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大使也有女人味 时尚女副外长傅莹的魅力人生

2011-08-29 阅读数 496834

傅莹 个人资料 女副外长傅莹 危机大使 时尚 高级翻译

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大使

近日,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一些网友认为傅莹副部长睿智机敏,逻辑严密,义正言辞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网友“塞外博翁”说,傅莹副部长回答得不卑不亢,慷慨激昂,有理有据,不伤和气。还有网友认为,我国的发言人都应像傅莹副部长学习,充分表达民众的声音。

本文意在解析这位新中国第一位少数民族女副外长傅莹的魅力人生。

从上山下乡到高级翻译

1953年1月,傅莹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12岁那年,“文革”开始,父亲蒙冤受辱后,为了替母亲分担家庭重担,她要每天尽心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

1969年,傅莹参加“上山下乡”运动,来到内蒙古一个偏远的生产建设兵团,在兵团广播站工作。期间,她学会了放映电影,经常携带沉重的放映设备,像小伙子一样爬杆架银幕,放映《地雷战》、《地道战》,毫无文弱女孩的娇气。

劳动之余,傅莹并没有忘记学习。兵团3年,只有小学文化基础的傅莹,硬是靠着自学,完成了高中所有的课程。1973年,傅莹作为工农兵学员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入学考试时数学竟得了满分。

1977年北外毕业后,傅莹在外交部开始了十余年的翻译生涯。她擅长英语、法语和罗马尼亚语。先是在布加勒斯特的中国使馆工作,尔后又赴英国肯特大学深造,还一度在联合国驻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担任翻译。她曾为邓小平、杨尚昆、江泽民、李鹏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担任高级翻译,并参与各种国际会议、外交谈判等外交活动。

危机大使

1993年,傅莹调到外交部亚洲司工作,先后担任综合处处长、亚洲司参赞,主管综合调研、亚太安全、东盟事务等工作。1997年,傅莹赴中国驻印度尼西亚使馆工作,次年11月,被任命为中国驻菲律宾第8任大使,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女大使;2004年,她又出任驻澳大利亚大使,大使任上的3年,是中澳两国关系史上最好的时期。

2007年4月,傅莹出任中国驻英大使。第二年,由于西藏“3·14”事件的影响,北京奥运火炬在西方一些国家传递时受到严重干扰,而外媒“一边倒”的歪曲报道,更在国际社会掀起一波“妖魔化”中国的浪潮。危机关头,傅莹挺身而出,以娴熟的公关技巧出色应对,赢得“危机大使”的美誉。

2008年4月6日,北京奥运火炬来到伦敦。火炬传递起初进行得很顺利,但很快就遭到“藏独”分子的干扰破坏。傅莹跟在火炬传递队伍后面,她一路上心急如焚。直到英国著名中长跑运动员凯利·霍尔姆斯手持火炬,点燃圣火盆,她才长吁了一口气。4月10日,傅莹应邀走访英国电讯媒体集团总部,会见集团主席、首席执行官和集团旗下《每日电讯报》、《星期日电讯报》的主编们。傅莹谴责火炬传递中的破坏活动,并质问这些新闻从业人员:“为什么一对新婚夫妇以车队为背景拍照留念,广大华人华侨、中国留学生热烈欢迎、积极参与火炬传递活动的镜头,都被媒体忽略了?为什么媒体更关心那些干扰活动?”

电讯媒体集团高层和两位总编承认,“一些媒体的报道缺乏客观性,很容易误导公众”,并说,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大国,西方新闻机构完全没有掌握足够的知识去了解。他们请傅莹撰文投稿,提供另一方面的信息和声音。

作为这次对话的成果之一,3天后,傅莹的署名文章《火炬传递之后的思考》在《星期日电讯报》刊出,引发英国公众的热烈辩论,被海外媒体评价为一次“成功的危机公关”。

 

傅莹 个人资料 女副外长傅莹 危机大使 时尚 高级翻译

傅莹:时尚女外长爱打高尔夫

“西方是该更多地了解中国的时候了”

