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中国空军运-9飞机唯一女机长陈金兰:飞行不分男女

出处: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7-12-26 10:00:21 0人参与
空时十余小时、奔袭数千公里的海岛空投演练,中国空军运-9唯一女机长是怎么做到的? ……

奔袭数千公里“远海训练”  中国空军运-9飞机唯一女机长陈金花:飞行不分男女

奔袭数千公里“远海训练”  中国空军运-9飞机唯一女机长陈金花:飞行不分男女

奔袭数千公里“远海训练”  中国空军运-9飞机唯一女机长陈金花:飞行不分男女

空时十余小时、奔袭数千公里的海岛空投演练,中国空军运-9唯一女机长是怎么做到的? 

陈金兰,目前列装的国产新型运输机运-9唯一的女机长,参加了运-9机群首次长途奔袭海岛进行的空投演练。

近日,中国空军运-9机群从西南某机场出发,奔袭数千多公里,抵达南海某岛礁进行空投演练后于当夜返回。整个空时达十多个小时,长航时长距离奔袭海岛进行训练,这在空军运-9运输机的训练史上还是第一次。央视新闻《面对面》栏目采访空军运-9运输机唯一女机长陈金兰,听她讲那些关于天空的飞行故事。

运-7女机长改飞运-9,她经历了哪些考验?

记者:这次任务是突发的还是有准备的?

陈金兰:这次任务是我们事先有准备的远海训练。

记者:准备的重点是什么?

陈金兰:准备的重点除了我们的起降方法以外,还有包括去海岛那边训练,关于我们低空训练,模拟空投,低空会受一定的扰流影响,还有容易产生错觉,你这些都要准备。

记者:你刚才谈到了一个词叫错觉,我不知道什么样的情况下会产生错觉?

陈金兰:海天一色,你会把海,低高度的时候,因为它参照物没有,非常少,你会误认为是天,海天一色。

这次远航,单纯在海上飞行的时间就有四个多小时,这种长时间的海上飞行,对所有的运-9机组来说都是一种全新的考验。

从1997年招飞入伍,到最终成为全军列装运-9运输机唯一女机长,陈金兰经历过的困难和考验,从来都没有间断过。

2014年6月,陈金兰接到命令,让她从运-7女机长改飞国产新型运输机运-9。当时,同一批的改装学员当中,除了陈金兰,其他所有的都是运-8飞行员,也都是男飞行员。

奔袭数千公里“远海训练”  中国空军运-9飞机唯一女机长陈金花:飞行不分男女

记者:您坐这个位置?

陈金兰:是的,这个舵。

记者:这叫舵,是起什么用的?

陈金兰:控制方向。

记者:这个是控制方向,左右方向。

陈金兰:你看,平时咱们根据自己的身高,脚的长短来调整它,调整它的前后位置,这样就可以调整它,根据你自己舒适程度,高矮座椅上来之后,座椅,脚蹬,安全带,这就是我们基本的口诀程序,你根据你的高度,这样一坐,耳机一戴,然后这个用脚蹬,我刚才说那个量,就这个量,你要用多大的劲,如果在方向突偏的情况下,比如飞机停车了,左发停车,它要偏转,这个时候要用很大的劲。

记者:要把它掰过来?

陈金兰:要蹬过来。

记者:你要用脚的力量把它。

陈金兰:蹬过来,防止飞机突然向左偏或者向右偏,你这个时候就要用这样的力要蹬到底,你的脚,你必须把这个舵蹬到底。 

由于运-8飞机操作起来比较沉重,并不适合女飞行员驾驶,而运-9机型有助力,操作起来相对轻省,但与运-7相比,对驾驶员力量的要求还是高出不少。因此,除了掌握新型飞机的原理和结构之外,腿部和上肢的力量是必须要达到的硬指标。

奔袭数千公里“远海训练”  中国空军运-9飞机唯一女机长陈金花:飞行不分男女

记者:但是这么大一个机器,像您的身高也不高坐在里面,你真正控制这样一个飞机的时候,会不会还是有时候会有一些,觉得有一些无力感?

陈金兰:不会。

记者:不会?

