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母亲:加盟“毒品业” 强做“总代理”

2010-06-23 阅读数 490409

今日女报/凤网特约记者 李君剑 蔡亦平

天下竟有如此母亲——在母亲得知儿子买卖毒品给他人后,不但不加以阻止,反而不顾儿子的劝告,积极要求加入儿子的“事业”,而且要做“总代理”,与儿子各50%分利,结果母子都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缉毒发现贩毒母子

2010年3月的一天,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的一名民警在益阳市资阳区走访群众时,接到一名群众反映,称益阳市资阳区有人吸食新型毒品——K粉。这名民警迅速提高了警惕:“奇怪,为何资阳区有这种毒品呢?”

这几年来,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一直严厉禁毒。这毒品从哪里来的?民警马上将情况向分局禁毒大队队长刘胜军作了汇报。

3月2 5日上午,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分局资阳禁毒大队又接到一则报案:有人在益阳市资阳区市六中附近贩卖K粉。当禁毒民警赶到现场时,贩毒人员早就不见了。有人告诉民警:那几人已乘摩托车逃跑了,贩卖者是一个40多岁的女人。

在茫茫人海中要找到一个这样的女人谈何容易。民警们根据群众描述的这女人的长相和特征及沾满泥巴的裤子和鞋子,初步判断她是农村的或者是在农村的泥路上走过。民警们以此为关键线索,重点对资阳区周围几个乡镇进行了地毯式的排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天,民警们终于掌握到了该贩卖毒品人员为刘得芬,是资阳区迎风桥镇人。

4月27日,民警们又获得一新情报:下午4时许,涉毒人员刘得芬在益阳市资阳区大码头一带贩卖K粉。禁毒民警立即兵分三路赶往大码头。可是,到达那里时,不见刘得芬的踪影。民警们判断刘得芬应当没跑多远,而且可能会逃往家中。大队长刘胜军指挥三路民警以三面包抄的形式追击,终于在资阳区体育场附近发现了刘得芬。此时,刘得芬正在和吸毒人员讨价还价。对方边责怪她的毒品价格高了,边迫不及待地吸食K粉。民警们的突然出现,将他们吓得魂飞魄散。

随后,民警们押着刘得芬驱车赶往益阳市资阳区迎风桥镇她的家中,依法进行搜查。当搜到另一间房子时,房门紧紧关闭着,民警们喊了几次,一直没人开门。

“谁在房子中?为何不开门?”民警们厉声问道。

刘得芬哆哆嗦嗦说:“是,是,是我儿子。”

“开门,快开门!”民警们提高了声音,可房内仍无动静。就在民警们准备破门而入时,刘得芬找到钥匙,颤抖着打开了门。此时,她的儿子陈坪正在收藏毒品,看到民警进来,吓得瘫倒在地。

 

母亲强做“总代理”

民警们立即对刘得芬、陈坪母子进行了审讯。

原来,刘得芬只读过初中。结婚后,因丈夫游手好闲,打牌赌博,家境一直贫寒。她不甘心过这种穷困的生活,做梦都想改变这种面貌,总想发家致富。她也搞过种植和养殖业,但因没技术而负债累累。屡次失败的她渐渐灰心丧气了。

不久,儿子陈坪的出生仿佛是给刘得芬打了剂强心针,她感到高兴,逢人就说自己儿子“出生日子都是8,非常吉利,肯定是发财的命”。

可家境并没有因陈坪的出生而有所改善。儿子读书也不认真,在学校时总是旷课,和同学打架。刘得芬原指望儿子能读书考上大学有出息,现在她也彻底死了心。刘得芬只得要丈夫南下打工挣钱,补贴家用。不久,她也打发儿子出去打工。出去的那几年中,儿子很少寄钱回家,打电话问他,总说:“工作辛苦,工资低,开支大,不想干了。”

2010年初,刘得芬发现在外打工的儿子比从前懂事了,竟然向家中寄钱了,而且比平时偶尔寄回家的钱多了几倍。

刘得芬很高兴,儿子终于懂事了,终于可以减轻家中负担了。

刘得芬兴冲冲地打电话问儿子钱是怎么赚的。陈坪开始不肯说,在母亲的责怪和追问下,陈坪才支支吾吾地告诉了实情:“不是打工的钱, 是,是,是贩毒赚的钱。”没料到刘得芬听到儿子贩毒赚钱的消息后,像发现了宝贝一样,眼中露出了亮光:“这是好事啊。我也要和你一起贩毒。”陈坪拒绝了妈妈的要求:“这是犯法的事,要是被警察知道了,轻者会抓去坐牢,重者要判死刑的。”做梦都想发财的她把儿子骂了一顿:“你是担心老娘老了拖你后腿?放心,佘太君七八十岁了还能上战场打仗,何况我还只有四十多岁呢!妈妈不老,妈妈也能赚大钱。你也不会出事,你的出生年月日中有几个‘8’,这是发财的吉祥数字。我们都会平安发财的。就这样决定了。”

