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精彩专题 >  正文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葛健豪: 一封未写完的“入党申请书”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7-04 10:10:45 0人参与
挖掘湖南得天独厚的红色湘女资源,传承发扬红色湘女精神,唱响爱党爱国主旋律,从7月开始,每周推出一个红色湘女故事,带你走近不一样的她们…………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 

编者按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充分挖掘湖南得天独厚的红色湘女资源,传承发扬红色湘女精神,唱响爱党爱国主旋律,湖南省妇联决定在全省开展以“巾帼初心耀三湘”为主题的宣传教育活动,讲好湘女故事,传承红色基因。

从7月开始,凤网每周推出一个红色湘女故事,带你走近不一样的她们……

今天要和你讲述的,是革命母亲——葛健豪的故事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葛健豪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杨 柳

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潘晶慧

“妈…妈…”儿子蔡和森从屋外走进来喊葛健豪,可她并没有答应。

1929年初,63岁的葛健豪应组织要求带着孙女蔡妮、孙子蔡博在上海,住在女儿蔡畅家为革命“坐机关”,她一边掩护儿子、女儿、女婿开展工作,一边又像普通人家的老太太一样买菜买米,操持家务。

这天夜里,葛健豪在窗前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

“妈妈,你在干什么?”蔡和森问道,走近葛健豪,看见桌前的纸上写着“入党申请书”,这几个字在灯光下显得分外醒目。蔡和森突觉得热血直朝脑门涌,双手握住母亲粗糙的手,红了眼圈,声音有些哽咽:“妈妈,我的好妈妈,您早已是我们党的人了,您这么一大把年岁了又是何必呢?”

葛健豪顿时认真起来,她严厉责问儿子:“请问蔡和森同志,党章规定了年龄大的人不能入党吗?!”

蔡和森被问得哑口无言,他想了想,耐心地对母亲说:“妈妈,入党是不讲年龄,但入党也不在于形式,如今形式这般恶劣,我是心疼您老人家!”

葛健豪愈加生气起来:“我不要这样的爱护!从长沙成立新民学会,到法国跟你们一起游行抗争,又到今天在上海坐机关,我越来越认准了你们走的这条路!如果我还心疼自己这把老骨头,怎么对得起你们呀!”

葛健豪生气地转身走出屋子,余气未消地来到公馆花园的一条长凳前,深深叹了一口气,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她百思不得其解,回忆起自己50岁考女校,54岁和子女留法勤工俭学,只要能解放妇女思想,有助于子女成长的事,无论有多大挫折,她都排除万难,尽己所能为儿女铺一条走向自由、走向光明的路。可现在,她却被儿子“嫌弃”年龄大而不准自己入党。“哪有这样的道理呢?”葛健豪嘀咕着。

她脑海里又不断涌现近一年来,她一次次挎着菜篮带孩子们成功拿回情报,与革命同志们奋斗的画面……

葛健豪记得上一个联络点才住几天,同志们在屋内开会,她和孩子们在屋外站岗放哨。葛健豪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纳着鞋底,不时看看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她的身旁放着两只热水瓶——一只红的,一只黄的。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葛健豪

突然,她发现几个陌生人在挨家挨户查看门牌号,立刻喊蔡妮抱着红色的热水瓶冲进屋去,众人心领神会,立即起身撤退。

“你们怎么欺负我这老婆子呀!”面对上门巡查的特务,葛健豪假装摔倒在地,死死抱住他们的腿拖延时间。“滚开!”为头的特务一脚重重地踢在葛健豪的胸口,疼得她差点晕过去。等特务终于冲进房内,同志们早已从后门撤退,女儿蔡畅和女婿李富春正若无其事地伴着音乐跳着舞……

数字分割线3

想到这里,葛健豪摸了摸胸口,微微一笑,气也消了大半。她从凳子上站起来,急忙向屋内走去,却见卧室里空无一人。葛健豪闻声走进厨房,见蔡和森躬着腰在为她洗床单。她看着儿子笨拙的样子,地上溅了一地水,慢慢走过去轻声问:“和子,你这是干什么?”