傅莹在文中感叹,有一堵墙挡在中国与世界之间,这堵墙太厚重了,以至于中国不是凭着一颗诚心,就可以融入世界。“世界曾等待中国融入世界,而今天中国也有耐心等待世界认识中国。”她写道,“希望西方国家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努力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更多地了解真正的中国。”文章发表当晚,就在网上引发英国公众的热烈辩论,跟帖评论达650多条。用一位网评的话说,这是“伊拉克战争之后罕见的热烈争论”。

在国内极其低调的傅莹开始奔走于英国政界、商界,她在牛津大学发表演讲,主动接受英国主流媒体采访并多次公开撰文,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英国公众讲述中国的变化,她提到母亲的粮票,提到自己曾经付出过青春岁月的电厂被拆除,也常常提到她女儿所代表的这一代中国年轻人。

傅莹坦然面对问题,大胆走出去,让西方更加客观公正地了解中国的做法,得到了同行的肯定。曾任驻法大使吴建民评价说:“中国大使主动接受媒体采访,敢在电视上辩论,这是不多见的。”

气质优雅很有女人味

傅莹的朋友说她“很有女人味”,如今已经近60岁的傅莹,容貌秀丽,温文尔雅,刚毅果断,说话柔声细语,不卑不亢,充满了东方女性所特有的妩媚。

2008年5月,傅莹陪同英国首相布朗吊唁汶川大地震遇难者。有网友看到电视画面后感叹说:“在镜头里,再次看见了我国首位驻英女大使傅莹女士的风采!她年轻的时候一定十分美丽,总让人联想到林徽因、章含之这些名字……”

傅莹的服饰也为人们津津乐道。她喜欢戴清一色的净色长围巾,简单、大方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着装,不同的服装色彩,她一定会用与之相配的围巾,相互点缀,融为一体。

傅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郝时远是内蒙古武川人,民族学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女儿在大学学习设计。作为一名女外交官,傅莹 因为工作而“亏欠”了家庭太多。她经常说,对丈夫对孩子,我欠的较多,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不可能这样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我能有现在这个程度,先生对我帮助很大,家务我基本不管,我女儿对此也很理解,她已经习惯于有困难的时候找爸爸了。”

 

傅莹 个人资料 女副外长傅莹 危机大使 时尚 高级翻译

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个人简历

傅莹是杰出的外交家,从她当驻英国大使,给英国《金融时报》等写稿开始,我们就逐渐熟悉起了这位当代少见的有智慧、有勇气、有机敏、有度量的女外交 家,这一次,她接受德国老牌右派反华反共媒体,明镜周刊的采访,在采访者有预谋的挑衅、圈套和无礼行动下,讲出了中国人的精神,中国人的脊梁,中国人的理 智,中国人的自信。傅莹,女,1953年1月出生在呼和浩特市。她的父亲阿民,是蒙古族著名哲学家艾思奇的学生,曾官至中共内蒙古军区宣传部副部长。16岁时,傅莹就响应号召,到内蒙古的一个农场进行劳动。1970年,傅莹进入当时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广播站工作,并开始自修高中课程。三年后,她作为“工农兵学员”,被推荐到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学习,并选择第二外语为法语,后又学习罗马尼亚语。

1977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1985-1986年在英国肯特大学深造,获硕士学位。

1978-1982年任驻罗马尼亚使馆随员。1982-1990年任外交部翻译室三秘、二秘、副处长等职,承担国家领导人的翻译工作,参与解决柬埔寨问题的和平谈判。1992-1993年参加联合国在柬埔寨的维和工作。

1993-1997年在外交部亚洲司工作,任副处长、一秘、参赞等职,主要负责亚洲多边合作和东盟事务。

1997年出任驻印度尼西亚使馆公使衔参赞。

1998年出任驻菲律宾大使。

2000年出任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参与推进中国与东盟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朝核问题斡旋和六方会谈。

2003-2007年3月任驻澳大利亚大使。

2007年4月出任中国驻英国大使。

2009年12月任外交部副部长。

爱好阅读、艺术,喜欢体育运动,打高尔夫和网球。

丈夫郝时远,民族学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有一女儿。

 

傅莹 个人资料 女副外长傅莹 危机大使 时尚 高级翻译

2011年6月9日,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应邀访问列支敦士登公国,与列政府委员兼外交、文化、司法部长弗里克女士举行会谈。

中国副部长傅莹:别畏惧中国 没必要!

