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图)

2011-01-11 阅读数 224615

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图)

2011年1月9日17时38分,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学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市社会学学会名誉会长,燕京研究院名誉董事长,中国老教授协会名誉会长雷洁琼同志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106岁。

  雷洁琼(1905年9月12日-2011年1月9日),曾用名洁群,生于广东省广州市,祖籍广东省台山县。中国著名社会学家、法学家、社会活动家、教育家;美国南加州大学社会学硕士,北京大学教授;研究领域:社会学,法学,中国人口、妇女、婚姻、家庭、社会保障、老龄问题等。

早年生涯

  雷洁琼1905年9月出生于广州。祖父雷嵩学早年因家境贫寒去美国打工,多年后转为经商。父亲雷子昌留在国内读书并考取了清朝举人,后任律师兼报社编辑;因受到维新改良主义的影响,思想开明。所以,雷洁琼从小就有大量阅读书籍的习惯。

  1913年,她考入广东省立女子师范学校小学部,一直读到该校师范预科。五四运动时期,曾任该校学生联合会的宣传部长参加学运,走上街头。后在广州圣希理达教会学校学习英语。

  1924年,雷洁琼赴美国求学。先在加州大学修化学工程,后转斯坦福大学选修远东问题方面的课。最后在南加州大学以论文《美国华侨的第二代》获得社会学硕士学位,并荣获留学生优秀成绩银瓶奖。

 

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

青年雷洁琼

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

邓颖超与雷洁琼(右)

民国期间

  1931年回国后,雷洁琼受聘到北平燕京大学社会学系任教。期间她经常带领学生深入民间进行社会调查,并发表了《平绥沿线天主教会概况》、《儿童福利问题》等有影响的文章,甚至提出过“节制生育”。

  1935年,“一二·九”学生运动爆发,雷洁琼是燕京大学唯一参加这次游行的女教师。她和学生们一起,走上街头,反对日本侵略者。

  抗日战争爆发后,雷洁琼辞掉燕京大学的工作,来到江西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和妇女运动。她一边组织培训妇女干部,一边著书办刊,发动群众参加抗日。在江西工作期间,雷洁琼历任中华民国江西省妇女指导处督导主任,江西省地方政治讲习院妇女班主任,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顾问,江西省伤兵管理处慰劳课上校课长,江西省战时妇女干部训练班主任等职,并曾任江西泰和中正大学。因此,她也结识了许多政界人士,如许德珩、周恩来、蒋经国等。

  1941年5月,她离开江西回到上海沦陷区,受聘为上海东吴大学教授,并兼任沪江大学、圣约翰大学、华东大学、震旦女子文理学院教授。同年,雷洁琼和社会学家严景耀结婚。

  抗日战争胜利后,雷洁琼重返燕京大学任教。当时雷洁琼夫妇经常参加上海文化界和工商界人士组织的“星期二聚餐会”。1945年12月30日,在上海爱麦虞限路(现绍兴路)中国科学社,马叙伦、许广平、赵朴初、郑振铎等文化界人士与王绍鳌等工商界人士共同发起并创建中国民主促进会。

  1946年6月23日,41岁的雷洁琼作为最年轻的代表,随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组成的“赴京和平请愿团”,在到达南京下关车站时,代表团遭到暴徒的残暴殴打,雷洁琼身负重伤。1949年1月,应中共中央之邀,雷洁琼赴西柏坡访问,并到拜会了毛泽东和中共其他领导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1949年6月,雷洁琼在北京出席了新政协会议,并参与起草了《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筹建人之一。1952年起,雷洁琼担任北京政法学院副教务长兼教授。

  1957年反右期间,她未受直接的冲击,但许多朋友殃及。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夫妇与政法学院师生一起下放农村改造。

  1972年被周恩来点名调回北京,夫妇俩转任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因无课可教,工作以翻译资料为主。1976年74岁出任北京市副市长,主管民政、民族和宗教工作。1982年,她主导恢复了北京大学的社会学系,并兼任该系教授和博士导师。曾历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国务院专家局副局长,北京市政协副主席,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妇联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主席、中央名誉主席等职。

  1983年雷洁琼当选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88年的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她又当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在1993年的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已届八十八岁高龄的雷洁琼连任了副委员长的职务。

  2008年北京大学建校110周年之际,雷洁琼被评为第三届杰出校友奖。

 

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

1941年7月,与严景耀教授结婚

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

雷洁琼与丈夫严景耀

主要著作

《中国家庭问题研究讨论》(1937)

《妇女 雷洁琼文集问题讲座》(1939-1940)   

《三十六年来妇女运动的总检讨》(1941)   

《关于社会学的几点意见》(1981)   

《血溅金陵忆当年》(1982)   

《社会学与民政工作》(1983)   

《中国婚姻家庭问题》(1985)   

《新中国建立后婚姻家庭制度的变革》(1985)   

《老龄问题及其对社会发展的影响》(1986)   

《社会学与社会改革》(1987)   

《新中国建立后婚姻家庭制度的改革》(1988)  

《雷洁琼文集》(1994)   

《改革以来中国在农村婚姻家庭的新变化(合著)》(1994)   

