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嫁女要维权,打官司也没用?

2010-06-25 阅读数 155080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邓魏 特约记者 欧阳霞林 实习生 赵卓

编者按:今年3至4月,省人大常委会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妇女权益保障法》执法检查。在执法检查过程中,发现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特别是出嫁女土地征收补偿款分配中的问题反映十分突出。5月28日下午,省妇联组织召开“湖南省维护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研讨会”,专题研究我省在土地承包、流转及征收过程中如何更好地维护农村妇女土地权益。

现实中,不少女性无法维护自己的的合法权益,不得不诉诸法律,可当法律面临村规或者村民们的“民主表决”时,个别女性的权益仍不能得到保障。

“非转农”迁回户口

20年前,双峰县永丰镇颜家村的胡芬平与相邻的犁头村犁头村民小组当教师的李景山结为夫妻。小时候,胡芬平的户口即随父迁至了新化县芦茅江煤矿居委会二工区。因此,尽管婚后胡芬平一直生活在李景山家中,但因户口没有转回,也就没能分得责任承包田地。

李、胡夫妇的女儿出生后,也将户口随母落在芦茅江煤矿。母子二人的户口虽然上在煤矿,但却从未享受过煤矿任何待遇。后煤矿改制,胡也没有享受煤矿职工任何低保、失业、下岗等待遇。

因原本就是一个空头户口,加上改制后原有的煤矿体系已不存在,自己又一直生活在双峰,于是,胡芬平决意将自己及女儿的户口迁回。

根据中共双峰县委双发【1998】25号文件第三款第四条规定:产业工人家属农转非后,没有安排工作,生活困难,自愿将户口及居住迁回原籍的,在征得村组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的基础上,经乡(镇)人民政府批准,可以回原籍承包耕地。

2005年3月,胡芬平出具报告,经犁头村村民、村委会、永丰镇人民政府等相关部门同意批准后,胡芬平与女儿李瑚的户口成功从新化芦茅江煤矿迁至犁头村民小组。

 

同村不同待遇

户口迁回后,当地村民、村委会、双峰县永丰镇人民政府均同意胡芬平母女享受村民同等待遇。因此,胡芬平向组上和村上提出自己及女儿田地承包要求,但没能及时落实到位。

2006年,胡不得不到县人民政府反映情况,要求承包耕地。通过永丰镇人民政府多次召集村支两委做组上群众工作后,村民同意胡和小孩享受村民同等待遇。但农村土地承包30年不变,由于不是责任制调整时间,故犁头村民组也一直没有调整。

2007年,双峰县人民政府开始在犁头村民小组征地开发,这时,矛盾就进一步凸显了出来:在具体分配征地补偿费用时,个别村民对胡芬平及其小孩参与分配有异议,致使无法具体落实分配方案。

2009年1月5日,犁头村民小组以每人预支1500元的方案向村民发放征地补偿费,但却剥夺了胡芬平及其孩子的预支分配权。同年2月2 8日,胡芬平逐级请求报告,当地村民小组组长签字同意她和小孩享受村民利益;村委会、党总支以及永丰镇人民政府也签字同意组上意见。尽管有了各级政府部门的同意,但因组上村民有异议,胡芬平及其孩子还是未能如愿以偿领到每人1500元的预支分配款。

法律能解决土地纠纷?

4月23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双峰进行实地采访。胡芬平所在居住地犁头村犁头村民小组组长李自远证实:胡芬平与丈夫结婚后,虽然她的户口在外,却确实一直就住在李景山家中。他同时承认胡芬平母女的户口于2005年也已迁回本组。但有村民说胡没有种田,加上她母子的户口不是一结婚时就登记在本组的,因此就不同意她母子分征地补偿款。

村委会、党总支、永丰镇相关领导也表示胡芬平提出的要求是合理合法的,但这件事情落实起来确实有很大的难度。他们表示,将尽量做好村民工作,依法维护胡芬平母子的合法权益。

根据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及村民小组在制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或者讨论决定土地权益等事项时,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土地承包经营、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费使用分配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依法享有的与男子平等的权益。在农村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过程中,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不得截留、拖欠、剥夺妇女依法应当获得的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费用。

在该事件拉锯两年之久后。近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了解到,胡芬平母子决定向法院起诉。双峰县人民法院积极落实5月28日省妇联召开的“湖南省维护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研讨会”会议精神,切实增强人民法院在审理农村妇女土地权益案件中的执法力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之规定,依法冻结了当地村民小组承包地征收补偿费一万元,好让胡芬平母子如愿以偿地领到当地2007年征地分配款。

 

律师说法

法律打不过“村规”,是执法不严

为什么既合理又合法的事情推进落实起来如此困难?为什么在很多地方所谓乡规 民约的效力居然比法律还强大?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曙认为,这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纠的恶果。

近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拟加强乡镇政府对村规民约的指导监督。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经同内务司法 委员会、国务院法制办、民政部研究,建议增加相关条款规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的事项 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由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责令改正。

王曙说,这个立法行动恰好反映出,此前一些地方的村民自 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的事项存在违反法律、法规,侵害村民利益的情况。侵害妇女儿童平等享有农村集体土地的权利是这些侵权行为中最为普遍和典型的实例。

王曙表示,很多地方不但是村里的歪风邪气压倒了法律和 正气,有时连一些法院为了回避社会矛盾,也向村级违法势力妥协,做出错误判决。这更是助长了当地某些侵害妇女权益的人的嚣张气焰。

户籍与土地不可避免存在脱节

“这种情况是我国普遍存在多年而一直未能妥善解决的问题。”湖南高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胡云峰律师认为,造成法院对这种案件判决不一致的原因在于农村土地的特殊性及法律规定的不完善。因为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制,我国普遍实行的承包责任制,由此造成户籍与土地不可避免存在着脱节的现象。

如果按集体所有的原则,则只要是集体成员就应该享受分配。但到底以何原则确定某人是否属于集体成员,则争议很大而且缺乏法律依据。目前主要的观点有以下几点:有的以户籍为原则,这种情况只要户籍在本地就应属于集体成员而享受分配;有的以是否承包土地为原则,这种情况只有承包了土地的才享受分配;有的以户籍迁入时是否经过原集体成员表决通过为原则。

胡云峰律师认为,要彻底解决此类问题,还需要对我国的户籍管理制度进行改革,同时在法律上进行完善。才能治标也治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