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出轨的丈夫将妻铐进精神病院

2010-07-27 阅读数 395251

日女报/凤网特约记者 李君剑

6月30日,益阳市桃江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奇特的案件:原告符卫南说自己发现丈夫有外遇后,被丈夫当成精神病人送进了医院,并被院方用手铐铐住。为此,符卫南与被告——桃江县精神病医院,就其是否有精神病及其赔偿问题展开激烈辩论。最终,因提供的证据相差太大,双方未达成赔偿协议,法院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铐人

据本案原告、家住桃江县沾溪乡龙湾村的符卫南介绍:2010年2月18日上午11时多,她正在家中做饭,突然听到汽车喇叭声,循声望去,一辆白色小车停在自家地坪上,三个身高都在1.75米左右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下,径直走进大门。符卫南正纳闷,即被两人抓住双手,猛地铐上手铐。符卫南一面挣扎一面大叫,但三个年轻人就像没听到一样,径直将符卫南拖到车上。一个瘦高个子胡乱拿了车上一块沾满油污的抹布堵塞她的嘴。车行进80米后突然停了下来,此时符卫南发现丈夫贺石基站在路边。

贺石基上车后,符卫南才明白这事和他有关。据符卫南介绍,丈夫在外面有外遇,两人吵过多次,丈夫骂她有“精神病”。

一个多小时后,车停在了桃江县牛潭河乡的几栋建筑物外。符卫南看到车外“桃江县精神病医院”的招牌时,她这才明白,原来这些人把自己当成了精神病人。

符卫南被带进医院后,被“ 扔置”在一旁。不一会,来了一些医生护士,他们抓住符卫南的头发,将她摔倒在地,并用力踩住不让她动弹。护士们则给符卫南打了一针(不知是什么药),随后她被推进铁门,和30多个精神病人关在一起。

符卫南极力反抗,但无济于事。医师对她的喊叫置之不理,她看到丈夫和瘦高个医师说笑着上了二楼。

符卫南说,自己是个正常人,突然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万分恐惧。她不吃不睡,一遍遍地捶打着铁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我不是精神病人,放我出去!”可嗓子喊哑了也没人理会。为了遏制她嘶喊,医院用药强行“堵住”她的嘴。

2月20日下午4时多,符卫南的大哥符建民听说妹妹被强行关进精神病医院后,非常震惊。这个当了15年兵的汉子愤怒地赶到医院,将符卫南接回了家。

求诊

符卫南说,自己从桃江县精神病医院出来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都沉浸在巨大的恐惧之中,人也越来越消瘦憔悴。

3月26日,经过桃江县人民医院全面检查,符卫南被诊断出“植物神经紊乱,动脉供血不足”。医师认为,这和她在桃江县精神病医院被打有直接关系,于是给符卫南开了一些“维磷补汁”的营养药等其他药品,共花去医药费5000多元。

4月6日上午9时多,符卫南来到了桃江县精神病医院,找到负责给她治疗的瘦高个医师郭勇军。郭勇军在她的病历上补写了“精神分裂症”的诊断证明。只是在填写日期时,不知为何写成了“2月28日”。最后,这份诊断证明被盖上公章。另外,医院将符卫南的丈夫预交的1000元住院费退了47元给她。

符卫南回家后,越发不明白:为何医院在不知情的前提下,不听解释而强行把自己关进精神病院?为了验证自己没病,4月29日,她辗转来到位于长沙市涂家冲的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一家专业脑科医院)进行颅脑CT扫描检查,鉴定结果为“脑实质未见明显异常密度灶,脑室系统形态、大小均正常。诸脑沟、裂、池结构清,脑中线结构居中。所示颅骨未见明确异常”。为进一步确诊,符卫南又向一位姓徐的医师出示了CT结果并求诊,徐医师在她的病历上填写了“未见明显精神病性症状”的诊断结果。

这一次,符卫南支付了2000元检查费。

诊断结果让符卫南长舒了一口气,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索赔

5月18日,旁人将符卫南的遭遇告诉了益阳电视台一个栏目组,台领导高度重视,立即派出记者到桃江县精神病医院采访。

面对记者采访,桃江县精神病医院的一位副院长给出解释:“我们医院的手铐是在桃江县公安局备了案的。如果我们不拿手铐铐人,精神病人打伤了人,谁负责任?这(铐住病人)是方便我们更好地为精神病人服务,这不是违法。”

益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队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桃江精神病医院动用手铐铐人的行为是违法的;湖南天声律师事务所的孙浩军律师也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有了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且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表态,符卫南向桃江县精神病医院索赔,却遭到拒绝。符卫南在和医院协商多次不成的情况下,托人聘请律师,将自己的起诉材料于5月24日递交到桃江县人民法院,要求桃江县精神病医院赔偿自己各项损失共计约5.6万元。

6月30日,在法庭上,被告桃江县精神病医院拿出了2010年2月18日上午9时多,符卫南丈夫和女儿拨打医院固定电话,通知符卫南精神病发作控制不了,请医院来人的电话清单,但符卫南对院方提供的手机号码却不予承认。

对于符卫南说“被告开车去符卫南家”,桃江县精神病医院反驳,说是符卫南的哥哥带过去的,并说符卫南在桃江县精神病医院住院期间,都是她哥哥送的饭。至于对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桃江县精神病医院认为,只有经过司法鉴定才有权威。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只能说明她当时没有精神病,而诊断书上开出的“未见明显”四字是值得思考的。退一步说,符卫南当时没带身份证去看病,谁能保证看病的就是她本人?

