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焦点新闻 >  正文

英雄恋歌——中共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与丈夫何孟雄的催泪故事

作者:王杏芬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06-21 17:57:15 0人参与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用生命践行了老师李大钊和她一起所坚持的信仰。她去世时,不足30周岁,永远定格在了青春岁月里。她的丈夫何孟雄也倒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是为著名的龙华24烈士之一。“英雄”恋歌,让我们欷歔不已,但亦感动不止。……

缪伯英 毛泽东 李大钊 第一个女共产党员

第一个女共产党员

一段时间来,李大钊的心情颇不平静。

中国共产党北京小组自筹建始到召开第一次会议,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天时地利人也和,但事情很快出现了麻烦。在不久前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上,裂缝开始出现。虽人人表面温和,但实则态度坚定。这主要来源于李大钊争取的那几个无政府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一贯崇尚个人自由,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在小组正式宣布成立的会议上,既没设主席,也没有文字记录,因为他们反对采取有组织的形式。在工作如何进行和分配的问题上,他们提议各项工作不必明确由谁承担,就是说小组决定做什么时,大家自由分担,没有必要给每个人挂上不同的头衔……这种种分歧已给工作的开展带来诸多不便,但令李大钊最终失望的还在于无政府主义者竟然从骨子里不认同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思想。道不同,不相为谋。在一系列矛盾发生以后,双方都觉得根本无法合作下去,六位无政府主义者最后“和和气气”地集体退出了北京共产主义小组。

在亢慕义斋外间的阅览室里,许多学生在埋头苦读,室内一角坐着缪伯英,她的手里捧着一本白报纸印刷的平装小册子,崭新的书本散发出油墨的香味。其中的好多内容都能背出来了,因为她翻来覆去看过多遍,看得爱不释手,看得心里越来越亮堂。

这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封面印有水红色的马克思的微侧半身肖像。

“无产阶级经历了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它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是和它的存在同时开始的。”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

“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伯英如饥似渴地读着,并将大段大段的句子摘抄在特意带来的小本子上。她看得那么专注用心,连何孟雄几个穿过阅览室进入里间也没有觉察。孟雄却一眼在阅读的人群中瞥见了她,但他没有与她打招呼,望着她痴迷于书本的可爱模样,一股甜蜜涌上他的心头。

何孟雄、邓中夏、高君宇依次走进李大钊的办公室,情感的潮水忽然间就濡湿了李大钊的眼睛。这群亲爱的学生,绝对会是他坚定的拥护者,他有十足的把握。不论何时何地,他们都会站在他的身后,如一堵墙壁,一堵铜墙铁壁。

连续多日的失眠和思虑,让李大钊的声音略显沙哑。他毫无隐瞒地开始向何孟雄他们讲述共产国际维金斯基的来访及如何开始建党的事情,讲述无政府主义者最初的同意参与及最后的集体退出……末了,他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鉴于他们对共产主义思想的坚定信仰,他将发展他们加入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以此充实党的队伍,壮大党的力量。

三人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李大钊的邀请,他们面容严峻,表情坚毅。加入一个前途未卜的新生组织,在严酷的现实背景下,不代表享乐,恰恰相反,它意味着更多的奉献,意味着更多的牺牲,意味着从此以后个人命运将与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紧密相连。

正在此时,门被推开了,伯英浅笑着在半开的门缝间调皮地望着大家。见大家一脸庄重,她吐了吐舌头准备退出,却被李大钊叫住了。

伯英站在门边,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方才在架上找一本书时听到有孟雄的声音,就想进来看看,没料到你们在开会。”说完,又要返身出去,何孟雄说:“伯英,你在外面等着我吧,等下我们一道走。”

李大钊却说:“伯英留下。你也是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成员,今天我与他们开会讨论的内容,你也有知道的必要。”

何孟雄一听立即明白了李大钊的意思,心里有惊喜也有不安。惊喜的是在李大钊眼里,伯英也成了发展的对象;不安在于,伯英是个女子,潜意识里他不愿她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从监狱出来后,何孟雄彻底告别了无政府主义,开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潜心研究。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马克思、恩格斯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分析和预言是非常正确的,人类必须通过暴力革命、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实现共产主义。这个发现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从此他变成了一个信仰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但是,又恰恰因为这个发现,他对伯英是否加入这个组织充满了矛盾。为了内心的信仰,他愿意奉献和牺牲,也愿意伯英一同进步,而在爱的范畴里考虑,他更愿意伯英永远远离所有的风险与动荡不安。

何孟雄头脑里刮起风暴的时候,伯英正一脸茫然地望向李大钊。她全然不知这群神色庄重的男人在谈什么,她还在为自己冒失莽撞闯了进来而心生愧意呢!

