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校长老师每天陪学生吃饭 株洲县推行的“陪餐制”看过的人都打call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12-06 22:54:28 0人参与
12月5日,株洲县教育局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杨斌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2014年推行“校长老师陪餐制”以来,株洲县全县已有90%的学校实行了这一制度。株洲县近万名农村中小学生中,有90%以上自愿在校内食堂搭餐。……

陪餐制

南岸小学老师陪餐安排表

南洲镇南岸小学——

陪餐制,家一样的感觉

株洲县南洲镇南岸小学是实行校长老师陪餐制度比较早的学校之一。当前学校共有324名学生,其中320名学生在学校食堂用餐。这320名学生被分为32桌,高年级同学8人一桌,低年级16人一桌。但因为学校只有26名老师,所以部分老师陪餐时间要管两桌。

南洲镇南岸小学是一所乡村小学,但是基础设施很完备,这为陪餐制度的实施提供了条件。据该校校长朱则利介绍,学校是从2014年,在县教育局的建议下开始实施陪餐制的。实施这一制度以来,得到学生和家长的一致好评。

“刚开始实施陪餐制时,老师们真是有点不适应。”朱则利说,“有些菜,老师本人也不爱吃,但是为了能让学生们养成不挑食、不厌食的习惯,即使不爱吃,老师们也要不露声色地带头吃。”

因为小学生不适宜长期吃辛辣的食物,所以食堂口味都很清淡,这也让很多“无辣不欢”的老师们犯了难,最后他们只能从家里带一些剁辣椒和老干妈悄悄地拌在饭里吃。

“为了学生们能吃得健康、吃得有营养,作为老师我们做出一点点牺牲算不了什么,都心甘情愿。何况这样进餐还有更多情感上的交流。”一年级数学老师吴翊宇说,现在农村里留守儿童很多,班里面父母都不在家的就有十几个,陪餐制度让师生一起吃饭,无形中让这些学生有了家的感觉。

在餐桌上,吴翊宇会认真观察每一个学生,他们吃的多不多,快不快,哪个同学爱吃什么菜,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在吴翊宇看来,这些细节看起来是小事,但是却反映了学生的身体和心理状态。比如,有的学生平时吃饭生龙活虎,但是某一天饭量突然变小了,吃饭时也不和别人交流,她就会去问一问,是生病了还是遇到了什么事。还有的学生,营养不良,不喜欢吃蔬菜,吴翊宇就装作很爱吃蔬菜的样子,引导他们吃。

五年级的刘家琪觉得“大家一起吃,吃的很香。在家里吃饭人少,反而没有在学校吃得多。有时学校的菜,比家里还好吃一些”。当记者问到,和老师一起吃饭,会不会觉得别扭时,刘家琪说,因为老师天天和他们一起吃饭,时间长了,跟家里吃饭一样,老师和他们的感情也因此变得更好。

朱则利告诉记者,近几年,随着陪餐制度的施行,来学校用餐的学生越来越多,甚至家就在学校附近的学生,也不回家去吃了。“最明显的一个细节,学校装饭是用大铁盒,以前四五盒就够了,现在要七八盒。”当然,在朱则利看来,“如今让学生吃得好、吃得安全已不再是唯一目标,学校更加注重餐桌礼仪的培养,我们要让陪餐制带给学生的不仅仅是舌尖上的美好体验,还有更多更丰富的精神食粮。”

陪餐制

■声音

株洲县90%以上学校已采取“陪餐制”

12月5日,株洲县教育局学校后勤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杨斌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2014年起,为落实学校食堂政府投入政策,确保食堂“非营利”运行,株洲县开始推行校长和教师交费陪餐制,实行“三同两定”政策。

“在2014年省教育厅出台《湖南省中小学学生食堂管理试行办法》后,株洲县教育局根据有关要求,初步制定了‘校长和教师缴费陪餐制度’”。杨斌告诉记者,2014年陪餐制刚开始实行,株洲县内就有60-70%的学校落实了陪餐制,而且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到2017年陪餐制全面铺开后,全县135所学校和幼儿机构已有90%的学校实行了这一陪餐制。

不仅如此,目前,株洲县57所农村中小学校均成立了由学生、家长、教师共同参与的膳食委员会。每日三餐各校都会安排教师陪餐,餐后由席长负责收集意见,并投到由膳食委员会设立的食堂意见箱中,学校定期对食堂进行满意度测评。杨斌说,该制度实施以来,株洲县近万名农村中小学生中,有90%以上自愿在校内食堂搭餐。

“已经完全实施陪餐制的绝大部分是农村的中小学和幼儿园。”杨斌坦言,剩余10%的学校,绝大多数都是城里的高中和民办学校,因为这些学校学生人数比较多,场地有限,要完全实行陪餐制是有困难的。据杨斌介绍,虽然这些学校不能做到老师和学生一起同桌,但老师和学生还是尽量在一起吃饭。为了解决场地限制,有些学校的学生和老师打了饭以后,只能拿到教室里面一起吃。

杨斌告诉记者,在实行陪餐制度之前,大多数学校食堂一般分对外承包和学校自主经营两种。在承包经营体制下,由于承包方难免存在逐利心理,容易在食材的采购、烹制过程中“缺斤短两”,厨房的卫生条件等方面也很难完全做到位。而一些由学校自主经营的食堂,因为大多自负盈亏,而且管理涉及到人员、设施、加工、出售等很多繁杂工作,对校方的监管要求非常高。“为了保证食品安全,现在很多学校采取了一种新的配送制,即多家配送公司参与竞标,最后再择优由中标方统一进行食品采购配送。”杨斌举例称,像株洲县一中食堂就采取的这种配送制,一共有13家公司参与竞标,最后择优选取一家中标。杨斌说,配送制的好处在于能保证食品安全,“即使食品出了问题,有陪餐制度存在,容易发现问题。而一旦发现了问题,我们就可以直接找这家供货公司,方便于我们监管”。

■编后

关于校长陪餐制度,株洲县并不是全国唯一,很多地方都先后出台过相关政策。比如广东就要求各个学校自2016年1月1日起,校级领导每月至少陪餐一次,每学期陪餐四次以上。对此,包括《北京青年报》在内的多个媒体都曾做过评论。一致指出,如果单单针对食品安全,那么陪餐制的意义并不大。食品安全不是校长们“陪”出来的,要保证食品安全关键从制度落手,从物资采购、阳光招标、选料、制作、配送、供餐等全流程,通过制度规定严把质量关,用问责机制提高违法成本,才能让孩子们真正吃得放心。

更多的评论声音认为,校长、老师陪餐制的意义在于让校长、老师们放下身段,走到学生中去,和学生交流,了解学生的心理状态,聆听学生的呼声,拉近师生距离,让教学更加接地气。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食品监督的问题,而是形成了一种独有的校园文化。显然,株洲县做到了这一点,无论是陪餐的普及面,还是陪餐的出发点、陪餐的具体做法,都充分营造了一种融洽的师生关系氛围。让陪餐制度变成情感交流、言传身教等方面另一个重要的教育阵营。从这一点上说,我们难道不应该为株洲县的这一做法点赞么?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陪餐制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