陈金兰:是的,那时候你就觉得是你在操纵飞机不是飞机来操纵你。

记者:视线也不是特别好,不像那种战斗机视线那么宽?

陈金兰:这个,但是如果到正前方,如果是跑道,比如我这个时候想它左一点,近一点,我完全能够控制它,你看我的眼睛看着外面,其实我的手脚还在动,就像鸭子在水面上浮一样,看到外面很平静,其实你的里面。

记者:下面一直波澜?

陈金兰:是的,特别在对正跑道的这个阶段,是一种细小的动作,可能我的舵轻轻抵一点,我的盘轻轻掰一点,它就过来了,你看外面,但是咱们平时看飞机降落,都非常平稳,其实咱们里面一直都在动。

记者:完全靠机长这样一个方式在调?

陈金兰:调节,就是目视对准跑道。

然而刚开始,陈金兰对运-9运输机的操控远没有现在这么自如。第一次作为机长接受考核,当飞行员后一直表现优秀的她甚至没有通过。

奔袭数千公里“远海训练”  中国空军运-9飞机唯一女机长陈金花:飞行不分男女

陈金兰:我作为机长接受检查的时候,那天也是非常颠,也是领导对我们的一种考验,既然要放你机长,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把这架飞机操纵下来,特别在这种比较复杂的气象下,领导说他说我来飞吧,我说好那你来飞吧,我休息休息,因为三边也比较颠,我休息休息,突然在距咱们跑道一公里,高度70米的时候,交给你吧飞机。

记者:基本上接近着陆。

陈金兰:对,对准跑道马上就开始做着陆了,这个时候只有20秒的时间,从我说的高度70米,到咱们着陆一共只有20秒,那个检查员说交给你吧,这个时候交给我,其实他已经把飞机给我偏出跑道了,他是故意的,那我这个时候来修正,我既要把飞机修到跑道中间,还要把高度弄好,还要把我的速度调好,我就这20秒要做所有的动作。

记者:他这么安排不危险吗,这么短的时间,万一你处理不了呢?

陈金兰:我们有处理不了的措施,加油门复飞,重新建立一个航线,重新着陆,但是你作为一名机长就要锻炼你这种能力,看你是否具备这个能力,因为这个大飞机惯量非常大的,当时我从左边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当时给我偏到左边,我这个时候就开始修,修的时候,又跑到右边去了,确确实实飞机不能安全着陆了。

记者:怎么办?

陈金兰:加油门走,我这次机长检查就算不合格。

记者:这种结果对你的打击大吗?

陈金兰:当然大,我还觉得不能理解,因为我是从运-7来改运-9,又是女同志,我觉得特别不能理解,我去找我们的检查员我说对女同志,为什么要要求这么严格,我可委屈了,但是当时我们检查员说了,你不是拐棍机长,在飞行上不分男女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记者:没有性别之分。

陈金兰:没有性别之分,不是因为你是女同志而我对你放松了要求。

检查员的话深深刺激到了陈金兰,这次考试失败后,陈金兰投入到了连续三个月的疯狂训练中,除了加强力量练习之外,陈金兰尤其进行了针对性的飞机跑道纠偏练习。故意在飞机即将降落前把飞机偏出跑道,然后再修正回来。三个月后再次检查,第一次飞行,陈金兰稳稳当当着陆。第二次,检查员突然又增加了难度。

陈金兰:第二次我们在塔台侧方滑到我们的塔台边上,换座,我也没想到我说为什么要换座,他说你再飞飞右边,当时我很有信心,因为已经锻炼了这么多个月了。

记者:就是不断给你制造难题?

陈金兰:我就再坐右边吧,好吧,我那个时候可是一身汗,因为那时候很热,你要靠你自己所有的我们都是机组成员,也可以左座和右座配合,但是放机长的时候,最基本的能力就是你自己能操控这个飞机,不管遇到什么特殊情况,你要自己能够操纵它,当时坐右边,飞下来之后,在塔台侧方下去了,检查员。

记者:他对你竖了大拇指?

陈金兰:就是OK了,你已经过关了。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