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法官助理写“加班歌”《十点半的单位》唱出酸甜苦辣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6-18 08:43:14 0人参与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位法官助理写了首关于加班的歌《十点半的单位》,歌词里满满都是感人故事。……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官助理 写歌

照片右边这位就是改编歌曲并演唱的法官助理陈典。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位法官助理写了首关于加班的歌,歌词里满满都是感人故事

《十点半的单位》,唱出法官酸甜苦辣

“八点半的单位,所有灯火都还没入睡,江畔的风,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纤弱的姑娘,抱病的她,埋在桌前,浅浅地睡,我没有催,我不忍心催……这是我第二个叫家的地方,沉重的、温热的,在这里我需要学会坚强……

江边的单位,加班的他们,家里的饭菜热了好几回,但是明天的庭审还有很多细节要核对。”

在杭州之江路,巍峨的国徽下,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这里。中院审理的案件很多是重大疑难、标的高,或者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过来的,法庭上气场大开的法官,到了晚上,也都是去过食堂后默默加班的人儿。

有一天,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助理陈典听着李健的《十点半的地铁》,突然跟老婆说,我很想写一首我们院里同事加班的歌。后来就有了这首《十点半的单位》,写的都是法院的同事和工作,以及工作以外细碎而美好的生活。

法大毕业的小伙

有感“十点半的单位”

写这首歌的陈典,是个写、唱俱佳的小帅哥。年轻温厚的嗓音,堪比专业。

这个1988年出生的小伙子,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毕业,2014年进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是法官助理。

陈典所在的民二庭,主要审理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还会涉及如银行、保险、证券,还有近年来纠纷频出的P2P等金融领域。

工作繁复,新类型案件不断,学习是常态。陈典说,《十点半的单位》起意是在春节前,这段时间是结案压力大、加班最疯狂的时候,连院里的班车都是晚上9点半才发车。

晚上8点多的法院灯火通明,办公室里案卷如山,案卷能够多到什么程度?比如一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受害人数百上千,单单受害人笔录有时候就是好几推车。纤弱的书记员姑娘往往需要推着小推车输送案卷,而法官们有时候则不得不踮着脚尖在办公室里查阅翻看。

歌词里写到“纤弱的姑娘,抱病的她,埋在桌前,浅浅地睡”,写的就是法院的一位书记员姑娘。陈典说,她曾经生过一场大病,手术后回来上班,有时候加班时看她偶尔会伏在桌上把头埋进胳膊里,整个人就淹没在了案卷中,只有肩膀微微起伏,这样的她还有谁忍心催促。

杭州中院面江,大楼成回字型,南向的一侧江景旖旎。出了电梯有一块小小的休息区,面江落地窗,夜晚能看到对岸楼面变幻的灯光。有时候,办公室的人会起身到这里接电话,说的是“不要等我了,可能还要一会儿”;或者直接在电话里给孩子解题。还有男法官会在这里抽一根烟,身形都拉成一个个疲惫而坚定的剪影。

歌词里加班的“我们”

都有感人的故事

瞿静是民二庭的副庭长,长发披肩。办案压力会很大,很多压力都在法理之外,当事人不理解会反复致电法官,法官要考虑每一个判决出去之后会有怎样的社会效果,案件都是终身负责制。所以,身形纤弱的姑娘练就了说话简明逻辑严谨。

说到小学四年级做大队长的女儿,女法官回归了“母亲”。在女儿的作文里,“我的妈妈是超人”,她能指点迷津,授人以渔,而非鱼,“她是我的骄傲”。妈妈法官也很自信,教育孩子跟办案子一样,真心付出总会有回报。

等到年终时,亮灯的办公室会更多。但是从年头到岁尾,晚上基本上都亮灯的要数执行局。记者在晚上9点进入执行局办公室时,执行法官许翔还在电脑上录入受害人信息,他说这是一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子,受害人近千人,现在有部分钱款追回了,每个受害人能够受偿的比例也算好了,怎么个通知法,成了难题。给受害人一个个打电话,一个个发短信。

许翔总赶不上院里的晚班车,他往往只能打车到开往城北的公交车的起点站,然后搭乘公交末班车穿过静谧的杭城。

在今年春节中院的团拜会上,法官们自导自演了一出小品:你又加班,老是加班,夫妻间父母子女间,从不解埋怨到理解体恤,到最后“最好的团聚是我陪你加班”。舞台灯光渐暗,然后歌声响起——“八点半的单位,所有灯火都还没入睡,江畔的风,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

深情的吟唱背后,是十点半的单位,是埋头加班的他们,是那一串串数字——2017年,杭州两级法院收案逾30万件,较2016年增加3.8万件,杭州中院一线法官年人均办案198.78件,全市两级法院一线法官年人均办案361.76件。(记者 肖菁 通讯员 钟法/文 董旭明/摄)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