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抗癌女教师于娟去世 微博生命日记

2011-04-21 阅读数 242809

于娟 复旦抗癌女教师 去世 微博 生命日记

据《东方早报》报道,“我要休息,休息一下,想想为啥是我得癌症的性情因果,看病问病向内求,找找致癌的情致内因。”复旦抗癌女教师于娟3月22日在博客上说很想学一休小师傅“休息,休息一下”。

  4月19日凌晨3时,刚度过自己33岁生日不久的于娟辞世。

  再远的飞行也要着陆,再长的旅行总会回家。现在,于娟仓促走完疲惫的人生旅程,我们惟有祝福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好好休息”。

她渴望可以活到一百岁,她渴望看着年幼的儿子长大成人,她渴望让含辛茹苦的父母乐享天伦,她说很害怕幼年丧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这样的人生极大痛苦压在她的孩子、丈夫、父母身上,所以,她顽强地与命运抗争。可是,她还是被病魔和死神无情地带走了,2011年4月19日凌晨3时许,于娟,一位感动和激励了无数人的复旦大学女教师,与世长辞。

  这一天,距离她4月2日33岁的生日刚过了17天,距离2009年12月被确诊患乳腺癌只有15个月。

 

于娟 复旦抗癌女教师 去世 微博 生命日记

从去年2月15日开始,名为“复旦教师抗癌记录”的微博打动了不少网友,因为它记述了复旦大学女教师于娟与乳腺癌抗争的片段。于娟成为了网络名人,她撰写的“生命日记”也感动了无数人。然而,无情的病魔最终还是夺走了她的生命,微博上的“生命日记”成为永远的记忆。

  于娟是复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青年女教师,2009年10月,她偶然在骑车时闪了一下腰,感觉浑身痛楚。之后,竟被诊断出患晚期乳腺癌,数月后,她开始写起抗癌日记。她曾写道:“世界上有很少的人得癌症、得癌症的人很少能够坚持,坚持下来的人里面很少有人会有心思,有心思的人可能会没有这个能力。”

  网上记录从最早患病开始写起,不仅是她对自己患病这两年的回顾,也包含了更多对人生的感悟,以及对癌症的分析。她写道:“名利权情钱,没有一样能够带得走。到了这样的境地,什么都不重要。不希望所有人到了生命尽头,才意识到这辈子白活了。”写到这里,于娟坚强地表态:“换言之,我现在是废物利用,希望我能够在生死临界的地方反观生活,让那些同龄人有反思。”

  在一年多同死神的搏斗中,于娟和她的家人乐观、坚强、淡定、决不放弃。她认为:“活着就是王道!”今天,于老师去世的消息在复旦校园传开后,同学们纷纷在校园网、BBS上留言,纪念这位勇敢的生命斗士。同学们说,于老师留下的“生命日记”,其病痛的苦楚、人性的感悟,读来令人泪下,其实是一本最好的人生教材,教会我们如何去热爱生命,如何去抵挡困难。

 

于娟 复旦抗癌女教师 去世 微博 生命日记

  “生命日记”摘录

  @ “我吃足了止痛药,贴满了止痛贴,所有人看着我用了半个小时一点点一点点挪动着换床。想当年,年纪之轻病情之重轰动了整个楼层,阿姨们啧啧惋惜。不知道当年围观的病友多少还活在人间,多少又已经驾鹤西去。”

  @ “父母公婆对我光头形象的种种反应让我油然生敬:他们真的无所畏惧,从来不担心我是下一个,他们只是每天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满心期待我重新站起来:老爹每日四点半起床,熬中药熬灵芝熬五红汤熬枫斗水熬绿豆水,然后瓶瓶罐罐装好挤第一班公交车第一班地铁送到医院或我租的房子。”

  @ “此后复发,一床沿的医生护士给我抢救,39度高烧搞了我三天三夜。再后来,随着某某去黄山看中医。结果,同伴没了,我活下来了。nemozhang来看我时还不太能说话,今天同事来,我可以在沙发上畅聊了。我相信,我会成为奇迹的。”

 

于娟 复旦抗癌女教师 去世 微博 生命日记

  相关阅读

化疗阻塞了所有血管 复旦抗癌教师于娟去世

  于娟,博士,海归,复旦大学优秀青年教师,家中的独女,有一个同为大学教师的丈夫和一个两岁多的儿子。

  2009年12月27日,于娟突然被确诊罹患乳腺癌,那时的她从挪威留学刚回国参加工作3个月,1岁多的儿子刚会叫妈妈,幸福才刚刚开始,却被判定只有一年半载的生命。

  乳腺癌这个词,“体质一直很好;刚生完孩子喂了一年的母乳”的于娟怎么也没想到会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在反思自己为何会得癌症的同时,于娟想到怎么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让更多的人了解癌症,并远离它,于娟以“活着就是王道”为名开了博客,用时一年多在病榻上陆续写下生命日记,“我想告诉大家什么是我拿命试过,此路不通。”于娟在博客里这么写道。