蔡和森说:“妈妈,您的床单该换了,我明天要走了,我想,今晚帮您把床单洗了。”

葛健豪心疼地坐到儿子身边,问道:“儿子,你明天要去哪里?你这么辛苦,还要帮妈做家务事,妈没照顾好你呀!”

蔡和森回答:“明天,党中央将派我作为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的代表去莫斯科,我会把妮妮带去苏联读书。博博太小,只能麻烦您老人家照顾了。”

“妈妈,我总觉得欠您太多!特科的同志得到情报,敌人已识破了我们用家庭、老人、小孩做掩护的手段,这个家现在成了特务盯梢的重点了。”蔡和森有些担心,葛健豪却一脸坚定:“和儿子、女儿在一起,我不怕!”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葛健豪

母子俩深情地凝视着,互相点了点头。

蔡和森对母亲说:“党组织有新的工作要辛苦妈妈!蒋介石在‘四一二’叛变之后,杀害了无数共产党人,烈士们留下了许多孤儿。中央决定将部分孤儿安排到我们老家石板冲隐居,那里群众基础好,还会有地下党的同志暗中保护。”

葛健豪明白了:“我回老家后,一定带好这些可怜的孤儿,如果条件成熟,我还可以给他们办一所学校。儿子,我一定完成好党交代的任务!”

蔡和森惊讶于母亲的思路如此清晰:“好呀,妈妈!这些我们还没想到,您先想到了,这个想法很好,可现在是白色恐怖时期,一定要先确保孩子们的安全,我们要为革命留下这些火种。”

葛健豪说着,从床底下拿出两双布鞋,交给蔡和森:“和子,刚才妈的犟脾气又犯了,你别往心里去,你又要出远门了,带着妈妈的布鞋去吧,从小你就喜欢穿妈做的布鞋。”

蔡和森接过鞋,浑身仿佛增添了新的力量:“穿妈妈做的布鞋走路最踏实!”

葛健豪高兴地搂着蔡和森:“妈有你这样的儿子,也觉得很满足!”

蔡和森太疲劳了,说着说着,他趴在母亲的膝盖上睡着了。

……

谁成想到,母子二人的这一次促膝长谈,竟成了永别——1931年8月4日,蔡和森壮烈牺牲于广州军政监狱,年仅36岁。

葛健豪先后经历过大儿早逝、二女夭亡、二儿蔡麓仙、三媳向警予亦为革命牺牲的多番之痛,家人担心她再也经受不住老年丧子的打击,一直对她隐瞒这一消息。

但与蔡和森离别后的每一年,葛健豪都做一双布鞋,苦盼爱子归来。直到1943年葛健豪去世,已做14双……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葛健豪

老妇人,新妇道;儿英烈,女英雄……

葛健豪为中国革命养育出了四位中央委员:儿蔡和森、媳向警予、女蔡畅,女婿李富春。她虽非中共党员,但她始终忠于党的事业,一面带孩子,一面做掩护工作,被破例立传于《中共党史人物传》第六卷,是其中唯一的一位非党人士。毛泽东在延安得知葛健豪逝世后,提笔写了“老妇人,新妇道;儿英烈,女英雄”的挽联。

葛健豪(1865.08—1943.03),原名葛兰英,双峰县荷叶人。她早年协助毛泽东、蔡和森发起成立中共早期组织——新民学会。54岁,偕子女赴法国勤工俭学,是1600多名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中年龄最大的“老同学”,被当时舆论界誉为20世纪“惊人的妇人”。

她曾在湘乡和长沙两度创办女子职业学校,堪称湖南早期的女子教育家。她善于教育子女,并积极支持子女从事革命,自己亦在白色恐怖下冒着生命危险投身革命活动,人称她为“女中豪杰”、“革命母亲”。


相关阅读

红色湘女故事汇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共1页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