叫前夫了。

我前夫叫陈启文,我和他是同乡,认识时很偶然。

那是在2012年6月,当时,我家里有亲戚嫁女儿,于是,我和我妈就去参加了婚宴,当时陈启文就和我同坐一桌。凑巧的是,沈燕也坐在这一桌。

我记得那天,陈启文不断地找话题跟我聊天。不过,我当时对陈启文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个子不高,人也黑黑的。哪想,吃完饭后,他居然问我要电话号码,当时我出于礼貌就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他。

之后,他就频繁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接触几次后,我倒是渐渐发现了他的优点——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他知道的事情很多,讲话也幽默,虽然喜欢打牌,但不抽烟不喝酒,这在男生里头算是比较少见的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他知道我正在备考公务员后,只要我一有空就约我出去玩,缓解考试压力,有时我开玩笑打他出气,他也不还手。之后,我慢慢地喜欢上了他,尽管那时的陈启文没有正式工作、还欠有4万元赌债。2013年2月6日,我不顾家人亲戚的反对,偷偷拿出户口本和陈启文领了结婚证。

但我们在一起三年后,婚姻就出现了危机。

那是在2016年1月底,当时陈启文在洗澡,我无意中发现他和沈燕在微信上经常聊天,但聊天的语气还算正常,并没有暧昧。于是,我并没有太在意,相反,当时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是想给他生一个儿子。因为陈启文出身农村,一直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我却在结婚那年生了个女儿。

可是,好不容易几个月后自己又怀孕了,但没想到婚姻也走到了尽头。2016年4月,我再次怀孕了,那时经常呕吐,在外做零碎活的他基本上每天要打三四个电话关心我,一有空就来医院亲自照顾我。甚至,为了不让我有压力,还多次说“生男生女都一样”。然而,当又一个女儿降生后,丈夫竟然越来越难联系上了——给他打电话,不是挂断就是关机。打通了也说不上几句,语气平淡,就像变了个人。甚至,从今年1月起,陈启文直接换了手机号码,失联了。直到春节过后,我才再次见到他。

可这次见面,是他要和我离婚,而且态度很坚决,甚至连原因也不告诉我。最终,在他答应承担两个女儿大部分抚养费后,我只能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后来,我在一次聚会中才知道了陈启文要离婚的真相。原来,他跟我离婚一个多月后就跟沈燕领了结婚证,而且结婚不到三个月,沈燕就生了个男孩。这说明,陈启文还没和我离婚,就已经跟沈燕好上了。

矛盾激化:

“小三”考进我单位,我反遭要挟

其实,沈燕考到我所在单位上班,我虽然反感、气愤,但还不至于和“小三”对着干。但自己之所以要举报,是因为沈燕和前夫“做得太过了”。

因为,在沈燕来参加自己单位的面试后,陈启文就给我打来电话“通气”,说是沈燕没多久就要政审,希望我不要为难她。还说只要沈燕把工作定下来了,我的两个女儿他一定每月按时给抚养费,如果沈燕没了这份工作,他的日子会更难过,抚养费自然也难按时支付。

这些话表面上听起来是做我的思想工作,实际上就是拿女儿的抚养费来要挟我。

听到这话,我是越想越气,凭什么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来我这原配妻单位上班,我还要受要挟。而且,像沈燕这种在道德品行上就有问题,而且没有考试资格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进公务员队伍。

之后,在与家人反复商量后,我决定不再沉默,非要搜集证据搅黄她的好事不可。可前夫知道我要举报,竟然跑来向我下跪,说沈燕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让我不要破坏他们家的幸福。

我突然觉得可悲,我和沈燕都是正规大学毕业,都是公务员,而前夫是个大学都没读过的也没有正当工作的男人,也没钱,长得更是和帅不沾边,为什么我们俩要争他?我当初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才嫁给他?

男人所有的花言巧语都当得不数,都只是骗女人的套路而已。我庆幸自己远离了前夫,也是和过去愚蠢的自己划清界线。我还是会举报的,这也不是公报私仇,如果她真的实力过硬,我举报也没用。如果确实有问题,我举报也是正义之举。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共1页
标签: 职场 婚姻战争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