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庆生玩拍“A片” 东莞上演集体“艳照门”

2008-10-16 阅读数 199760

生日会同事玩“拍A片”,还摆出各种高难度动作。

  香港“艳照门”的男女主角人气多数一落千丈;内地某市,在家看黄碟的被抓了现行。现在,东莞一群青年男女,在聚会后一块做出了不太平常的“动作”,被身边的人给抖了出来。道德的底线究竟在哪?个人空间到底有多大?民间有各种不同的想法,专业人士也有针锋相对的观点。

  “前段时间自己的压力很大。这才想彻底地放松下。更何况,我们这代年轻人中,有多少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啊,只不过是外人不知道而已。”杨思(化名)等人一再强调自己并没有犯法,对此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我们只是闹着玩,拍下来也是觉得好玩。”

  四女五男公司宿舍内聚会

  姜芳的男朋友孙先生在东莞一家车行工作,半年前在网络上认识了姜芳。当时姜芳还在广州一家艺术学院舞蹈系上学,今年6月本科毕业后,她来到东莞找工作。一个多月前姜芳通过大学同学的介绍,进了本地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姜芳的两个同班的男同学汪雷(化名)和夏平(化名)也在这家公司上班。起初姜芳与孙先生同住在一起,但在中秋节前夕,姜芳搬出了孙先生的住处,搬到了文化传播公司为员工们提供的宿舍里。

  孙先生自己也常去女友公司宿舍玩,与女友的众多同事们也渐渐地熟悉起来。9月26日是女友一个女同事杨思(化名)的生日,孙先生也一同参加了当日的生日聚会。聚会地点就在公司的宿舍里。“四女五男,买了两箱啤酒,还有生日蛋糕和一些小吃。”

  孙先生说,该公司的宿舍是男女混住的一个大套房。聚会的地点就在套房的客厅内。27日凌晨前一切活动还算正常。在凌晨左右他就回自己的住处了,以后的事情他起初并不清楚。

  女友拍下80多张照片5段视频

  但14日晚,孙先生又到女友宿舍玩时,在女友电脑上意外发现了一组照片和几段视频。虽然其中并没有女友,但是孙先生还是异常气愤。“是她拍的,这些恶心的姿势她都拍得出来,真是想不到。”

  孙先生说,看到女友拍摄的照片后,他就扯着女友的头发问她羞不羞,后将照片和视频全部拷走。“女朋友开始并不让我拷,我当时心情很糟糕,心想女友天天跟着一帮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非变坏不可。我还是硬将照片和视频拷走了。”出门时孙先生还与公司的几名男员工发生了轻微身体冲突。

  15日,记者在孙先生的办公室里看到了这些照片和视频。照片共有80多张,而视频则有5段。视频的时间在14分钟左右。记者逐一看了这些照片后,能够证实拍摄确实是发生在当日生日聚会上。“在80多张照片中,有一些很不正常”,孙先生指着其中几张照片说,他们只是同事,并不是恋爱关系,却做着恶心动作。记者注意到,照片和视频中主要涉及到两男两女。据孙先生说,戴眼镜的汪雷、夏平、杨思以及另一名女孩都是同事。孙先生说,这其中并没有他女朋友的影像,但自己觉得看着别人当着一大堆人做恶心的动作,还能用相机当着面拍摄下来,“女友的这种行为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孙先生发现照片后曾质问过他们。“他们竟然说只是在玩,这让我觉得更加不可想象,这才报料给媒体想探讨一下这个问题,让社会评评,这到底是对还是错?”

  ■“艳照门”当事人回应:“我们这代很多人这样”

  15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南城的这家文化传播公司。在传播公司里,照片中的当事人除了夏平没有到场接受记者采访外,其他人等均出现在采访现场。据女当事人杨思说,9月26日是她21岁的生日。在晚上10点与多名同事一起吃过晚饭后,大家就买了两箱啤酒和生日蛋糕。“我们是喝多了点,闹着玩的,更何况我们还没有越过底线。”据照片当事人称,他们也仅仅是小范围地在宿舍里做着这些动作,也没想到照片和视频会让人知道。

  游戏玩输了就做性爱动作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思并不肯向记者透露是哪里人。起初她不断向记者强调“我们学艺术的,本来就开放,做这样的动作又没犯法。当日是我生日,只有这时才会疯玩一下的,平时根本不会玩的。”随着采访深入,杨思开始了沉默,最后竟哭了起来。

  据照片中的当事人汪雷说,他们这帮同事都是今年6月份才刚刚毕业。“我和夏平以及姜芳都是毕业于广州一家艺术学院舞蹈专业,杨思是毕业于广东另外一所学校的艺术专业”,汪雷说,因为是在公司同吃同住,平时处得也比较好。