《农村妇女地位研究》   

《现代妇女问题与妇女运动》   

《老龄问题及其对社会发展的影响》

 

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

晚年雷洁琼

相关新闻

传奇女性雷洁琼的“幸福观”

雷洁琼是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今年的9月12日,是雷洁琼老人105岁寿诞。在一个多世纪的人生经历中,她见证了20世纪中国的历史变迁。她亲历过下关惨案,曾和毛泽东一起商谈过建国大事,出席过开国大典。她的一生,不仅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奋斗,也为教育工作孜孜不倦地耕耘。

  当记者见到即将迎来105岁寿诞的雷老时,她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谈锋颇健。身材匀称的雷老,体重保持在54公斤左右,血压也几十年保持稳定。雷老的听力和60岁的人一样。她读大学时戴300度的近视镜,现在还是这个度数。问她吃不吃补品时,雷老说:“我现在只是根据医生的建议补点维生素,基本不服药,补品就更不吃了。”

  雷洁琼出生在广东台山,幼时身体瘦弱且多病。正是这个缘故,她在广州女子师范学院上学时,特别注意锻炼身体。积极参加篮球、排球比赛。后来,到美国留学期间,还学会了游泳、骑马和打网球。雷洁琼说:“我现在身体的底子,主要还是年轻时打下的。”

  现在,雷洁琼仍保持多年养成的生活规律,每天早晨五点醒来,但并不立即起床,而是靠在枕上阅读文件、报刊,白天参加一些社会活动。中午适当休息,晚上九点钟入睡。

  雷老的饮食很清淡,饮食习惯也是几十年一贯制,早餐喜欢喝小米和玉米面粥,午餐只吃一碗面条或米粉,晚餐则吃米饭、炒菜。她不喜欢油腻的食物,偏爱新鲜蔬菜。一日三餐,定时定量。即使逢年过节也不多进食,且从不饮酒。

  作为国家领导人和社会活动家,我国社会学界的老前辈,雷洁琼的公务和社会活动繁忙,没有条件像有些老人那样去打拳、练功,然而她也有自己独特的锻炼方式――把外出视察当作运动的好机会。

  当年,京九铁路全线贯通后,年过九旬的雷洁琼前往京九沿线视察。在上井冈山时,接待人员考虑她年事已高,一定请她坐藤椅上山,可雷洁琼婉言谢绝,与其他领导人一起拾级而上,攀上了100多级台阶,后又步行下山。

  对此,雷老笑着说:“现在毕竟年纪大了,有一点活动,运动量也很轻微。”此外,思考问题也被雷老当作锻炼身体的一种好方法。她说:“我不懂医学,但是我相信,经常工作,经常想问题,也是锻炼。只要脑子不出毛病,其他‘零件’的机能也都可以保持得很好。”

 

长留微笑在人间:世纪老人雷洁琼逝世

雷洁琼题词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说:雷老给我的印象是温良而又睿智,蕴含火一般的热情和钢铁一般的意志。她是经历血与火考验和历史洪流而锻造成的伟大现代女性。她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献给了祖国和人民。她曾在“我的幸福观”一文中写道:“不断地追求,不断地奉献,从而得到满足和快乐,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这正是她为国为民持续操劳的内在动力,是她人格魅力的基础。

  雷洁琼的秘书、陪伴20多年的高志芬,在其书面发言中透露了雷老的几件“琐事”和生活细节:

  ――雷老住地距北京市政府不远。1979年12月,雷老当选北京市副市长后,作为副市长有专车乘用,但是雷老去市政府办公室,经常以步代车。

  ――1985年5月,我随雷老去江西南昌参加民进江西省代表大会。5月11日晚,回到房间,我接到江西师范大学李树源校长的电话,他和校党委书记要来看望雷老。我感到雷老一天已经开了三场会,很劳累了,就在电话中和客人讲是否明天再约时间。放下电话我即刻报告了雷老,雷老说:“地方官员我可以不见,大学书记校长教授我要见。”我们立刻将这两位客人请来,雷老见到李树源校长和校党委书记,很是高兴,畅谈了许久。

  ――1995年,雷老90岁那年去河北承德休假,在参观外八庙时,雷老一口气登上普陀宗乘之庙的254级台阶,大家都感到很惊喜。当地陪同人员说,现在只有一位85岁高龄的老人登上去过,雷老打破了这个纪录,并创造了有史以来年龄最长的新纪录。

  ――雷老在个人生活方面十分简朴。有些衣服破了,缝补一下在家里穿,她的毛衣、内衣、丝袜都要缝补多次,夏天穿的黑绸裤,有的是三条改成两条,缝上补丁再穿。

  ――雷老家中多是一些老旧家具,住房较窄,多年来都是卧室兼办公室,曾有一位记者到雷老家中采访,感慨地表示,来时以为走错了门,没想到一位人大副委员长的家竟是这样简朴。

  ――雷老多年坚持节约用电的习惯,前几年有时夜间身体不适,无法入睡,保姆要给她开灯照明,雷老不让开大灯,换开小的也不同意,她总说“不要费电”,老人家就这样在黑暗中躺了许久才睡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