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湖南艾滋病治疗第一人 讲述感染者身边的故事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11-29 19:25:24 0人参与
“拥抱你心中的孤单,投射一道光线。迎着阳光就能看见,彩虹落进雨天。笑容眼泪都点缀,世界的夜晚……” 这是12月1日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公益主题歌曲《拥抱你》中的一句。说起艾滋病,有人用“五味杂陈”来形容。病毒进入人的肉体,恐惧与误解也随之渗入他们的人生——这是一种需要用药抵消病症、用爱与“污名”争斗的疾病,身心兼治,方有未来。 ……

世界艾滋病日

志愿之爱:“你是第一个帮我的人,我只信你”

“我家孩子的这道数学题做不出,你给看看?”

接电话的,是中大阳光的志愿者彭佳勇;打来电话的,不是他的亲戚或是学生,而是艾滋病患者张泉(化名)。 

除了给孩子请教数学题,张泉还把自家准备新装修房子的设计图给彭佳勇瞧过。这个40多岁、已婚、有一个孩子的中年男人,经常像个孩子一样问原本只是陌生人的彭佳勇很多问题——这一切看似反常的行为,都发生在他被确诊患上艾滋病之后。 

“感染者的内心大都十分敏感脆弱,有时,他们会凌晨两三点打电话过来和你交流,说病情、聊防治知识、谈药物反应,还有婚姻、感情、孩子、家庭、人生甚至是哲学的话题都有。”彭佳勇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婚姻与家庭,是艾滋病感染者所要面对的诸多问题之一;而“如何告诉配偶”,成了感染者要面对的第一大难题。 

我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要保护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的个人隐私,应当由其本人告知与其有性关系者。但是,由于艾滋病本身的致命性、传染性,再加上“性”这一最大传播途径,使大部分感染者有口难开。 

“憋在心里,人就会慌,就老想找人聊点什么,如同黑暗中的人寻找出口。”一度,彭佳勇也不懂为什么张泉有那么多问题,“他最开始问的是艾滋病方面的医学问题,其实他去问疾控中心的医生就可以得到很好的解答,作为志愿者,太过专业的问题我们不好回答”。 

彭佳勇觉得为难,就对张泉说:“这个问题我也不会,我去问了医生再告诉你吧。”结果,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其实有的问题,我也知道你不会,但你是第一个帮助我的人,我只相信你。” 

慢慢的,张泉跟彭佳勇聊天的内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杂。生活方面的问题、跟妻子的关系……就这样絮絮叨叨的了半年多,张泉才慢慢走出了那段煎熬的时期。

世界艾滋病日

病友之爱:“最好不过相忘于江湖” 

30岁的志愿者宋华(化名)本身也是艾滋病感染者,经过李承西等人的帮助走出低谷后,病情得到控制的他也加入了中大阳光的志愿者队伍。

宋华是志愿者中联系感染者最多的,差不多有50人。除了提供药物反应、艾滋病知识咨询服务,同病相怜之下,也让宋华迫切地想为病友们做得更多。

但李承西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他并不希望宋华联系这么多人。“我们对于感染者的帮助,分为三个时期——最开始是‘扶着’,当‘拐杖’,帮助他们接纳和面对这个事实;然后是陪伴,当感染者的朋友,帮助他们更好地治疗和走向社会;最后是脱离,我们需要彼此相忘于江湖。”

“相忘于江湖”,一方面是希望感染者尽快走出艾滋病的阴霾,开始新的人生;另一方面,中心的工作人员精力有限,也需要腾出力量为更多感染者提供服务,“感染者适应药物后,我们希望在两个月内慢慢与其脱离。”

李承西告诉记者,像中大阳光这样专职从事民间防艾工作的社会组织,长沙目前有4家,他用“补充”和“桥梁”来形容民间防艾组织的作用。他们需要克服经济以及机构自身的服务专业性问题,“艾滋病的预防控制,需要疾控、医疗机构、公益组织和全社会共同的努力,我们和疾控系统不同,他们更关注病情、数据和群体,而我们更关注个案和人”。

一个个感染者,身后是他(她)所面对的一个个关于生活、家庭、社会的具体问题。两天之后,李承西告诉记者,王飞主动打来电话,“他说,他希望我能陪他去疾控中心,做确认检测”。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2 3 4 5 ... 6 下一页 > 共8页
标签: 世界艾滋病日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