“伯英!”李大钊的呼唤一如往常亲切。

“李先生!”伯英预感到李大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与她说,声音不免带着几分惶恐和激动。

“八月份陈独秀先生在上海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小组,你知道吗?”

“我略微知道一点。李先生,我觉得北京也要成立一个共产党小组,毕竟上海是南方,远了点。北京若成立了,就能把北方的马克思主义者联合起来,更利于北方革命工作的开展。”伯英不假思索说出的话语,令李大钊惊喜。作为一个女孩子,伯英的政治敏锐力之高,出乎他的意料。

“如若北京成立共产党小组,你愿意加入么?”李大钊热切地望着她,眼神里是满满的期待。

“那肯定愿意!”没有片刻迟疑,伯英马上回答。

“但是,加入共产党的组织,可能有流血,可能有牺牲,可能会颠沛流离饱受亲人分离之苦,也可能会被反对派们投进黑牢遭受非人折磨……这些,你怕不怕?”

伯英的脸立即红了:“我知道你们都还记着孟雄坐牢时的事呢!确实,那时我失态了,我——我害怕孟雄就此死去,从此以后见不着他了。”伯英的性情之语将在场的各位逗笑了,孟雄的笑里带着泪花。伯英平素性格爽快,但爱起来却温柔绵稠。她的爱,总能于细微处给孟雄带来感动。

李大钊目光灼灼,说:“伯英,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那都是正常之举。关键在于你哭过后还能站起来,还能比从前更勇敢地走下去,这就是你与常人不同的地方,也正是我欣赏你的所在。”

“李先生又表扬我了。虽说不好意思,但听了还是挺鼓励我的。谢谢您!”伯英很坦白,眼神纯净,像孩童一样没有半点杂质,“我还没回答您提的问题呢,您说的那一切,没有任何可怕!人大不了一死,为了信仰而献身是最光荣的事情!我虽说是个女子,总免不了有女子的弱点,譬如说容易流泪等,但在其他问题上,您无须有任何顾虑。我暂且不与旁人比,只与他比,”伯英将手指向何孟雄,“他能做得到的,我一定能做到!他能坚守的,我一样能坚守!”

“作为你们的老师,我为你们高兴,也被你们感动!”李大钊望望伯英,又望望孟雄,“你们名字合起来就是‘英雄’二字,我希望你们成为推翻黑暗社会、缔造光明未来的一对男女英雄。”

邓中夏和高君宇在旁连声叫好说,与两人在一起许久,都没察觉到两人名字还有如此巧妙联系。先生毕竟是先生,看什么都比学生先一步。缪伯英与何孟雄对视一眼,李大钊的“英雄”一说,让他俩既激动又不安。孟雄忍不住开口说道:“伯英,告诉你一个大好消息,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已在李大钊先生亲自负责下于日前成立了!”

伯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盯着李大钊:“李先生,是真的吗?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李大钊含笑点点头。伯英反应了过来,用手一一指着何孟雄、邓中夏、高君宇道:“这么说,你,你,还有你,都比我早知道了!不行!”她快速转身,对着李大钊道:“李先生,我不会令您失望的,您发展我加入共产党小组吧!假若我有不够资格的地方,请您帮我指出来,我一定改正。我郑重请求您吸纳我成为其中的一员!”

李大钊如慈祥敦厚的长者,两手放在伯英肩膀上,对着伯英,也对着其余几位语重心长道:“你是我见过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里最优秀的女性,我们新成立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非常需要你这样意志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有充分理解和认识的女性。今天,由在座各位见证,我李大钊愿意发展缪伯英同志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员。从今往后,让我们为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而一起努力和奋斗!”

“李大钊同志!”李大钊一声“同志”,让缪伯英听到了世界上最美的称呼,“感谢您的信赖!十几岁时我就曾读过您主编的《言治》,您的进步思想很早就帮助我拓宽了看世界的视野。当年在平江读书时,我目睹了黑暗的社会如何溺杀女婴、逼疯女学生的骇人事件。从老家一路走到北平,按家父的嘱托,就是为了寻找光明而来。而今,在这条既是寻找光明也是寻求真理的征程中与您及孟雄、中夏、君宇等成为同路人,这是我人生的幸事!”缪伯英喉头一哽,热泪滚滚而下,“我既以身许党,必将为党的事业奉献终身!请李大钊同志放心!”

李大钊充满感情道:“伯英说得太好了!她的话也代表了我的心声。希望各位同志不忘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坚定信仰,为了未来中国的平等、民主和公正,为了下一代可享福中之福,我们需随时准备吃苦中之苦,随时要舍得付出最大的代价。让我们欢迎缪伯英——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女员的加入!”

一片掌声中,何孟雄拍得最响,他为刚刚闪现的私念而羞愧。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2 3 4 5 ... 6 下一页 > 共6页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