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还贷20个月了,法院却判他归还商铺给开发商,原因竟是这个……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8-17 10:36:59 0人参与
买来商铺,已按揭20个月了,法院却判决把商铺归还给开发商;聘请律师,递交完上诉状后,委托律师又涉嫌代替其签名,“越权”撤回上诉申请书,并主动退还3万元律师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谭里和工作室

站在被“判走”的商铺前,李其林很是无奈。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首席记者 谭里和 实习生 李曼倩 舒燕萍 易武

买来商铺,已按揭20个月了,法院却判决把商铺归还给开发商;聘请律师,递交完上诉状后,委托律师又涉嫌代替其签名,“越权”撤回上诉申请书,并主动退还3万元律师费。

这一连串的蹊跷之事都发生在邵阳市邵阳县女子刘付英的丈夫李其林身上。李其林说:“别人买商铺都赚了钱,我却引来了官司和家庭危机,我不服!”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买铺风波

“本想买商铺赚点钱,谁知道买了商铺后,引来了官司,不但商铺没了,还要损失20多万元,家庭也出现危机。”8月10日下午,从湖北武汉赶到长沙的李其林一见到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就大吐苦水。

今年44岁的李其林老家在湖南邵阳县农村,22岁便到武汉做五金生意。“每一分钱都是辛苦赚来的。现在,我特别对不起我的家人。”李其林说,当时买商铺时,妻子刘付英并不知情。

他不断念叨的商铺位于长沙市望城区太阳山路湾田·中南(国际)商贸物流园,开发商为长沙港湾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湾置业”)。

2015年3月,李其林看到了港湾置业发布的广告。“当时大家都觉得那里有些偏僻,不适合做生意,但我觉得长沙这些年发展快,有前景,而且我在外面已经很多年,想回湖南。”

两个月后,李其林交完18万元定金,才把消息告诉妻子。“我们在外面打拼了22年,积蓄只能在商铺和住房之间作出选择。”李其林说,妻子想买商品住房,他偏向于买商铺。他知道买商铺得不到妻子的支持,便偷偷地自作主张。

李其林提供给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的一份《长沙市商品房买卖合同》显示,2015年10月30日,他购买了湾田·中南(国际)商贸物流园建材一区22栋103号、203号商铺,一共3层,总面积为148平方米,总价87.9万元。

“商铺只能贷款50%,我首付加上各种税款付了53万多元,再向银行贷款了43万元。”李其林说,2016年1月10日,他缴纳了第一笔贷款3887元。至此,这笔商铺买卖似乎已经完成。

“我确实不同意购买商铺,我们在外面多年居无定所,我想买套住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刘付英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但她容忍了丈夫李其林的“先斩后奏”,“毕竟他也是为了这个家,但没想到这个商铺会让我们家陷入困境”。

官司之争

2017年5月底,李其林收到了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发来的开庭传票,原来是港湾置业把他告上了法庭,要求和李其林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让其归还商铺并支付违约金17.5万元。

李其林蒙了。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采访了解到,就在李其林跟港湾置业签订《长沙市商品房买卖合同》的同一天,李其林向港湾置业出具了一份《自购自营承诺函》(下称《承诺函》),并与港湾置业委托的长沙湾田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市场经营管理协议》(下称《协议》)。

《承诺函》和《协议》两份附属合同约定:李其林购买的铺面仅限于自主经营五金,且必须在2016年12月28日之前完成装修,在市场管理方要求的时间内统一装修,开业及营业,并服从其他规范性(包括但不限于统一业态规划等)管理,如有违反,本人同意开发商按《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的商铺总价款20%向开发商支付赔偿款。

谭里和工作室

这两份“没有在意”的附属合同导致了致命结果。

“我和港湾国际关于商铺的买卖已经全部完成,且我和银行一起向对方支付了所有的款项,所以其他的一些制约性的承诺或者协议我并没有太在意,况且,我觉得对方出示的《承诺函》和《协议》都是霸王条款。”李其林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但就是李其林“没有在意”的两份附属合同里的约定,给李其林带来了致命的后果。

