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望城6岁女童频遭母亲虐打 周围邻居看不下去欲“夺”监护权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12-06 17:11:45 0人参与
“太狠心了!怎么下得去手啊!”12月5日,家住长沙市望城区金地自在城小区的吴女士,回想起同小区6岁女孩煜煜(化名)身上的伤痕时,仍然不寒而栗,“我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想起这个事,几个晚上都没睡好”。……

望城6岁女童遭虐打

12月5日晚,从贵州赶回来的父亲喻某在望城区公安局做完询问笔录后,将煜煜三姐弟从医院接走。

6岁女童遭家暴,众邻居欲“夺”监护权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太狠心了!怎么下得去手啊!”12月5日,家住长沙市望城区金地自在城小区的吴女士,回想起同小区6岁女孩煜煜(化名)身上的伤痕时,仍然不寒而栗,“我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想起这个事,几个晚上都没睡好”。

煜煜身上的伤痕,不是来自别人,而是来自其母亲谢某的殴打。

与吴女士感同身受的,还有小区的几百名邻居。12月4日,在集体上门质问谢某没有效果、反而让煜煜遭到了变本加厉的伤害后,邻居们分头打电话给了公安机关、妇联等相关部门,并在网络上曝光。有邻居甚至声称应该剥夺谢某的监护权。当日,今日女报微博介入报道此事,引发广泛关注。望城区委区政府、望城县公安局、区妇联、共青团区委、区教育局、小区所在的街道社区也迅速介入此事。

“不要告诉妈妈,否则回去会打得更厉害”

“我的孩子跟煜煜在一个学校,早上送孩子搭乘校车时,经常看到煜煜身上、脸上都是伤,而且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12月5日,说起煜煜的遭遇,长沙市望城区金地自在城小区的业主刘女士既气愤又心疼。

同小区的彭先生透露,煜煜受伤已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有时看到煜煜独自在小区,到点也没有回家吃饭,说是害怕妈妈”。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也经常看见煜煜有时一个人在花园里的游乐设施旁哭泣。

另一名业主张先生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此前曾有邻居目睹煜煜错过校车,其母谢某当众对女儿动手。

业主陈敏告诉记者,谢某有三个子女,除了煜煜,还有一个大女儿和一个小儿子。发现谢某的暴力行为后,邻居、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老师都曾劝诫过,谢某也总是口头上答应,但“回去之后把孩子打得更厉害”。

周女士告诉记者,曾有仗义和热心的邻居们找到谢某予以劝说,但谢某态度冷漠,“她还说‘不用你们管啊!这是我的家事’”。

在业主向记者展示的多段视频及多张照片中,五官清秀的煜煜脸上两侧明显可见青紫,还有类似抓伤的伤痕,耳蜗也有血痂,手指黑肿,半边脑袋的头发几乎掉光。有媒体报道,煜煜所在学校老师曾告诉记者,老师们在与煜煜沟通时,“她会说老师求求你,不要告诉妈妈,否则回去会被打得更厉害”。

业主彭女士回忆,12月3日傍晚,感觉到事态越来越严重的业主们再次来到煜煜家中,“她妈妈抱着弟弟和姐姐在做作业,手指有伤的煜煜居然在洗菜”。愤怒的业主当场与谢某理论起来。彭女士称,在大家的逼问下,谢某承认煜煜身上的伤是她打的。教育了谢某一通后,业主们离开了煜煜的家。

为了保护孩子不再受伤,12月4日,校方与业主均拨打了110报警,还有热心业主拨打了长沙市妇联维权热线,并在网络上曝光了煜煜遭受家暴虐待的事情。

望城6岁女童遭虐打

望城区妇联副主席彭阳(右)向媒体介绍妇联介入该案的相关情况。彭阳表示,区妇联将保持持续关注,为三姐弟提供心理咨询和心理疏导,还将对父母的心理、行为进行干预。

相关部门迅速应对

12月4日,在发现煜煜遭受家暴虐待案的微博爆料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迅速联系了长沙市妇联权益部副部长李万锋。李万锋告诉记者,在接到案情后,市妇联当即转给了望城区妇联交办处理,街道和社区妇联干部以及公安部门都已经迅速介入。

记者随后致电望城区妇联主席刘群英和副主席彭阳。刘群英表示,区妇联工作人员目前正在公安局陪着煜煜,谢某一直在接受讯问。妇联会派出干部跟孩子们信任的老师一起,照顾孩子。