  汪雷说,文化公司里有十来名员工,大多住在公司位于银丰路上的宿舍里,男女混着住。“我们刚到东莞,不熟悉地方,钱也不多,所以晚上也不常出去玩,大多是窝在家里上网玩游戏。”9月26日因为杨思生日,宿舍里的男男女女这才聚集在一起。“我们当天可能是喝了点酒,有些亢奋。所以做出这些性爱动作来,也没什么奇怪的”,汪雷说,他们并没有脱掉裤子,还是穿着完整的衣服在玩的。“那天主要是因为大家盘坐在地上玩游戏,说好了凡是输了的话,就必须做动作出来。这才会发生这类事情,平时都是规规矩矩的。”

  私下闹着玩不觉有不妥

  记者提问:既然是在玩游戏,何必要以做性爱动作来作为“惩罚”呢?杨思起先并没有回答。但后来她向记者透露,因为自己刚来东莞,身上的钱也快用光,父母一直希望自己回北方发展,前段时间自己的压力很大。这才想彻底地放松一下。“更何况,我们这代年轻人中,有多少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啊,只不过是外人不知道而已。”杨思等人一再强调自己并没有犯法,对此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我们只是闹着玩,拍下来也是觉得好玩”,汪雷说当时他还对着拿着相机的姜芳(化名)说,等事后一定要将拍的东西删掉。

  汪雷说,哪知姜芳并没有删除,一直保留在相机里。大前天因为要去深圳游玩,姜芳担心相机卡里的内存不够,就把之前的照片全部存在电脑中,并取名为“艳照门”。“其实这些照片和视频,我们几个男生一张都没看,只是女生看了些。”结果就在前日被姜芳的男朋友发现了。汪雷等人不停地质疑,既然各种性爱动作中并没有姜芳,那为何姜芳的男朋友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估计是想以此来逼迫姜芳回他那去住吧。”

  当日确实有些过火据照片和视频中的当事人称,他们当时是盘坐在地上做游戏,是为惩罚输了的同事,才想着用此招,摆出各种性爱的姿势来娱乐众人。但记者提出为何几段视频中均是同一对男女,几位文化公司的职员并没有回答记者的疑问。记者在看完报料人提供的所有视频后,注意到每当夏平和杨思做出各种姿势的性爱动作之后,旁边就会传出声音来,要么大叫着好,要么提出了改正意见。一名在现场的男子还自称为导演,指点两人该怎么拍AV.在其中一段视频中,还出现“这个动作有点像梁朝伟在《色,戒》里的动作”以及“有点像日本AV女优的动作”的声音。整个视频中,有时还可听到现场呻吟的声音。

  对于此举是不是心灵空虚之举,多位涉事人员称,肯定不是。“我们平时事情还比较多,每天下午和晚上基本上都要排练。”一位也在生日聚会现场的男子说,当日他们确实有些过火,在道德上说不过去,并表示今后在这方面会有所注意。

  ■律师说法

  法律上并没有明文规定此种行为犯了法,但个人认为在道德上,这帮年轻人的行为不可取,更不可学。

  “拿照片最好争取当事人同意”

  广东赋诚律师事务所张元龙律师表示,照片和视频的著作权属于拍摄者姜芳,而肖像权则是归属于照片和视频里的汪雷、杨思等人。基于孙先生与姜芳特殊的男女朋友关系,孙先生当着女朋友的面硬将照片拷走,而事后若姜芳也没有强制性地要求孙先生将照片返还,已成既定事实,同时又没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没有侵犯姜芳的著作权。张元龙说,如果是偷取的照片,则侵犯了著作权。

  对于对外发表是否侵犯肖像权,张元龙律师说,最好是争取当事人的同意。倘若在不损害当事人利益的情况下,又不以此获取商业性利益,则不构成肖像权侵犯。此事因涉及道德问题,孙先生有权检举,在对照片和视频做出模糊处理的情况下,可对照片进行对外公布,也不构成肖像权侵犯。

  张律师说,法律上并没有明文规定此种行为犯了法,但个人认为在道德上,这帮年轻人的行为不可取,更不可学。虽然说是在私人小规模的聚会上,但毕竟不只是男女两个人,当着多人的面摆弄着各种性爱姿势,众人还起着哄,是道德缺失的表现。讲道德不是说人多人少的问题的。“按照那些人的解释是小规模就不违法道德,这显然是错误的”。张元龙说,他们的行为有违社会的公序良俗。
 

  A片 南方都市报

相关推荐