港湾置业以李其林“没有在2016年12月28日之前完成装修,构成严重违约,给其带来了较大损失”为由,于2017年4月25日向李其林发出了《解除通知书》。在未得到李其林的回复后,港湾置业把李其林告上了法庭。

谭里和工作室

望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解除购房合同。

对此,李其林有自己的看法。

他提供给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的几张收据显示,其于2016年7月27日向长沙湾田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交了3000元装修保证金和300元装修垃圾清运费,在准备装修时候,他发现“商铺里的卷闸门都没有装,约定的一平米商铺配一平米仓库也没有兑现,而且有部分墙体没有完成施工,我在长沙等了7天,开发商都没有给我解决”。

谭里和工作室

李其林称,当时没有装修是因为开发商墙体没砌好。

李其林说:“如果要说违约,我觉得是开发商违约在前。”

2017年5月28日,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丁字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并于8月21日作出一审判决:解除港湾置业与李其林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李其林在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所购商铺并支付违约金87930元。

此时,李其林已向银行按揭房贷20个月,商铺的价格也涨了近2000元/平方米。

蹊跷撤诉

“我认为这是一场我不该输的官司。”李其林说,正因为如此,他在接到法院开庭传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打算请律师。但面对判决结果,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2017年9月7日,李其林聘请湖南湘晟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某为该案的二审代理人,并签订了《授权委托书》。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看到,该《授权委托书》上特别注明了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

次日,李其林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上诉。“一审判决解除购房合同我不能接受,我是跟港湾置业签订的购房合同,且责任和义务已经全部履行完,而附属合同我是跟长沙湾田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且他们违约在前,从属约定的义务不必然导致主合同的解除。”李其林对一审判决提出了质疑。

但港湾置业代理律师罗建军认为,附属合同中的《市场经营管理协议》得到了授权,属于有效约定,解除合同合情合理合法。

不过,就在李其林为上诉做准备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李其林感到蹊跷的事:“我聘请的律师居然自作主张,违规撤回了我的上诉申请。”

谭里和工作室

李其林称他授给律师的只是“一般授权”,但律师违规代他撤诉让他不解。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在李其林提供的《撤回上诉申请书》中看到:“因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已经达成庭外和解,申请人特向贵院申请撤回对被申请人的上诉。”时间为2018年4月23日。5月4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下发了《民事裁定书》:“准许上诉人李其林撤回上诉。”

李其林承认,一审判决后,他确实和港湾置业进行了调解,但因为双方争议太大,调解没有成功。“按照最后一次《调解协议书》的协议内容,我要承担近20万元的损失。所以我拒绝接受,要求走法律程序。”李其林强调说。

“我的委托律师伪造我的签名撤诉,这是我无法理解的,我请他上诉,他怎么能撤诉呢?”李其林言语中很是怀疑其委托律师的动机。

李其林的代理律师有没有权限撤诉呢?一名法律界资深人士对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称,这要看《授权委托书》上律师的代理权限,如果是“一般授权”,代理律师无权撤诉,如果是“特别授权”,代理律师可以代为行使撤诉的权限。李其林和律师刘某签署的《授权委托书》上的代理权限正是“一般授权”。换言之,代理律师刘某是无权代李其林行使撤诉权限的。“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明该律师的撤诉行为无效。”该法律界人士说。

8月13日上午和15日上午,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两次联系到了代理律师刘某,并询问其撤诉原因,刘某称手上有证据证明他可以行使这个权力。但当记者请他出示证据后,截止到到8月15日晚发稿时,刘某也未向记者提供其所说的“证据”。

据悉,法院已给李其林发去强制执行通知书。但李其林很执拗:“这个事情没有结束,我得为自己讨个说法,我不能买个商铺还搞得自己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谭里和工作室

李其林走出湾田国际。

目前,李其林准备重新聘请律师,向法院申请再审。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谭里和工作室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