桃江县精神病医院还例举了一位退休老医师罗国清的证词。案发前,符卫南的丈夫曾到罗所在的诊所,就妻子得了精神病怎么治疗进行了咨询。他说,符卫南发病10多年了,原在这里治疗过。桃江县精神病院还认为,原告符卫南指控医院请人打人为无中生有,至于医院为何用手铐铐人,院方辨护道:“手铐是第一任院长在任时到长沙一保安公司买的,有多年了。我们用手铐铐精神病人,是经过病人家属同意的。这事我们有失误。(但起因是)她抓伤了我们的医师……铐人是无奈之举。”面对自己的失误,院方表示,愿意赔偿给原告符卫南几千元。而符卫南声称:太少了,坚决不同意。

 

“不管是不是精神病人,院方都无权铐人”

湖南省高天律师事务所 胡云峰

精神病人按其是否能辨认自己行为,分为完全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和间歇性精神病人。在法律上,前者属完全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后者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只有在发病
期间才无民事行为能力。

在实际生活中,完全的精神病人比较容易识别,但间歇性的精神病人是否属于发病期,却很难辨别。对于精神病人的界定,作为医院,应该慎重对待。因为精神病的主观性,通过技术手段仅仅能检查出头脑是否产生病变,而是否构成精神病,在判断上却带有很大的主观性正因为如此,在对精神病人作出判断时,更应慎重。如果因为医院判断错误,有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医院应该对受害人进行赔偿。

手铐是对人身进行约束的管制工具,依法只有国家司法机关按程序在必要时才能使用。医院甚至精神病医院虽然在实际中需要对病人进行必要的约束,包括可采取适当措施限制病人人身自由,但使用捆绑及用手铐的方式,是不允许的,也是违法的。对于个别医院目前仍在采取的违法使用手铐的行为,应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纠正。

“是不是精神病人有时是个经济问题”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 王曙

符卫南是不是个精神病人。这是个医学问题。医学问题有时候没有确定的答案。不同的医生对于同一个就诊者的检测和判断不一致,这在医疗中是常见的事。

有时精神病是个经济问
题。一些无良的医院为了拉住客户,只要有人愿意出钱,没病也可以诊断出有病来。我们就看过,妻子为了争夺财产,将丈夫送进精神病院的例子。有人上门报精神病,某些医院的生意就
来了。这是医德的沦丧。

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就是在一些精神病人家属眼里,家里有一个精神病人都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所以,没有精神病的人进了精神病院,对他来说确实是个精神损失。如被医院误诊为精神病,我的意见是病人首先要求医院封存病史,再与医院协商解决,协商赔偿无果的向法院起诉。同时也可以和当地媒体取得联系。

对于本案中,符卫南被医院用手铐铐住。医院是无权使用手铐的,对精神病人更无权使用手铐。根据法律规定,除了人民警察为了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可以采取强制手段并依照相关法律规定使用手铐等警械外,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持有、使用手铐等警械。因此,不论当事人是否真的是精神病患者,医院及当事医生均无权使用手铐铐人。据此,桃江县精神病医院及当事医生的行为均已涉嫌违法。

 

相关链接

妻子离婚半年后要求重分财产

据《京华时报》报道 董女士与郑先生离婚半年后,又向法院提起诉讼,声称分割财产时因有外遇受到前夫胁迫,请求法院撤销当初的协议并重新分配。北京市房山法院认为董女士所言没有证据,判决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

董女士和郑先生于去年6月通过民政局协议离婚,当时双方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其中写明:“双方自愿离婚,位于房山区城关街道某村的住房九间及家中所有物品归男方和孩子所有;男方付三万元现金给女方。”但离婚6个月后,董女士又向法院起诉,称自己当时因为有了外遇,被郑先生发现,后者利用她和别人的隐私,胁迫她签订了不公平的离婚协议,她在财产分割上吃了亏。因此她请求法院撤销这份协议,重新将九间房屋中的五间以及家中价值1. 5万元的电器和家具分配给自己。

此案审理时,郑先生证实了董女士的说法。法院审理后,认为离婚协议书合法有效。董女士称离婚时受到威胁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因此法院不予认定。

  出轨 丈夫 妻子 精神病人 精神病院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