  她乐观、豁达的人生观鼓励更多人感恩生活,珍惜当下。

  “我相信,我会成为奇迹。”今年3月初,和病魔顽强斗争着的于娟曾和早报记者这么说。但是这个大家都无比期盼的奇迹最终没有发生,在和记者畅聊的一个月后,4月19日凌晨,于娟静静告别人世。

  “最近一周时间,于娟的身体都不太好,一直在医院抢救,前天进行最后的抢救时,医生想给于娟注射药剂,找了40分钟连血管都找不到,因为所有的血管都因为化疗而阻塞了。”于娟的导师、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在于娟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里陪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她一直对着所有人笑,病痛的折磨下,她还如此坚强。”

 

于娟 复旦抗癌女教师 去世 微博 生命日记

  小儿子说要保护妈妈

  前天晚上9时,于娟就失去了意识,那时,家人和朋友都在病床前陪着她。昨天凌晨,家人把于娟两岁多的儿子土豆带到医院,被从睡梦中叫醒的土豆十分乖巧,不哭不闹,跟着到了医院,见了妈妈,喊着要“保护妈妈,帮妈妈”,此时的于娟,已经无法和儿子讲话,到了凌晨3时,于娟离开时,土豆在门外怎么也不肯进去,只讲了三个字“好可怕”。

  没有人告诉土豆妈妈已经永远离开了,但两岁多的孩子似乎和妈妈心灵相通,在于娟去世之前的几天以及去世后,土豆就有意无意地唱着那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象根草”。

  下周安葬于山东老家

  昨天于娟去世的消息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后,无数相识或不相识的人都发起了悼念。

  复旦BBS上,老师和同学讲述着于老师的点点滴滴,微博上,祈福声一片,“对命运的不屈就是对生命的尊重”,“于娟让我们明白,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无论是否经历了过生与死的抉择,将更懂得生命的价值,珍惜我们拥有的,快乐恬淡地过好每一天,感激所有的得到,这是最大的幸福和奢侈。”“希望于娟在天堂幸福,你激励了很多人!”……

  于娟所在的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昨天下午召开了追思会。师生为于娟老师送上了挽联:上学留学再教学一生为学,莘莘学子憾早逝;有爱得爱还播爱,拳拳爱意信永存。娟然如拭。”

  于娟追悼会定于4月23日上午10时在宝山殡仪馆举行,按照于娟的遗愿,于娟骨灰下周送老家山东安葬于公益能源林,于娟的最后遗愿是把留学北欧时的最爱“挪威的森林”带回山东老家。

  于娟老师,一路走好。

 

于娟 复旦抗癌女教师 去世 微博 生命日记

  出生入死的生日记事

  天气不是很好,心情不是很糟,身体不是很妙,精神不是很差。就这样一个时而阴霾时而有些微阳的日子里,我爬上来写:祝我生日快乐。

  一早起来就开始陆陆续续收到生日短信,不过意外的是,第一个生日祝福短信居然是招商银行送出来的,不禁索然好笑。状态不是很好,毕竟刚刚化疗,白细胞低,精神不是很抖擞,怀疑又有些胸水,所以喘息和没有吃激素的综合效果一起浑浊着,让我的呼吸更加烦乱。赖床不起,起来又赖,想想人生如果都在这样赖着,着实没有意义,于是坐起来等那一干同志朋友亲人干事的到来。

  他们专程挑这个日子来,我的生日,把我的文字正式拿出来,和出版社签约。可谓费尽心思让我的生活花团锦簇倍感开心。我的心情也的确如同这帮人希望的如此。不过搞笑的是,光头(于娟丈夫)作为了我的代理人全权处理,我甚至不知道我和哪家出版社签了什么具体内容的一个合同,我傻傻笑着,保存体力,听着大家讲话。心里无比自在,我从来没有如此放手过这般一件大事,但是事实却是我完全可以放下。因为我有他们,有值得信赖信任托付性命的朋友们。

  文字的出版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会有更多的人看到我拿命写的东西,防微杜渐,不再像我这样,健康任意挥霍,幸福任意挥霍,到时候只能敲着键盘望着屏幕追悔莫及。

  于娟最后的癌症日记

  摘自于娟的博客“活着就是王道”,上传于2011年4月6日上午10时43分55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