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焦点新闻 >  正文

英雄恋歌——中共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与丈夫何孟雄的催泪故事

作者:王杏芬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06-21 17:57:15 0人参与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用生命践行了老师李大钊和她一起所坚持的信仰。她去世时,不足30周岁,永远定格在了青春岁月里。她的丈夫何孟雄也倒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是为著名的龙华24烈士之一。“英雄”恋歌,让我们欷歔不已,但亦感动不止。……

缪伯英 毛泽东 李大钊 第一个女共产党员

缪伯英故居

憾未战死沙场

1926年,蒋介石夺取国民党的党、政、军大权之后,实行军事独裁的野心日益膨胀。同年,他在南昌成立了总司令部,决心实行清党反共。在上海,他联络青红帮组织,密谋联合反共,得到青红帮头子、上海滩三大亨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的一致赞同。因为三人都认为机不可失,只有参加反共,才有将来的政治地位。帮会开始重金搜罗打手、密探,进行追踪共产党人、破坏共产党组织的活动。

在反革命势力严重的摧残下,有的人动摇了,有的人害怕了,有的人消极了。到得最后,要召集人开会,都变得非常困难。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上海滩。

伯英抱着讲义夹走出华夏中学的大门,一路上有学生礼貌地与她打着招呼,称她为“廖先生”。在这里,无人知晓她的真名,都只知她为廖慕群。而何孟雄,则在上海街头开了一家名为“韩昌”的书店,也隐藏了真名,外人都道他为“刘元和”。

其实,物理教师与书店老板,都是为了地下工作的需要而谋得的公开职业。伯英真实的身份是上海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而孟雄则为中共沪西区委书记。

上海旧弄堂简陋的民房里,纱厂、丝厂的女工宿舍中,女子学校夜自习的课堂上……哪里有女子,哪里就有伯英的身影。她忘记了危险,忘记了劳累,甚至忘记了吃饭和睡觉,她铆足了劲头,只有一个念头,将所有有觉悟的劳苦大众宣传鼓动起来,向反革命势力发起讨伐!

恢复党组织的工作,在逮捕、监禁和枪杀的威胁下,顽强地进行着。打散了的党员,又逐渐地集中起来;垮了的组织,又一个个地建立了。有的组织一连被敌人破坏几次,又一连恢复了几次。一个同志被捕了,另一个同志又站到那个岗位上,继续坚持着斗争。形势眼看向好,意外却向伯英袭来。

上海总工会女工部通过伯英的努力,又开始了正常的运转。那天,她召集女工部骨干成员开会至半夜。会上,她一点也不低估当前的险恶形势,告诫同志们提高警惕,即使在路上遇见自己的同志,也不要随便打招呼。万一不幸被捕,一定要尽全力避免暴露自己和同志们。然后,她提高了一点声音,有力地说:“但是,当前更要有坚强的信心,相信党,相信革命,相信我们一定能胜利!这在今天,对我们是最最重要的!”

会开至一半,外面望风的同志匆匆进来,要大家赶紧撤离。大半夜的,大马路上竟然开来了大警车。事不宜迟,军警已经从车上跳下,凶神恶煞地朝这边扑来,为首的便衣就是戴着鸭舌帽的陆鑫源。

伯英推开后窗,这是二楼,楼下是杂草丛生的大片荒地。她从容地让其他同志先顺着管道爬下去,万

一来不及,她已经做好了被敌人逮捕的准备。

先跳下去的几个人往不同的方向飞奔疏散,轮到伯英时,木楼梯上已经响起警靴橐橐的踏地声。她两腿夹住管道后,还将窗户细心合好,才往下爬。

一个军警举枪欲朝外扫射,领头的制止住,手一挥:“不要打草惊蛇,我们赶紧往屋后追!”

一行人举着亮晃晃的手电筒,在屋后的荒地左右照射,却不见任何人影。穿过荒地,是一条小河,河水奔突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响亮。

孟雄从电厂发动完工人回家,启明星已在天际忽隐忽现了。家里并无伯英身影,孟雄心急如焚,抽身又往外跑。

天,开始下雨,一声惊雷掠过,小雨变成了瓢泼大雨。孟雄不管不顾地在雨中奔跑,眼睛不停地在四处搜索。

天亮时分,孟雄终于在一条小河边的荒草丛中发现了伯英。面前的伯英昏迷在地,全身被雨浇得透湿,脚上只有一只鞋,另一只脚光着。她的头发上、衣服间到处挂着乱草屑,手指缝里厚厚一层泥垢。这晚发生了什么,孟雄无法得知,只是背起妻子,飞速往医院的方向跑去。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2 3 4 5 ... 6 下一页 > 共6页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