当晚,望城区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该局已将女孩及其母亲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对女孩进行伤情鉴定,并将情况报告区委政府及妇联、街道社区等相关部门。区委区政府、妇联、团委、教育局、街道社区已派出专人负责三个孩子现阶段的生活,并请专家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望城警方已对涉嫌虐待罪的谢某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12月5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望城采访。望城区公安局办案民警莫浩告诉记者,当时他见到煜煜时,孩子的脸上有伤,而且头发稀少,头皮上有包。谢某也对警方“承认了打伤煜煜的事”。

业主建议剥夺其父母监护权

在金地自在城小区内,不少业主自发赶来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为了能帮到长期受到家庭暴力的煜煜,小区业主还自发成立了名为“保护祖国的花朵儿”的微信群,截止12月5日晚10时,记者发现,群内已有300余名成员。大家纷纷出谋划策,有些表示愿意捐款帮助煜煜;有些建议应该剥夺煜煜父母对其的监护权,把煜煜交给爱心家庭抚养;有些业主表示,愿意接纳煜煜作为自己的家庭成员。

望城县人民医院儿科主任杨志光告诉记者,12月4日晚,煜煜入院时曾表示自己手脚有多处疼痛。经过一个晚上的检查与治疗,目前煜煜已无明显痛感。医院已经为煜煜做了全面检查,煜煜的主要伤情是身上出现多处皮肤软组织挫伤,伤口多集中在头面部与颈部,多为皮外伤,经检查并未出现骨折与器质性病变,“她的心理创伤可能远远大过身体上的伤。”

在医院安排的特别病房里,记者见到了在妇联干部与学校老师共同陪护下的煜煜三姐弟,长沙市妇联派出的心理咨询师志愿者易宏兵与何浩为三个孩子做了心理疏导后,煜煜在老师的安抚下静静入睡。

为何是二女儿频遭家暴?

三个子女中,为何是二女儿煜煜频频遭受家暴?不少业主对此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12月4日,有媒体曾联系上还在贵州工作的煜煜的父亲喻某。喻某表示已经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事。

喻某介绍,煜煜是夫妻俩的第二个孩子。不同于另外两个孩子,煜煜从小是由爷爷奶奶照顾的。

“婆媳关系不是很好,她可能觉得小孩更喜欢爷爷奶奶,所以生气吧。”喻某表示,妻子谢某并非只打煜煜,但平日里,妻子尤其针对煜煜,在家时经常以“不听话”为由对其进行殴打。“我拦过,有一次甚至把她关到门外,但是没有什么用,我出差后打得更严重了。”

喻某介绍,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妻子专职在家带孩子,压力很大,妻子打女儿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李女士回忆,喻某曾向邻居寻求帮助,希望大家帮他找个在长沙本地的工作,方便监管妻子同时保护孩子。而不少住在小区的业主们则纷纷表示不买账——喻某家是在别墅区,经济状况并不如他形容的那般糟糕,并且这些并不是父亲不作为的理由。

12月5日,从贵州返回长沙望城的喻某从医院将三姐弟接走,面对记者的询问,喻某表示暂时不愿接受采访。

在湖南省妇联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公益律师万薇看来,在夫妻一方实施家庭暴力的该案中,另一方需要承担起阻止暴力的责任和作为,“在此案中,父亲知道母亲打孩子,也曾经制止过,发现制止无效后,并没有及时调整自己远离家庭的工作或者采取更有效的方法”。

为“中国好邻居”点赞

有丰富反家暴法律工作经验的万薇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父母一方对孩子实施家庭暴力的,另外一方千万不能通过对配偶实施暴力的方法来制止,“这样只会强化在家里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习惯。”而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应当打破家庭暴力是家务事的误区,按照《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报警,“应当按照法律的规定对施暴者进行处理,通过司法措施来干预家暴”。

万薇表示,金地自在城小区业主们集体为孩子维权的行为值得点赞,“都是中国好邻居”。同时,万薇提醒,大家在维权过程中应该注意孩子们的隐私保护,“比如受伤孩子的照片需要马赛克处理,保护三个孩子的个人信息,不要将孩子们的照片和学校随意曝光。尽量将对孩子们的影响降到最低,避免他们受到二次伤害”。

针对部分业主们希望撤销煜煜父母对其监护权的想法,万薇表示,《民法总则》第三十六条概括了撤销监护权的三种情形,一种是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的;第二种是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者无法履行监护职责并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导致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状态的;第三种是实施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的。

万薇说,在本案中,母亲的长期家庭暴力行为已经构成虐待,但是否达到了严重损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程度,需要专业机构和人员进行详细的评估才能下结论。“目前,整个案件还在侦查阶段,对于孩子的心理干预也才刚刚开始,是否需要撤销母亲的监护权需要收集更多的情况,作出评估后综合判断”。本报也将继续关注此事。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