据外交部消息: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近日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傅莹就中国航母出海、西亚北非局势、西方金融危机等回答了记者提问。以下是答问全文:

明镜:傅莹女士,当今世界很少有国家像中国这样让西方如此着迷,同时又令西方如此警觉。你们现在第一艘航母都已经出海了。中国为什么需要把自己武装到如此地步?

傅莹:中国第一艘“航母”海试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情。这是中国人民的夙愿,是中国国防力量发展的自然结果。虽然所谓的“航母”不过是买来的舰体,经过我们的整修,主要用于科研和训练用途,还远远不是一艘完全意义上的航母。中国在这方面和其他国家还有不小的差距。

明镜:中国难道没有比增加军费预算更重要的花钱的地方吗?

傅莹:中国国防力量发展给许多事情让过路。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实现财富的公平分配仍然是中国的头等要务。我女儿这代人是没有经历过饥饿的第一代中国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进步。你们对中国军力的担心在我看来,是受到陈旧的两大阵营意识形态对立思维的影响。你们对美国、法国等盟友拥有航母就感到放心,而中国拥有一艘航母你们就感到担心了。

明镜: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中国会走多远?例如在涉及南海主权的争议中,有的时候调门相当高。傅莹:我们与有关声索国一直进行着对话,2002年还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为何现在又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呢?这让我们也感到困惑。当然,这只是口头上的争论,重要的是南海航道依然和平畅通,并没有发生战争冲突。

明镜:美国人显然对中国的意图有疑虑。据说巴基斯坦允许中国接近美军在行动中坠毁的高科技直升机残骸。你能确认这是否属实吗?

傅莹:中巴两国都已对这个传言予以否认。我认为重要的问题是:中美两国是不是敌人?我们要走向战争吗?我们在准备要和对方开战吗?中方肯定没有这种想法。美国坚持对华武器禁运是很不友好的姿态,中方没有威胁美国的意图,但是西方总是在冷战的框架下看中国,这常常令中方难以理解。

明镜:很多德国人虽然对中国的发展感到钦佩,但却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而不是合作伙伴。对此你们能够理解吗?

傅莹:很高兴你提到这个问题,我对此也一直在思考。如果你们承认中国取得发展,承认在中国有很多百姓脱离贫困,那你们就必须承认中国所做的肯定是正确的,也必须承认存在着不同政治制度。西方国家狭隘地认为只有自己的制度才是唯一可行的。也许在你们自己的国家的确如此,不过正如在最近的金融危机中所显示的,西方体制也会出现问题。

 

傅莹 个人资料 女副外长傅莹 危机大使 时尚 高级翻译

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女士与国务委员戴秉国夫妇在大使馆合影

明镜:即便长期观察中国的人也无法了解中国是怎样决策的。很多人都对中国的决策和意图心存疑虑,感到不够透明,这让你感觉意外吗?

傅莹:中国的政治制度产生于它的历史经历,植根于自身的文化,并正在经历持续不断的改革,加强民主决策机制就是改革的内容之一。要确保决策正确,就必须倾听民众的呼声,听取他们的批评。任何政府一旦脱离与群众的联系都难以为继。我们是能够用带有批评性的眼光审视自己的。

目前倒是西方国家政府遇到了问题。我们正密切关注发生在西方的事情,试图去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政府犯错误?为什么政党会做出无法兑现的承诺?为什么政府会寅吃卯粮?是否你们自冷战结束后开始停滞?变得骄傲自满了?明镜:复杂的民主制度相对于中国而言处于劣势。你们是否会有一种优越感?

