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凤网专栏 >  正文

他把历史编成故事和段子 自称“非正经历史写作者”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11-13 15:38:27 0人参与
张发财,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历史又爱讲故事的人。10月,他的新书《人五人六》出版,11月11日,他在长沙梅溪书院与读者见面,和谭伯牛对谈他们是如何做历史的旁观者的。……

张发财 人五人六

原标题:张发财:幽默历史作家的悲观底色

文/吴迪

历史是有趣的吗?面对这个问题,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有人会觉得读历史可以“明得失”,有人觉得“太阳底下无新事”。但是如果把历史编成了故事和段子,那么几乎所有人都会感兴趣。比如《三国演义》就比《三国志》要流传的广,因为人人都爱听故事。张发财,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历史又爱讲故事的人。10月,他的新书《人五人六》出版,11月11日,他在长沙梅溪书院与读者见面,和谭伯牛对谈他们是如何做历史的旁观者的。

“我幽默,也抑郁”

“生于东北,现居南宁。不严肃设计师,非正经历史写作者”。《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是这样描述张发财的:能把正史写成野史,把野史写成《知音》、《女友》、《故事会》。

新书《人五人六》依然是幽默讲历史。“人五人六”是一句东北话,大概意思是装模作样。讲座中,张发财的表现没有令人失望,他表现了自己的机智与幽默。主持人问他日否觉得讲座的位置有些偏,张发财回答说:“有点偏,我以为是过来吃农家乐。”

虽然下笔千言,但他却说“其实我自己不太擅于和人聊天”。五六年前,有一次开发布会,他几乎一句话都没说,“把主持人都给憋死了”。

书中幽默的地方更是数不胜数,比如在《开封有个包青天》里有这么一段:包大人有时也感到寂寞,问别人:“怎么不跟我说话?”答:“看你头像总黑着,以为不在线。”

当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问张发财,如何长久地保持这种幽默时,他开玩笑说:“可能是吃药吧”。张发财解释说:“我有点抑郁情绪,靠写这些东西让自己心情愉快一点。我在写字和做设计的时候,也是在治疗。”

有时读历史是会让人感到悲观。《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曾说:“我本人虽然经常幽默,但对很多事情都很悲观,因为我经常看历史,我看到的那些古文中,只有悲剧结局,无一例外。每一个人,他的飞黄腾达和他的没落,对他本人而言,是几十年,而对我而言,只有几页,前一页他很牛,后一页就怂了。”

但张发财还是喜欢阅读、喜欢写作、喜欢做设计,尤其是在午夜三四点钟的时候,他觉得万籁俱静,唯我独存,因此状态特别的好。他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虽然在南宁很多年了,但他还是最爱吃东北菜,最爱说东北话,以至于陈晓卿觉得他辜负了南宁的美食。

在异乡,张发财有时感觉自己“失语”了,因为失去了东北话的语言环境,而且他说的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东北话了”,这有时让他感觉不适。他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饱读史书,内心其实很深邃,但是因为东北人的幽默基因,以及东北话的喜剧效果,使他做到了内与外的矛盾与统一。但如今,他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语言库”了。

讲座精华

做历史的旁观者

真正做历史研究的话,对我来说有点枯燥,而且这东西功利一点说,其实你把历史研究得透彻的话,对你个人的人生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做历史应该冷静客观

做历史的话,应该是冷静客观一点,要跳出来,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你的评判,你的态度,才能够正确一点。

阅读是让人愉快的事

阅读的最终目的,也是最大的目的,就是让人心情舒畅,开心。我觉得只要你开心就好了,书这东西也没必要考虑那么神圣。

《人五人六》幽默选段:

以风流闻名于世的唐伯虎其实和风流没什么关系,起码在少年时代没有关系。唐小虎是职业屠宰匠,其父唐德广是摆宵夜摊的,而摊上最优秀的员工就是唐小虎,杀鸡宰鹅择菜切墩全是他。唐伯虎在写给文徵明的信中回忆起自己少年时代的形象是威风凛凛的:“居身屠酤,鼓刀涤血。”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青天说:“咸平二年四月癸亥(999年5月28日)。”是日,包青天头顶明月,出生于安徽合肥。

顺治元年四月己卯(1644年5月27日),多尔衮率清军至山海关,吴三桂开关出迎,当天受降仪式上的压轴节目是“三跪九叩”,吴三桂犹豫推脱,这怎么可以?必须跪。肯定跪了,吴三跪嘛。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张发财 人五人六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