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红妆也爱武装:80后女特警潘琴

2011-05-17 阅读数 499314

女特警 潘琴 红妆 武装 80后

在贵阳,有这样一位广为人知的女特警英模:在百姓安危受到威胁的危急时刻,她总是挺身而出,勇敢、机敏、果断地处置突发事件,用青春和热血践行着一名人民警察对人民的忠诚。她就是贵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林豹突击队”副大队长潘琴。

潘琴1982年出生,200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贵州省警官职业学院特警专业,2005年,经过层层选拔,她加入贵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刚组建的“林豹突击队”。潘琴恪尽职守、英勇善战、屡建奇功,共参与处置各类突发事件50余起,并荣获公安部二级英模称号。

2006年12月26日,在贵阳市中心大十字,一中年男子在一辆公交车上持砍刀、射钉枪劫持一女青年为人质,并要挟警方提供5支上满子弹的手枪和50万元现金作为交换人质的条件。接到出警指令后,潘琴和队友火速赶赴现场。经谈判专家近4个小时的谈判,劫持者同意由一名女同志上车交换人质。

“让我上!” 情急之下,潘琴站了出来,勇敢地踏上了公交车。当人质脱离劫持者枪口、劫持者正要将刀架在潘琴颈部的瞬间,狙击手抓住战机,果断开枪将劫持者击伤。枪响后,潘琴转身迅速将劫持者持枪的左手紧紧控制,并将劫持者压倒在身下,将其制服。现场围观的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2009年11月1日,贵州省清镇市地堪局门前一男子持爆炸装置劫持一名10岁男孩,向人质家属索要15万元赎金。劫持者严令人质家属不许报警,称一但看到警察出现即引爆炸弹。潘琴为确保人质的安全,冒着劫持者随时可能引爆炸弹的危险,与队友一起化装成人质家属以交赎金名义接近劫持者。

在交纳赎金后,根据劫持者要求,潘琴与队友开车送其出城,在一个交叉路口,潘琴与队友称不认识路,将劫持者骗下车,在劫持者下车的一瞬间,潘琴一只手将小男孩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拔枪与队友一起果断将劫持者当场击毙,人质成功获救。

作为一名80后年轻女孩,生活中的潘琴爱打扮,也喜欢“织围脖”,她在微博首页这样写到:我很普通,走在人流中没有人会注意到我。因为从事一份特殊的职业,让我怀有一颗感恩的心,看见人们脸上的笑容,我就会觉得很幸福……

 

女特警 潘琴 红妆 武装 80后

潘琴(持手枪者)带领队员在训练场上进行搜索训练(2010年9月26日摄)

 

女特警 潘琴 红妆 武装 80后

潘琴(中)在训练场上与队员一起分享她的荣誉(2010年9月26日摄)。当日,潘琴获得公安部二级英模称号。

 

女特警 潘琴 红妆 武装 80后

爱美的潘琴在家里化妆

 

女特警 潘琴 红妆 武装 80后

潘琴(左)和婆婆在家上网购物

 

女特警 潘琴 红妆 武装 80后

身着警服的潘琴(2007年10月摄)

 

女特警 潘琴 红妆 武装 80后

潘琴在家里读《马识途文集》。潘琴说:我看这类书,一些同龄人都说我和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相关阅读

霸王花女特警武海新 提起女儿就流泪

一身黑色的特警服装,一个响亮的绰号“特警霸王花”,她就是大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女子中队队长武海新。

  大连女警 人物简介:武海新,1972年2月出生,现任大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女子中队队长。

  2005年加入特警支队的那一刻起,武海新的字典里就没有了“女”字。

  训练要跟男特警一个强度;执行任务,要跟男特警一样受苦;危险中,跟男特警一同冲在最前线。接近40岁的她不觉得男女特警应该有区别。

  而就是这样一个“特警霸王花”,一提起自己的女儿,就有止不住的眼泪……

  男特警能做到的她也要做到

  大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女子中队队长武海新的办公室里,除了桌上的几本警务专业书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张床。床头摆着洗漱用具,被子叠得有棱有角。“其实一般我都在外工作,很少在这办公,这就是半夜的住处,有时有任务不能回家,在这一住就是几个月。 ”武海新说。