傅莹:中国人通常很谦虚,不常用“优越感”这个词。我们尊重你们取得的成就,并向你们学习。你们已经处于后工业化时代,你们遇到的问题有一天也许会在中国出现,我们很想知道你们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看能否从中学习。

明镜:到六月底,中国持有1。165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7000亿美元的欧元债务。现在中国经济上已是一个超级大国,这对未来的政治力量格局意味着什么?

傅莹:许多人声称当今世界的权力正从西方移向东方,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权力在扩散。现存的国际体系是在二战后建立的,所适应的是发达国家的大约10亿人口,这个体系需要改革了。中国只是新兴国家之一,巴西在增长,印度在增长,部分非洲国家也在增长。将来会有30至40亿人口参与更加广泛的工业化进程,需要通过改革照顾到他们的利益。当然,这种改革应该是循序渐进的,不是通过战争,不是通过冲突,而是通过对话来实现。

明镜:西方会不会沦为失败的一方?

傅莹:西方目前虽处于困境,但欧美也曾战胜过许多严重的困难。西方经济能否实现反弹,与中国休戚相关。我们彼此依存度非常高,西方的损失并不意味着中国的收益,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的确对西方的经济困局感到担忧,因此默克尔总理和萨科齐总统联合表态应对这一问题是本周的好消息。最近我还与同事们讨论欧盟的未来,大家的基本观点是,如果欧洲国家携手解决问题,欧盟将继续前行,更加一体化,否则欧元区就有可能垮掉。

明镜:如果西方金融危机继续蔓延,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傅莹: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

明镜:如果经济危机影响扩散到中国,中国是否担心政权稳定?

傅莹:当西方政府遇到经济危机时,你们会担心自己的政治制度吗?那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担心呢?当然中国的改革还在进行中,我们将继续前进。

 

傅莹 个人资料 女副外长傅莹 危机大使 时尚 高级翻译

傅莹副部长参观列支敦士登公国邮票博物馆

明镜: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方曾认为中国的发展对所有参与者有利。但目前即使在世贸组织这样的国际机构中,人们越来越深刻的印象是,中国要推动国际经济格局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长期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就是人们经常提到的例子之一。傅莹:中国无意统治世界。如果你们认为自己处于世界的中心,认为自己垄断了一切真理、一切正确的理念和价值观,那当你们意识到世界上存在价值观和文化的多样性时就会感到不舒服。如果你们认为自己赢得了冷战,那冷战已经过去了,结束了,终结了。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不要再居高临下,也不要试图包办代替,请与我们平等对话,学习去尊重其他人,而不是以冷战方式去臆造一个新对手,让我们一起合作。

明镜:中国的很多事情对于接受西方教育的人来说难以理解,其中包括中国外交政策的一些做法,例如中国同朝鲜和北苏丹的领导人有交往。中国这么做的指导思想是什么?

傅莹:中国自身的艰难历史教育我们,不要强加于人,也不要支持别人这样做。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我们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有数百名维和人员。如果不喜欢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就直接插手其内部事务,只会导致混乱。想想你们自己并不总是成功的干涉经历吧……

明镜:你指的是在阿富汗军事行动?

傅莹:你们可以反思一下。

明镜:存在上述分歧的情况下,未来的大国将如何合作应对全球性挑战?

傅莹:我们必须拆除不信任的高墙。否则,遇事总是以自己的感受或价值观划线,只会带来麻烦。中国始终是国际事务的积极参与者,无论是派遣维和部队、在索马里海域护航,还是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你都会发现这一点。

明镜:被看作新兴经济超级大国的感觉如何?

傅莹:你过奖了。

明镜:这是否也让你们感到压力?

傅莹:谈不上。我们不认为自己是超级大国。你在中国身上不会看到美国,也不会看到前苏联。你会看到一个人口众多、有文化底蕴的大国,一个更满足、更幸福,有自己的目标和对世界友好的国家。别担心和畏惧中国,没有必要。

(提示:以上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