“可是,虽然贩毒能赚钱,但是我怕,怕被警察发现抓走。我还年轻,我还要成家立业。”此时的儿子好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打起了“退堂鼓”。

“事业?什么事业?你读了那么多书有事业吗?干事业好不容易啊。你以为妈妈就不想有自己的事业?这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业,这就是你的事业,也是我的事业,这就是我们赚大钱的事业!快点干吧!”

陈坪这时说话都带着哭声了,开始求她,但刘得芬心意已决。

刘得芬停了停,她思索了一会,说:“做生意的人都说‘总代理’,是什么意思啊?”陈坪便告诉了她“总代理”的意思。这个荒唐的母亲竟然要求做“毒品总代理”,并称:“你进了毒品回来后就只能交给我销售,不准给人家。否则,被我知道了,就别怪我对你不起。”这就样,儿子被迫答应了妈妈荒唐的要求。

 

跟儿签贩毒合同

自从妈妈要求“加盟”后,陈坪被刘得芬从外地喊了回来:“在外地不安全,在益阳销外地的毒品赚钱些。何况你赚了钱就会吃喝玩乐用完,回益阳你赚钱我来给你保存。”陈坪认为有理,便回到了益阳。

4月6日清晨,陈坪突然患重感冒起不了床,偏偏这时手机响了。原来,吸毒人员要求“买货”(指毒品)。陈坪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手机扔在床上。不久,那些人又打来了电话。陈坪不耐烦了,他只好有气无力地说:“你们来拿吧,我真的病了动不了。”

“你住在乡镇太远了,你来吧,我多给你钱。”电话中那人这样说。

陈坪唉声叹气:“我真的不行了,明天,好吧?”他索性关了手机。刘得芬正准备煎药给儿子喝,听到儿子关了机,她放下药罐,连忙过来给儿子的手机开机:“这样不好吧?他们打你电话是相信你啊,他们如不问你要货你吃什么?只怕会饿死呢。这样吧,你来煎药,我去给你送货。”

“妈妈,这样不好吧?你胆子真大啊!”儿子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睁大眼睛惊奇地看着妈妈。

“这有什么不好?他出钱,我给货,天经地义。”刘得芬搪塞着儿子,“我这样也是对你的关爱啊!再说,你若今天不送货,他们如果以后找人家,就只怕再不会找你要货了,到时,你可能抢生意不回了,这样送上门的钱不赚白不赚。”陈坪看到刘得芬这样坚持要去送货,只好答应了她。刘得芬马上打通了那人的电话,约定了交货地点和时间。

刘得芬将一小包毒品藏在身上的乳罩中。出门后,她坐上了开往市内的四路车。公交车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就到了资阳区资江一桥下,一个瘦骨峋嶙的中年男人早就在那里等候了。刘得芬知道这是吸毒者的模样。她凭感觉就知道这人是要货的。果然,她话还未说完,那人就迫不及待地连声催促“快点拿货来。”刘得芬一面拿出毒品,一面接过递来的钱,赶紧心惊胆颤地离开了。

第一次送毒品顺利成交后,刘得芬的胆量大了许多。刘得芬很兴奋,这钱太容易赚了,赚得太轻松了。自己辛苦给人打扫一个月卫生也只有几百元,太不值了。于是,她把在外帮人的工作辞了,买回来几套漂亮时髦的衣服打扮了自己,全心全意地开始了贩毒。有时,她也装模作样地看电视或者翻阅书报,认真揣摩毒贩对付民警的方法。

刘得芬担心儿子说话不讲信用,又硬要和儿子签订了一份“各得50%”的合同,上面明确规定:儿子负责进货,自己则负责送货。儿子不得发货给其他人,以绝对保证“总代理”的利益。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相信儿子的出生日子能给母子“发财致富的事业”带来平安吉祥的女子,结果因自己的愚昧无知将自己和儿子送进了监牢,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目前,该案在进一步的侦查中,已有6名吸毒人员被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分局禁毒大队给予了行政处罚。(文中刘得芬、陈坪系化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