  2008年6月,武海新所带的女子特警中队接到了即将赶赴沈阳参加奥足赛的安保任务。武海新立即带领女子特警中队展开紧张的训练和准备工作,就连六一儿童节也没给自己上小学的女儿过上,她的丈夫当时正在外地做建筑工作,怕女儿没人照顾,武海新只好拨通了远在庄河农村妈妈家的电话。

  备战中,武海新说得最多的就是,“我们女特警绝不能输给男特警。”一个多月的集训,武海新每天与队员同吃、同住,在烈日下、在风雨中,练战术、练技能。

  训练中,她总板着脸,要求队员一是一、二是二,男警能做到的科目女特警也必须做到,自己亲自示范给大家看,“我能做到的动作,你们一定能做到。 ”

  2008年8月1日,她带领30名女特警进驻沈阳。 8月的沈阳酷暑难耐,每天早晨6时上岗深夜零点下岗,全天6班倒。烈日下,武海新带领队员身负10多公斤的装备,全副武装地巡逻在大街小巷,一个班次下来每个人都汗流浃背,衣服都能拧出半盆水。

  执行勤务时的武海新是一个极端严格的人,有的女队员因为经受不住在烈日下连续巡逻的痛苦,想跟武海新商量找个阴凉处站一两分钟,却被她拒绝,“我们既然来到奥运的安保一线,就要对得起穿的这身警服,只要我这个快40岁的人能坚持住,大家都能克服。 ”

  虽然她年龄最大,却总是站在最热的地方。她的脸上、手上都已经晒脱了皮,可她还是面带微笑地站好每班岗。看着队长这样,女孩们也都咬紧牙关挺了过来。

 

  “特警”前不需要“女”字前缀

  在特警工作了近7年,以前貌美的武海新脸上多了几道皱纹。但在她的字典里特警根本没有一个“女”字的前缀。“虽然我是女性,但我不需要特殊照顾,我只知道我是特警。 ”也是武海新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2010年7月 16日,大连新港突发大火。特警的任务是,在最短时间内将群众疏散到5公里以外。武海新和9名女队员紧急赶赴现场,火光冲天,浓烟直往鼻子里窜,只能张着嘴呼吸,连续奋战了18个小时,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很多人担心过,怕我们女的控制不了局面,怕百姓不听我们指挥,事实证明我们能更好地和百姓沟通,虽然我们的力量比不上男特警,但面对任务我们从不差事。”武海新坚信的目光在述说着自己在经历过的163次安保任务中从未失手。

  “最对不起的人,是我的女儿”

  说到家里的孩子,刚刚还是目光如炬的武海新顿时沉默下来,垂下头,“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最对不起的人,是我的女儿,不过她很懂事。 ”

  有一次,半夜11点,单位突然调警,正在睡梦中的武海新被枕边的手机铃声惊醒,“海新,紧急调警,要求全队出警,马上归队。”

  武海新不惧怕危险,但最让她担忧的是那还上小学的女儿无人照顾,自己的丈夫还在外地出差,武海新必须摇醒女儿,告诉她妈妈要紧急出发,不知道要走多久。可女儿睡得太实了,武海新把孩子弄得坐起来也没醒。没办法,她马上打电话给在外工作的丈夫让他立即回家,一狠心只好把女儿独自反锁在屋子里。

  那一天,武海新流着眼泪跑出了楼道,坐在出租车上,武海新望着车外,眼泪不停地哗哗流,根本不听她的控制。满脑袋想着,不知道孩子醒了发现黑洞洞的屋子,只有她一个人,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哭,会不会出事。

  其实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发生,“特警霸王花”述说起对女儿的亏欠实在太多。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让家长回家帮助辅导功课并听写,可孩子第二天却头一次因未能完成作业挨老师批评,“其实是我有任务出勤,家里没人,孩子怕打扰我工作的情绪,没告诉我,后来还是家长会我从老师那知道的。”

  有一次,孩子生病了,仰着小脸要妈妈陪,可武海新却因为工作,不得不硬生生掰开她的小手,踩着她的哭声离开。“现在,别的家长都是接送孩子上下学,而我家闺女从小学3年级开始就得自己走,别的家长都忙乎着自己孩子的学习,我的女儿都得看别人家长给孩子买了什么练习册,给找的什么补习班,之后自己去……”坚强的武海新哽咽得无法再继续说下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